第九十九章 那是什么怪东西?


本站公告

    “这算不算报应?哈哈……咳咳……?”



    叶枫苦笑两声,但是一阵呛咳让他不得不停了下来。



    “那,那份文件现在在那里?”大一道尊终于明白他脸上的戾气是怎么来的了,他现在已经应了劫了,谈不谈报应已经没什么必要了,但是他提到了GAJ的文件,这关系到局子,不是私人小事!



    大一道尊现在必须要他说出文件的下落。



    “是应该物归原主了!”叶枫好容易控制住自己的气息,他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示意让赵凌峰把他手臂挽起来。



    沿着叶枫的右胳膊,大一道尊在他的手臂上方,看到了一个奇怪的图形。



    这个图形雕刻有两只姿势奔放的蓝色公牛,公牛外围有一些怪异符号组成的环形带状图案,而两只公牛身上也有一些类似字符的笔划纹路,单从这图形来看,其造型也很考究,不过要不是叶枫这么说,估计不光大一道尊和赵凌峰两个,就算换了其他人也注意不到他身上的这个纹身来。



    只听叶枫说道;“这手臂上纹的是米国华尔街银行的帐户和密码,在我家里床下有一个暗格,里面还有一把钥匙,是“那边”保险柜的钥匙,小赵你要答应我!”叶枫想挣扎着站起来,但是一阵巨痛让他不得不又躺了下来。



    “你说!”



    叶枫的生命力正在迅速衰退,大一道尊不得不挑重点问,好让他在落气之前把该说的全都说出来。



    叶枫也知道赵凌峰的意图,他努力镇定好自己的气息,继续说道;“答应我!帮我把银行的钱拿给我的家人,她们娘俩孤儿寡母的,没有钱活不下去……。”



    这事并不难,也在情理之中,叶枫本质不坏,这种事换了其他人也不一定顶得住诱惑,大一道尊决定还是帮他一把。



    “好吧!”大一道尊点了点头;“我会把钱交给她们!”



    “谢谢你小赵……。”



    叶枫安静的死了。



    大一道尊面色沉重的从叶枫的尸体旁站了起来。



    还有一个若娜的尸体没找到,得尽快摸清楚她的生死。



    大一道尊沿外围继续找下去,在百米左右的草丛前发现了一滩血迹,在一些明显有被推挤痕迹并朝向密林深处的杂草技叶上,大一道尊发现了有呈点状喷溅状的血滴痕迹。



    看着这些血迹大一道尊琢磨道;“看样子,她跑到了这里,遇害后,被另一只豹子叼走了。”



    “大一哥,你估计她还能活吗?”



    大一道尊看了看四周的血迹;“她的动脉已经被咬破了,恐怕她已经凶多吉少了,但是我们还是应该找找,说不一定,她还有一丝生还的希望。”



    只要不是主动脉受损,其她地方的动脉相对来讲,致死速度要慢很多。



    大一道尊沿血迹不住拨开周围足有一人高的草丛,继续快速追踪过去。



    这时赵凌峰有点紧张,他试着问大一道尊道;“大一哥,豹子你能打得过吧?”



    “寻常的豹子好对付,这次这种,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你也看到了被叶枫捅死那只体型很大,几乎都赶上一只东北虎了。”



    “那你还去!”赵凌峰有意见。



    “怕什么,你忘了本尊会用缩地诀了吗?对付不了,大不了走咯!”



    “我还真把这茬忘了。”赵凌峰顿时安心了。



    穿过一大片杂草地,后面的地势一下变开阔了,原来这里竟然还有这么大一片平地。



    这片平地是由草坪和石头组成,怕有数亩之宽,大一道尊发现这四周到处都是豹子的脚印,看样子,这里就是豹子活动区域,它的巢穴也肯定就在这附近。



    这个时候血迹已经明显减少了,大一道尊沿着地上星星点点的血点,追踪前进,突然间大一道尊神识有所震动,是某种危险靠拢了过来!



    大一道尊停下脚步,把随身携带的匕首拿了出来。



    黑暗中,一对闪着寒光的眸子出现在不高的石山一侧。



    豹子!这是一头体型巨大的母豹子,它圆睁的两眼闪着慑人的凶光,显然已经把这个闯入它自己领地的人当成了它的猎物。



    大一道尊手持匕首,也定定的瞪住它的两只眼睛。



    赵凌峰此时更是大气也不敢出,他也拿眼在死死盯住这只豹子,只不过他的身体却在不争气的擅抖着。



    “这玩意好像正准备要扑上来!”赵凌峰发现它的眼睛突然眯了眯,果然!随后它一弓身体,嗖,的一声就从石头上窜了下来,直直的向大一道尊扑了过来。



    豹子的速度本来就十分惊人,这只体型巨大的母豹子动作更快,它的身形虽大,但是却矫捷得像一只小山猫,行动飞扑竟然能不发出一丝声响。



    “大一哥小心!”赵凌峰发现不妙立即给大一道尊出声示警,却发现大一道尊并没有后退,他迎着豹子扑过来的方向,急冲两步,身形猛地一矮,等豹子窜过头顶那一瞬间同时出脚,对准扑过来的豹子,一脚蹬出去……。



    大一道尊服用那只得灵何首乌后,赵凌峰的体质已经被它的灵力全部重新历炼了一遍,再加上修为已经突破到了真正的炼气期,实力早已非在秦花那时遇到大妖之前可比。



    大一道尊这一脚,速度同样惊人,而且这一招是真武七绝掌第一式演化而来的,经过大一道尊改良,这一招所能攻击的范围和力量都有较大的提升,改良之后这一招几乎已是所有掠食动物的克星,不过这一招最终目标并没有变,攻击的仍然是它们最脆弱的腹部。



    掠食动物不像人,会相互试探着进攻,它们对猎物必然一开始就出尽全力,越快结束猎物或者对手的性命,对它自己就越有利。



    这一脚时间拿捏得刚刚好,只听豹子在半空惨哞一声,等它落地后,它竟然没站稳,倒地打了一个滚,它挣扎了几下,才从地上爬起来。



    它望着大一道尊,重重的喘息了几声,看它的眼神,它竟然畏怯了!



    大一道尊仍旧拿着匕首,站在原地盯着它。



    两方僵持了一会,这只豹子,开始往石山方向退走,看样子它已经完全被大一道尊的气势压倒了。



    它几步一回头的,向后退,大一道尊握着匕首一步一步的慢慢跟上去,跟着这只豹子转过石山后,两人发现,石山上面又是一个小平台,平台后有一个石洞,这个石头洞穴还很宽敞,大一道尊夜晚眼力同样惊人,一眼看到躺在地上的若娜。



    而若娜身边有两只像兔子般大的小黑豹子,这两只黑色小奶豹正在窝边用小脑袋冲着若娜的身体不住打量。



    估计这两只小豹子应该是才降生不久。



    这个距离也看不清若娜是生是死,大一道尊只得继续慢慢的向洞穴靠近。



    那只豹子似乎有些急了,窜回洞里,低吼一声,一瓜把两只幼豹从若娜身边扒开,然后把若娜从洞里掏了出来。



    看这情形赵凌峰压低的声音说道;“这情形有点诡异了大一哥!难道它知道我们是来找它要人的?”



    “它不是要交人出来,它是要保护它的孩子。”大一道尊用神识探了探若娜的生命迹象,



    “若娜已经死了有一会了。”



    “那现在咱们怎么办?”



    “咬死人的野兽不能留,不然它还会继续伤人的。”



    “那不行吧?大一哥,要是我们把大豹子杀了,剩下两只小豹子,怎么办?它们这么小会不会被饿死?”



    “嗯,这两只小豹恐怕的确活不下来,这事先缓缓,我们先把若娜的尸体弄走。”大一道尊扛起若娜的尸体往回走。



    但是赵凌峰担心母豹子会从背后来伤人,不住让大一道尊小心,大一道尊走几步回头看那只母豹子,那只豹子不住聋拉着脑袋,竟然像在朝大一道尊不住磕头!



    “看样子这头豺子在龙脉常年浸润下已经通灵了,龙脉好修行,野兽易成精,咱们放心走吧,它不敢再来伤我们了。”



    回到营地,大一道尊把若娜的尸体放了下来,看着这遍地鲜血,和残肢尸骸,大一道尊喉咙咕咚了一下;“我看本尊还是去豹子那边住吧!”



    “什么?还要去豹子窝边住?”赵凌峰瞪大眼睛,半天才反应过了,他正想阻止,大一道尊已经用手机报了警,并且收起帐篷往豹子那边走了过去。



    “我特么,和豹子睡一窝,以后可有的吹了。“赵凌峰嘴里这样嘟啷,嘴巴可哆嗦了起来。



    看赵凌峰这小子发怵,大一道尊骂了一声;“你个小兔崽子!安啦!豹子不会来偷袭我们了,明天警察治安局的才会来,有豹子帮你守帐篷,安全着呢,安心睡吧小子!”



    大一道尊说着拢了拢枕头,也不管提心吊胆的赵凌峰,直接躺上去就睡了。



    提心吊胆的赵凌峰熬了半夜,终于还是没抵住睡意,最后还是沉沉的睡了。



    这一觉一直睡到了大天亮,直到一阵怪声响起,两人同时被惊醒了。



    “我特么,不好了!大一哥!大一哥!豹子来偷袭我们了……!”赵凌峰一紧张,一颗心顿时堵上了后脑勺去。



    那知大一道尊早就一轱噜,从帐篷里“呼”的一声窜了出去,但是他一窜出去,身形顿时又定在了原地!



    “……!”



    “我特么……!”



    只见平台外面一只翼展超过五米的大雕正在和,昨晚那只母豹子搏斗,这只雕目光锐利,喙如金钩,毛如赤金,爪似钩镰,大一道尊认得,它就是空中的杀手,山里的怪兽,金雕!



    这种雕体形巨大,行动快如闪电,而且还力大无穷,连老虎见了都畏惧三分。



    大一道尊琢磨,那只豹子怕是要危险了。



    寻眼光看去,只见金雕的爪下……!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