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全员被俘


本站公告

    刮干净胡子,修剪完头发的林照飞照了照镜子。



    “终于像个人了。”林照飞喃喃自语。



    在刘星的家里洗漱完毕,林照飞在厨房找了一些吃的。



    林照飞也觉得奇怪,桌上全是西红柿炒蛋。



    西红柿林照飞认识,但黄色的炒鸡蛋林照飞从未见过。



    当然了说是西红柿炒蛋,其实算是西红柿蒸蛋。



    除此之外,还有呛生菜,因为不是很这弄脏,炒的又糊味又焦黑。



    看着桌上的吃的,林照飞大概明白刘星是爱做菜的时候被某族墨海的。



    一桌子的试菜,林照飞觉得不能浪费。



    林照飞将这些放在一起,随后一起放入了加热盘之上。



    片刻之后加热完毕,林照飞用盘子端到了桌上。



    用着叉子一口一口的吃着,林照飞的眼角流出了眼泪。



    此时的眼泪带着两种情绪。



    第一种是林照飞面前的门,隔着一堵墙就是卡兹克和刘星的尸体。



    就这样林照飞对望着,留着眼泪吃完了一整盘。



    第二种则是这五年内,自己吃过最好吃的东西了。



    但刘星死后,这一顿也成了绝笔。



    脑海里,此时的林照飞闪过各种画面。



    那个时候什么都不懂,林照飞为了吃饱肚子夸奖这刘星做菜好吃。



    但其实味道就是那个味道,主要是为了白吃白喝。



    吃完的林照飞收拾完厨房,林照飞并没有安顿刘星的尸体。



    而是把杀死卡兹克的菜刀塞到了刘星的手里,这样算起来也能是刘星拼死干掉了虫族。



    说起来也比直接死去光荣一些,做完这些的林照飞打算离开。



    此时的林照飞还穿着着深红战斗服,此时的林照飞明白这战斗服穿不了多久。



    笼子里的士兵什么时候醒也不一定,自己出来那么就深红小队什么时候会发现也不一定。



    如果被发现,反追踪之后很容易找到自己。



    那么跑出来就没有意义了,所以林照飞给战斗服内设置了三个小时的定时。



    打算三个小时去找到路桥质问一下,一个默默无闻的人为何能成为刘星的师傅。



    这里面肯定有问题,而三个小时的时间一到,林照飞明白就必须要脱掉战斗服否则后续被发现的可能性就会更高。



    此时的林照飞检查着身上的设备,后腰处有两只非常细的榔头。



    想必这就是这件战斗服主人的武器,确实没用过这样的武器。



    但作为兵王的林照飞试着挥舞了两下找到了手感,明白了这位士兵为什么要选用这把武器。



    后腰的吸附装置,几乎可以让林照飞在拳头和武器之间快速切换做到出其不意。



    吃饱之后适应完武器的林照飞走出了,嘴里嘟囔着:“猫斗小队。”



    林照飞似乎对这个小队有些印象,但相比自己知道的猫斗小队早已经和当年的不一样了。



    林照飞离开了刘星的家,一个跃迁消失在道路之上。



    深红小队的众人从隔壁大厦上给蓝向阳发去了消息:一切就绪,林照飞正在和路桥接触。



    很快深红小队的众人收到了消息:善后撤离,不要打扰林照飞接触路桥。



    看完消息的深红小队众人四散而开,临走前的军官对着刘星的房子行了一个军礼之后掏出了一个小平板报了警。



    军官掐着鼻子:“喂,我们这里听到虫子的叫声。在B区7-11,来一下吧。”



    军官说完,没有挂掉平板而是朝着高楼之上扔了下去。



    ……



    路桥在睡眠舱内打着小呼噜,忽然感觉睡眠舱动了起来。



    路桥睁开眼才发现自己的睡眠舱正在向外滑出,有感觉滑出的速度不太自然但没多想。



    路桥还以为早上了,脑海里抱怨着每次睡醒都跟没睡一样。



    睡眠舱里睡觉确实舒服,但每一次醒来是真要命。



    如果哪天可以躺着,睡到自然醒就好了。



    滑轨仓溜了出来,周围灯光颜色并不是白天的样式。



    路桥发现面前是一件血红的战斗服,此时两个铁榔头左右夹击在路桥的脖子之上。



    战斗服的款式路桥没见过,第一反应还以为是山寨的黑市狂徒的战斗服。



    这人都跑到军营里要自己的命了?路桥根本想不到此时都不知道怎么处理。



    路桥不知道的是,兵营虽然弱但还是有安防系统的。特别是晚上大家都睡觉的时候,但对于兵王林照飞这些都是小意思。



    路桥反应过来瞪大着眼睛不知所措,头盔内传出了声音:“不许叫,否则别怪我乱来。”



    路桥微微点着脑袋,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可路桥明白自己不想死,先配合对方找机会突围。



    此时的林照飞稍微松了松手:“起来,不要有别的小动作。”



    路桥扶起了身子从笼子上爬了下来,爬下来的路桥才发现不对劲。



    猫斗小队的众人每一个都被金属条绑住了手脚,猫斗小队十三个人此时无一例外。



    这就一锅端了?就怎么容易?



    路桥此时对眼前的深红战斗服的人另眼相看,难不成是黑市的精英?



    路桥看着一个个被撬开的睡眠舱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眼前的这个男人按着顺序一个个的敲开睡眠舱把大家叫醒之后限制起来。



    林照飞再度询问道:“还有人吗?”



    有人点头,有人摇头。



    路桥此时摇着脑袋:“我是最后一个了,没有了。”



    路桥说完,众人都开始摇起了头。



    路桥自然明白,达喜还在身旁的睡眠舱熟睡。



    此时遇到什么事情也不应该把达喜牵扯其中,林照飞看见了众人的表情也明白了什么。



    肯定还有人,事情是瞒不住的。



    一根金属棍从林照飞的后腰甩了出来:“手。”



    路桥无奈双手合十交给了对方,路桥自然明白猫斗小队的众人尝试过反抗了。



    马龙的脚、高远的眼圈此时都泛着红。显然是没有反抗成功,自己单挑一对一也不一定能赢猫斗小队的众人。眼前现在的敌人穿着战斗服,显然更不是对手直接放弃反抗了。



    路桥的双手本捆好之后,对方一提一踹。



    路桥就被提到了猫斗小队的众人堆中,路桥找了个位置蹲下看着一旁的众人询问道:“什么状况?”



    被抓住的人按照顺序一个个摇着脑袋,直到第一排第一个国正小声的说:“我也不知道,一开盖我就醒了。然后他就架住我了,只是问我旁边有没有人。”



    “然后我醒了,问我旁边有没有人。”刘恒解释。



    “我反应过来了,我打了他两拳。但他一拳,我就没机会了。他问我旁边有没有人,我没说但他还是动起来了。”高远解释道。



    乔克似乎知道什么事情,望着红色的战斗服低而不语。



    马龙此时开口道:“就我最厉害,跑了三米然后被一锤子撂倒了。”



    “你还有脸说,牙差点磕掉。”令辉吐槽道。



    路桥此时点着脑袋,总算明白了事情是什么一个状况。



    但对眼前的人产生了怀疑,不知道对方到底是谁的人。



    林照飞敲开了达喜的睡眠舱,达喜弹了出来。



    林照飞本想动手,发现是个孩子就没用武器。



    林照飞拿出了金属条,此时的达喜不解的直起了身子。



    达喜伸了个懒腰,身后的翅膀此时展开。



    就这一下懒腰蜻蜓翅膀展现在林照飞眼前,林照飞双眼一红举起榔头就要下死手。



    林照飞眼里,对虫族的仇恨值早已经报备了。



    路桥应该算是早有准备吧,因为对待众人都没有动手。



    路桥有那么一刻怀疑,对方是来对达喜下手的。



    可能是某些反对达喜活下来的高官,毕竟让黑市的人找齐怎么一套盔甲的可能性不大。



    路桥冲了上去,背部挨了一锤子。



    路桥一口老血喷在了睡眠舱之上,整个人蒙了。



    猫斗小队的众人都吓得站了起来,此时的林照飞已经收了力显然也来不及了。



    林照飞一只手掐住了达喜的脖子,一只手从腰间拔出了药剂插在了路桥的老腰上。



    一针管药剂全部注射其中,反正衣服时间到了也要丢弃。



    猫斗小队的众人看见林照飞在治疗路桥,自然没有着急动手。



    路桥跪倒在了地上,双手此时还被捆着喘着粗气。



    口水和血液混合在一起,鼻涕也留了出来。



    林照飞保持着镇定一只手掐着达喜的脖子,另一只手高举这榔头准头看着路桥:“不要这是人是虫。”



    林照飞自然不会对路桥放下戒心,思考着如果是士兵说不定还会偷袭。



    但路桥真的已经歇菜了,此时也只剩下一口气了。



    路桥喘着粗气解释道:“只是个可怜的孩子,你今天要是特地来杀他的就先杀了我吧。”



    林照飞听到这话愣住了,想起了五年前。



    你们要是想杀优米,就先杀我吧!林照飞但是说完这句话,杠杆一拉就下了无底深渊。



    谁能想到君月在深渊下方有一个隧道,很快就有深红小队的士兵伸出大网抓住了林照飞拉回了洞穴之内。



    随后经过崎岖的山洞,被关入了那个黑漆漆的洞穴监狱当中。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