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一份文件


本站公告

    我叫吴达开,国家二级登山队员,还没请教……?”



    “不敢!”大一道尊立即客气回答道;“吴哥!我叫赵凌峰,燕大学生,叫我小赵就行!”



    “哈哈对的,行走江湖就应该兄弟相称,谢谢赵兄弟你没把我叫老啊!哈哈,你这一叫让我瞬间年轻了,这感觉爽啊!哈哈……!”吴达开说着豪爽的笑了起来。



    这时若娜已经被叶枫救了上来,叶枫问道;“怎么回事?”



    若娜有些不好意思,“我刚才突然觉得有点头晕,走了一下神,就踩空了。”



    叶枫给她把了把脉,“没什么问题,应该是有些高原反映,常登海拨高的山的人,也通常都会有的症状,尤其是女人!不过这一会就好。”



    叶枫回到队伍前继续在前面带路,若娜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大一道尊;“赵兄弟,谢谢了啊!”



    大一道尊摆了摆手,随队伍继续向前进发。



    又走了近一小时,在傍晚时分,队伍在一处平缓的山坡上安下了帐篷,大一道尊挑了一处靠崖边的平缓处也随之撑起了帐篷。



    野营的乐趣之一,在傍晚金红的落日余辉中搭锅造饭,是非常有诗意的,



    斜阳半山红,



    牧村若染金,



    风烟随谷起,



    傍知是归心。



    大一道尊随便煮了点泡面,若娜带了一大坨牛肉过来表示感谢,吴达开也和队友带了一小瓶白酒,让大一道尊有点感动,很有点集体感,在荒郊野外这些东西可也算是宝贝。



    吃过晚饭,叶枫走了过来;“小赵,你这次到这边是来做什么?单纯性来玩?”



    “算是吧!我想找几样药材?”



    “找药材?”叶枫点点头,“大山里采的野生药材的确要比种植的药效好,我刚才在附近看到了野兽的脚印,山里的动物野性都很大,注意安全!”



    叶枫离开了,大一道尊看着他的背影暗自琢磨道,这人面冷心热,不是坏人,但是他那戾气是怎么来的?他面相已破,难不成这层戾气是他将有厄难?又或者是他心里有什么密秘干扰了他的心性?



    正琢磨间,大一道尊眼光被对面山岸上的一丛紫藤草吸引住了,这紫藤草有些灵气,用它可以炼制出,普通的修炼灵丹,其药效会比大一道尊一直治伤所用的普通丹丸要强,而且用它炼成的丹药对低级修者,像张铁头几个是有帮助的,只是它们谈不上珍贵,因为大多风水宝地都能找到它,难的也就是它喜欢长在悬崖边这点而已。



    大一道尊摸出驴友店买的驽机将它组装好,配上勾绳,走到靠近紫藤草的位置正要发射,这时,吴达开和几个队友走了过来,一看赵凌峰手里的绳弩,吴达开几个惊讶得合不拢嘴巴。



    “我说赵兄弟,你这装备可真是好东西啊,在那买的?我一直想弄一把来呢!”



    大一道尊有点诧异;“吴哥!你堂堂二级登山队员,竟然会搞不到?”



    “呵呵!被兄弟见笑了,这玩意其实我有,以前在瑞士买过一把,但是质量比不上你手里这个。”



    “达哥!你又乱盖,瑞士的都比上?”一位队员显然,不满意吴达开的说法。



    “真的!小文!赵兄弟这个是真正的专业机弩,你看它的弓臂!”



    “哇哦!”小文队员,摸了一把,果然,这复合弓臂张力惊人,触感坚韧,没有钢铁金属那种冰凉感,不得不承认这是他到现目前为止,接触到的最好的一张机弩。



    大一道尊倒没怎么再意这机弩,反正当时看到了ZO什么驴友旗舰店,就进去了,当然在里面列了一些采购项目,吩咐老板要装店里最好的,钱多钱少根本就没看过。



    “小赵,你现在要用它做什么?”小文队员不禁好奇的问道。



    大一道尊笑笑,给他们说说也不妨事,大一道尊指着山崖上那一丛柴藤草;“我想把那种药草,摘下来。”



    吴达开吓了一跳;“小赵,那里挺高的,看样子怕有十五六米,你真的要去?”



    “没事!”大一道尊笑了笑,心道;“还不是因为你们在这里,本尊真接徒手一样翻上去,反而不用这么麻烦。



    大一道尊把勾绳射到紫藤草旁边岩层里,在吴达开一行人的惊叹声中,沿着勾绳,向紫藤爬了过去。



    这些紫藤草长的很好,这一大丛,有近百株,如果配上添心草和透骨花,可以炼制出二百丸,助长灵力的增补丹来。



    大一道尊迅速采下这些紫藤草,正在这时,有人尖叫了一声,接着有人开始在惨叫,很快叶枫的队员,在营帐周围乱着了一团,惨叫声不断扩大,显然不少人遭到了意外。



    大一道尊眉头一竖,看样子情况不妙。



    把紫藤草放入混元一净瓶,大一道尊从崖上直接跳了下来,迅速往营地赶过去。



    一到营地,大一道尊和赵凌峰两人同时都惊呆了,只见到处是呛人的血腥味,一地的残肢,尸体。



    这才几分钟时间,二三十条人命就这么完了?



    “这不可能!”



    大一道尊沿尸体看过去,小文,脖子断了,一名队员肚子被掏了一个大洞,还有一位大腿断到了一边,最惨的就是吴达开,他的脑袋被什么咬掉了,从他身上的爪痕来看,他应该是遇到了老虎之类的猛兽!



    老虎一下子能咬死这么多人?



    大一道尊不及细想,沿帐篷寻找生还的人,大一道尊找了个遍,叶枫的队伍有二十六具尸体,其中没看到若娜和叶枫两人。



    不知道他俩有生还机会没有?大一道尊扩大搜索范围,



    很快在营帐后不远发现一大条拖拽的血痕。



    “看来她们也都不幸遇害了!”



    大一道尊沿血迹找下去,在二十米处,发现叶枫倒在一头巨大的斑点豹身上,他的肠子被抓了出来,拖得一地都是,大一道尊走近一看,那只斑点豹被一把匕首,从眼睛剌了进去,直没刀柄,这一刀应该是剌进了豹子的脑髓,而当场要了这只豹子的命,叶枫他也因此还留有一口气。



    看到赵凌峰走过来,他竟然笑了笑;“玩探险就这么奇妙,上一秒还在说说笑笑,下一秒才许就成了一具尸体了。”



    大一道尊点了他几处穴道,准备喂他吃一粒丹丸,但是被叶枫阻止了;“我自己的伤我知道,我活不了了……!”



    “…………。”大一道尊无话可说,他现在的伤势,的确是在浪费丹药。



    叶枫喉节上下动了动,他把快要焕散的眼神对准赵凌峰;“小赵,从救若娜那时起,我就知道你的身手绝对不是学生这么简单,现在我已经快死了,你能把你的真实身份告诉我吗?”



    “这…………!”GAJ有保密协定,但是他反正马上就要死了,说给他听也不用担心会因此泄露机密。



    “好吧!我现在是半个GA成员,等我大学毕业就可以直接转正了。”



    “GA?”叶枫终于明白了,“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叶枫念完这几句笑了,“哈哈……咳咳……咳咳,咳…………!”一缕胭红的血从他嘴角流了出来。



    “五年前……我在准噶尔探险,在茫茫的戈壁滩上遇到了一个受伤快死的人,他当时求我,让我把一份很重要的文件送到治安队去,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他,他心满意足的死在了我的面前,我觉得应该把他死亡的消息带出去,于是我就翻他的口袋,想找到他的身份证明,结果我翻到了一枚印有GAJ字样的五星徽章……!”



    “GAJ的徽章?”大一道尊和赵凌峰两人听得同时一惊。



    “嗯!他叫田光辉,GAJ这个部门很神秘,我知道这个部门的人都很有本事,我当时很好奇,于是我就把,他交给我的文件拆开了,那是个黑头文件,我一看便肯定这是关于某一处地方的藏宝图,我惊喜之下动了歪脑筋,我没有把文件交出去,而是组织了一批探险队员,去那文件指示的地方去寻宝,但是正当已经发现端倪的时候,我们遭遇了不知名的怪兽袭击,所有人都死了,我的脸也留下了这道疤……。“



    “我只好装死,等那怪兽离开后,偷偷逃了回来,但是我并没死心,我在想重新训练一支队伍,这次带上重火力武器,一定能成功,你也看到了,这一队就是我准备训练的人马,他们都有基础,只要再拉练几次,就差不多可以了,现在搞成这样,算不算是报应?啊哈…咳咳…。”



    叶枫一阵苦笑。



    “这算不算报应?小赵你说?”



    “那,那份文件现在在那里?”大一道尊终于明白他脸上的戾气是怎么来的了,他现在已经应了劫了,谈不谈报应已经没什么必要了,大一道尊现在必须要他说出那份GAJ的文件的下落。



    “是应该物归原主了!”叶枫叹了一口气,示意让赵凌峰把他手臂挽起来;“这手臂上纹的是米国华尔街银行的帐户密码,我家里床下有一个暗格,里面有一把钥匙,是那边保险柜的钥匙,小赵你答应我!”叶枫想挣扎着站起来,但是一阵巨痛让他不得不又躺了下来。



    “你说!”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