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自由的代价


本站公告

    蓝向阳的这个计划只想了一夜,但这个计划要打到的目标却想了足足五年。



    蓝向阳一直不知道这事情如何处理,直到今天晚上遇到的事情。



    这些事情在蓝向阳脑海里全部串联起来,牺牲一个人去拯救整个月球。



    作为君月来说,这是个无比核算的买卖。



    而这个事情交给路桥来完成,则是因为路桥和苏月都通过了蓝向阳的考核。



    路桥现在没有跟任何组织有关系,唯独跟尤金走的有些近。



    这对蓝向阳来说都是好事,这个事情就需要一个外人来完成。



    蓝向阳说完带上头盔原地跃迁消失不见,同时离开的还有部分深红小队的成员。



    一个小时候后,深红战斗服的士兵带来了一个盒子。



    士兵打开了林照飞所在牢笼的下方盖板,将盒子送了进去之后上锁。



    士兵没好气的对着林照飞大喊道:“君月给的,别不识好歹。吃了然后想想该说什么,今天晚上说了什么事情都没有。要是不说,明天我来拿盒子你就要死。”



    “我不说,熬着我们都能活。我要是说了,这些优米不得跟我一起死吗?”林照飞白了一眼士兵之后望向了远处此时已经变小但虚弱无力的优米。



    “不识好歹,人跟动物有感情就算了。跟外星人有感情,真有你的。”士兵说完转身离开,士兵走出了第一道闸门和停顿了下来。



    士兵和守卫士兵互相打量了一眼之后,显然是都明白了意图。



    “这人反正明天就要死了,今天晚上最后一晚上了。君月其实还给这家伙送了酒,我们自己分了吧?”士兵笑着。



    士兵和守卫士兵有说有笑的缓步离开,此时面前算是没有把守了。



    林照飞并没有多想,看着远处的盒子。



    林照飞思考着眼前的可是刘星做的,死也做个饱死鬼吧。



    没人看自己,林照飞走向了盒子。



    将盒子打开,里面放满了食物。



    这哪像是吃剩下的,根本就是特意准备的。



    但林照飞没有多想,拿着盒子到了笼子旁。



    “优米!”林照飞大叫一声,此时优米们都虚弱的望向了林照飞。



    林照飞从盒子里拿出了食物分了过去,一位位传递食物显然都吃了起来。



    林照飞将第一层的食物分完,发现还有两层。



    这就是一个三层锦盒,打开第二层的时候林照飞感觉自己看错了。



    盒子里面有这一个行军罐头,罐头被打开了一半。



    此时的林照飞感觉自己看错了,仔细一看确实是一个半开的罐头。



    林照飞将一口罐头都倒入了嘴里,试着靠着边缘扯下了罐头的盖板。



    一整片圆形的金属片出现在手里,林照飞将其凹折。



    一次、两次。



    三次,四次。



    第五次就几乎到了一个极限,此时一个尖塔状的长片出现在林照飞手里。



    林照飞冲向前去反向开始将长片深入锁眼当中,先是轻轻的转动之后拔出。



    看着自己制作的简易钥匙上面留下的锁的锁眼,林照飞开始在罐头的盒子上打磨出齿痕。



    片刻的功夫,一枚钥匙制作完毕。



    林照飞不知道的是,不远处黑漆漆的地方士兵们正在看着林照飞的动作着急。



    千万要打开,不然都白忙活了。



    林照飞用舌头打湿了自己做的钥匙,插入锁眼当中。



    转动的一瞬间,金属片的强度不够开始断裂。



    林照飞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但还有一丝微微相连。



    此时的林照飞大拇指按在其上,试着缓缓转动。



    大拇指被金属片戳破,但身体虚弱没有一丝血色。



    所以根本没有血液流出,此时转动到了合适的位置林照飞松手整个锁眼弹了出来。



    林照飞推开了把手自己五年的牢房,此时转头看着众优米。



    优米们都拿着食物此时走到了门口望着林照飞。



    林照飞点着脑袋抽出了只有一点相连的自制简易钥匙,此时的林照飞开始给优米解锁。



    但显然自己制作的钥匙寿命已经到了尽头,将断裂的钥匙完全打开折叠之后反向对折想要重复一次。



    三位士兵此时在阴暗的角落抽签,一位士兵抽到了死签。



    一个盒子里三颗弹丸,两颗实心一颗空心。



    抽到士兵捏碎了空心的弹丸,无奈站起了身。



    抱着必死的决心士兵摘下了自己的头盔,手里提着酒走向了林照飞所在的深处嘴里嘟囔着:“我来看看,反正他也不吃。不如看看他有什么好吃的给我们当下酒菜?”



    林照飞起身贴到了墙边门口的位置,此时的士兵走入了深处看着林照飞的笼子已经空了。



    林照飞朝着士兵后脑就是一个手刀,随后吃力的抓住要倒下的士兵缓缓放在地上。



    林照飞操作这士兵的手部面板,熟练地脱下了士兵的战斗服。



    一身血红的战斗服,林照飞穿在了自己的身上。



    林照飞穿着这战斗服,走向优米的笼子。此时想要一圈打破笼子,但笼子内的优米摇着脑袋。



    优米们也不是傻子,如果发出了声响。那么外面的小队成员显然都会发现,虚弱的优米打不过深红小队能出去的机会就微乎其微了。



    林照飞摘下了头盔看着众优米小声的开口道:“我一定会找机会救你们的。”



    优米们都点着脑袋,并没有发出任何噪音。



    林照飞带上了头盔,拖着穿紧身衣的士兵将其扔到了笼子里。



    为了不被发现,林照飞将士兵拖到了床上的被子给其盖好了衣服。



    林照飞朝着外面走去,两位士兵此时连忙拿着酒假装谈天对饮。



    林照飞带着头盔低着脑袋,朝着外面一层一层的走了出去。



    “怎么不喝了?你这是要去哪啊?”拿着酒杯的士兵望着全副武装的林照飞。



    “你这看不出来吧,肯定是有尿憋不住了。瞧你不会做人的样子,还不给我们老弟开门让他出去开闸放水。”另一位士兵说着就拿钥匙去开门。



    林照飞带着头盔微微点头示意,但此时慌张的林照飞在战斗服内已经害怕的不行了。



    “我们老弟有尿憋不住了,看他抖的。都给他开门吧,让他出去撒个欢。”士兵大喊道。



    一层层的栅栏全部打开,似乎就是在迎接林照飞出门。



    林照飞此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没走过一个栅栏点了点脑袋。



    林照飞走出了裂谷山洞,随后不敢加速而是缓步的继续走着。直到走到没有人影的位置用跃迁跑开。



    众士兵看着远去的林照飞都松了一口气,并没有去追而是跑到了牢房深处。



    两位士兵进入了林照飞的笼子,掀开了床上的被子。颤抖的手伸向脖子,确定还有脉搏和呼吸全部松了一口气。



    虽然是冷血无情的士兵,但相处了那么多年显然都不想自己的同伴死去。



    叫醒了被打晕的士兵,士兵睁开了眼睛自然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感觉捡回了一条命。



    林照飞跃迁到了一处平房,这里周围都是高楼大厦了但这里却是一个小平房驻扎在高楼旁。



    显得格格不入,灯光也没有周围的房子敞亮。



    完全是另一个风格的房子,林照飞看着下意识的喃喃自语:“那么多年了,这里改变真大但就这个房子始终没变。刘星你也没变对不对?君月骗我的,你肯定不会变的。”



    林照飞上前想要敲门,轻轻碰触房门就打开了。



    林照飞感觉到了不对劲,警觉的将门推开。



    此时金属的摩擦声响起,林照飞虽然五年没有实战但立刻警觉起来。



    形成条件反射的战斗思维立刻涌入大脑,伸手抓起了一旁厨房的菜刀。



    林照飞走入了房间内部,此时听到的是撕扯的声音。



    林照飞不知道的是,房顶之上深红小队的众人吊着一只卡兹克在天花板之上。



    小组的成员一直观察这林照飞,林照飞身穿的士兵战斗服早就暴露了林照飞的动向。



    掐算着林照飞已经进门才松了手赶紧离开,饿了许久的卡兹克被放下见到刘星的尸体自然挪不开道了。



    林照飞看见了卡兹克,自然明白虫族上个星期虫袭的事情。



    有漏网之鱼很正常,但现在的场面林照飞已经控制不住了。



    五年没有动手,一个跃迁就是一刀。



    这一菜刀熟练的从卡兹克的头部背部尾部贯穿而下,林照飞收到之时卡兹克被劈成了两半缓缓倒下。



    此时的林照飞俯下身子,脱下头盔却发现刘星早已经死了。



    林照飞不知所措的看着刘星,但显然刘星已经没办法给林照飞任何一点答复了。



    林照飞拉起刘星,开始疯狂的摇晃:“刘星,你别死啊,你回答我啊!”



    此时刘星的口袋内一个小平板掉了出来,林照飞用脏脏的袖子擦了擦自己的脸拿起了小平板。



    平板上只族谱,此时族谱之上刘星上方正是路桥。



    “路桥?”林照飞喃喃自语。



    林照飞看着路桥的头像点开,不假思索的看着那张被抓拍下的脸。



    还有下方显示的内容:落地月球的待定穿越者。



    林照飞有些不知所措,但显然记住了路桥。



    此时的林照飞脱下了深思的战斗服嘟囔着:“老朋友,接你们家洗个澡吃个饭。”



    林照飞伸手盖住了刘星的双眼让其闭目,林照飞脱下了自己身上残破的紧身衣,用毛巾沾着水盆内的清水擦拭干净身体。



    之后林照飞在刘星房间里找到了老式的紧身衣,穿戴完毕手动抽真空。



    做这些事情的同时,林照飞开始在平板上找寻一切关于路桥的新闻和消息。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