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2章 秦翰其人


本站公告

    秦翰吗?

    说实话,共工这不提,白礼都忘了朝廷还有这么一个人在。

    毕竟上辈子游戏中,真正天下大乱之时,这位已经寿终正寝了。玩家们知道有这么个人的时候,此人已是作为皇陵副本之中,一个类似于僵尸的怪物一样的存在。

    白礼等玩家只能根据记载,了解到朝廷之中曾有着这么一个牛人在。

    的确称得上是牛人。

    秦翰,乾德二年入宫。

    初为黄门,后先帝时,深得先帝信任,领御马监,官至正二品副总管太监。后因军功,官拜至入内都知、昭宣使、正一品总管太监。

    另外,他也曾经是位列天榜前十的风云人物,只不过由于年岁太大了,已近天人大限。而天机楼方面也需要拿出些新鲜人物,才能够产生话题,吸引江湖人的目光。

    因而在十年前便将其给撤下榜了。

    当然,相对于武功而言,这位秦公公在军功方面,更加足以令人称谓。一生大大小小参与过十数战,或为监军或直接领兵,从无败绩。

    其最出彩的战绩,是咸平八年,先帝北上并州,亲征匈奴的沙河谷之战。

    此战由于先帝用兵不当,致使周军大败。在此危难关头,秦翰亲领御马监上阵,拖住当时以右谷蠡王醢落尸为首的五十万匈奴大军一天一夜。

    终于拖到了镇北军驰援,也使得先帝终于逃得一命。

    也就是因为其是太监之身,要不然,凭此功劳,十二卫的大将军之中就必定会有他一席之地。

    当然,这人终归是人。

    逃不过时间的侵蚀。

    因而在当今天子登位不久,这位秦公公便以大限将至为由,向天子自请去守先帝的皇陵,在皇陵之中了此残生。

    对此,天子也不是没有挽留过。

    然秦公公去意甚坚,在加上天子手下也不缺人手,甚至在某些程度上称的上是有富裕。

    因而天子便在应了这位秦公公的请,许他离去。

    现手中缺人了,自然便想起了这一位。

    而秦公公这边,本来是不想重回京城的。毕竟自家身体,自家清楚。天子这旨意要是再晚三天来,他就要坐化在这早就准备好的棺材了。

    然当时宋典把情况这么一说,思及天家对他的恩典,这位秦公公便决定临走之前,为大周再进一把力。

    为此,甚至不惜服用一种禁药,勉强的留住了体内的生机,拖延住了天人大限的到来。

    当然,即使是有此禁药,也只不过能拖延他半年的死期而已。半年一到他还是会死,而且死的会更惨。

    同时这半年期间,他也必须要承受莫大的痛苦。这痛苦不亚于虫嗤,虿盆!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这也端得是一个狠人!

    “……秦翰是吗?”

    明月下,出得都天空间的白礼缓缓的摘下了脸上的面具,并将其收起。

    默然了片刻之后,继而轻笑道:“都这岁数了,老老实实进棺材不好吗?偏要出来逞强。希望你最好别出现在幽州,要不然,这幽州就是你埋骨的地方!”

    将秦翰的事,暂时抛却在脑后。

    白礼这边便开始整理今日,诸天组织聚会之中有用的内容。

    其中除了这位秦公公之事之外,值得白礼重点关注的信息有三。

    其一,是昔日祝融所提到的。

    那个早年间西域还是三十六国之时,其中的危须古国之宝,也就是化驽马为良驹的危须囊,现以现世。

    东西几经辗转,已落到了现西域十二国之中的龟兹国之中。

    其二,就是昔日禹王九鼎之中的豫州鼎,在洛水之滨现世。现被陈郡豪强,也是现在盘踞在项县一地的向海明所部手中。

    不过以向海明的力量,怕是也保不了此物太久。

    若他聪明的话,或许能凭此向周边的大势力换个前程。如若不然,死是他唯一的下场。

    其三,就是帝江所提到的,都天组织在十天之后的一次线下行动。

    具体的,信息是金甲蓐收所提供的。

    之前帝江不是让白礼等搜集一类和超脱之路有关的,物品的信息吗?

    金甲蓐收这边率先拔得头筹,找到了其中之一的所在,位于天柱山的无涯山庄。

    此山庄的老庄主,是天人境界的高手。虽和秦翰差不多,都是快进棺材的那种。但天人就是天人,派下面的人去,怕是难以拿捏。

    而且东西这么重,要派下门去也不放心,万一这半道是出了什么问题,那真是哭的没地方哭去。

    因而帝江便干脆决定来一次线下活动。

    而手头没有事情,十天之内又能赶到天柱山的。经过统计,算上帝江一共有三人,那么这次天柱山无涯山庄之行,便由这三人前往。

    其实白礼一开始也准备去。

    只是想到了,之前白夫人那寄来的一封封,催促百里早归的信。在加上那消失了的秦翰,也始终像一块大石头,压在白礼心上。

    不解决了他,哦,还有玄冥那边,白礼这边实难以安心。

    因而便放弃了此次又一近距离接触帝江的行动。

    不提白礼这边,已然安然入睡。

    另一边,皇城后宫之中。

    玄冥默默的摘下了面具,露出了下面那一张不带有一丝表情,死寂的让人可怕的面容。

    良久,玄冥终于开口招来侍女,继而面无表情的吩咐道:“哀家有些想家了,吩咐下去,让下面的人,收拾一下东西。待明日奏请陛下后,哀家便出宫回家小住几日。”

    “是。”

    自太子死后,玄冥的脾气就越加古怪可怕,因而侍女自然是不敢怠慢,应声而去。

    房间之中,只留玄冥一人,目露凶光的喃喃自语道:“天吴,哀家要你死!所有和你有关的……也都要死!”

    与此同时,另一边,青州,八百里水泊处的一座孤峰上。

    金甲蓐收同样将面具收起,而后像是想到什么好笑的事情,开始哈哈哈大笑,声振云霄,激起水泊之中,某地方骂声一片。

    而对此,金甲蓐收丝毫不在意,笑了良久,才停歇。继而唤来手下道:“八日后,无涯山庄应该就不复存在了。到时候,便可以让我们的人,出手将其所属收入囊中了。”

    “是,”手下连忙应道。

    “对了,早先找回来的那样东西,要存放好,”金甲蓐收继续笑眯眯的道:“等有合适的机会,合适的人,便放其出去。”

    “是。”

    bq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