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七章 洪水,洪水!【!求订阅!】


本站公告

    ……

    这会,叶长青与项狂人刘一春成孤鹰正在外面迎客。

    不管怎么说,这次在明面上,还是潜龙高武的家长见面会。

    名义上身为主人家的他们,自然要负责迎宾工作,

    尤其是他们知道,四方大帅,各位部长,内阁供奉,都会来参加这次活动;更重要的是,活动后,还要开个会。

    叶长青不禁打叠起精神。

    这样盛大的活动,对于潜龙高武来说,无疑是有天大好处的!

    至少对于潜龙高武的名气提升,有着前所未有的推动作用。

    此次与会的高层实在太多了,除了在京城走不开的那些之外,几乎全都来了!

    全都是流传在传说中的超级大人物!

    甚至,据说左右天王与摘星帝君也是要来的。

    得到这个传闻的瞬间,叶长青兴奋得手脚都要颤抖了。

    这几位可是传说中,跺跺脚整个星魂大陆都要颤三颤的顶级大人物啊!

    更是整个星魂大陆的传说,英雄!

    数千年来,这就是星魂大陆上空最闪亮的几颗星,人类的脊梁;整个星魂大陆所有人的共同偶像!

    潜龙高武的所有学生,还有他们家长家人,这会已经在老师们的率领下,进入大礼堂!

    军烈属们,也都已经陆续入场。

    后台准备表演的明星,也都已经就位。

    响动的音乐,已经换成了雄壮的军乐,铿锵有力的鼓声,隆隆响动,如同要冲上云霄一般。

    再过片刻,就在叶长青等翘首以盼之下。

    前方虚空,突然间洞开。

    就好像是一块幕布,被人猛然拉开,几条人影,便如是闲庭信步一般的从空间裂缝中走出。

    当先一人,一身蓝衣麻布衣服,一头乱发。

    面容粗犷,长相说不上好看,但也说不上不好看,满面尽是威严?沉重感极强?让人不敢直视,似乎不管是谁?在他面前?都要低下头来。

    此人身材尤其高硕,足足有两米四五开外?比之潜龙第一大个子项狂人还要略高几分;其身材分明要比项狂人消瘦许多,但给人的感觉?却比项狂人要雄壮好多倍!

    身着一袭蓝色麻布衣服?腰间就只随随便便的扎了一条布带。

    脚下乃是一双普普通通的兽皮战靴,一头长发披散着,随着他的走动,丝丝挥舞。

    但让人一眼看去?这一头长发?却好像是飓风海啸中的海草,激烈挥舞。

    他身上并没有什么逼人气势,大抵是刻意收敛了自身气势;但此人就这么大踏步的走出来,却如同是带着百万天兵天将来袭,急行军天崩地裂一般狂冲下来!

    整个苍天?似乎都在这一个瞬间,塌陷在叶长青等人面前。

    天?塌了!

    一时间,叶长青等四个人齐齐感觉到了窒息。

    面前星光灿烂?色彩斑斓,就如同整个星空在眼前炸碎了。

    这人大踏步走出来?却没有听到应该有的欢迎声?眼神一转?注目于叶长青的脸上。

    叶长青只感觉一颗心脏蓦然停止了跳动。

    他没有见过这个人。

    现在却有一个名字呼之欲出,这一瞬间,叶长青浑身冰凉。

    他想起来……

    当年那一战……

    那是自己终生都无法忘记的一天!

    崇山峻岭上空,自己和那么多的兄弟正自以急行军拼命驰援的时候,突然有一股毁天灭地的气势从远方陡然升起,所有人尽都在同一时间感觉到自身心脏骤停了一拍。

    随即,还没有等大家反应过来,空间清晰的扭曲了一下,那刚才还远在天边的一条模糊的人影已经横空掠过头顶虚空。

    然后,然后只闻好似霹雳般的一声炸响,似乎是那人随手一击,就只是随手一击。

    自己就是人事不知。

    那人似乎很急,根本没有停步,就在飞速的前行中随手一锤之后,接着就强势撕裂空间,转眼没影了。

    但就是那随手一击!

    却是叶长青的终生梦魇。

    在场的数千兄弟尽皆死于非命!

    原本正在半空飞行的军队,悉数被砸在尘埃之中,并无一人例外……

    无数人一直到死,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自己之所以没死,也不过是求生意志不息,一点侥幸而已!

    等自己从昏迷中醒来,就只看到了兄弟们遍地的尸体!

    对于那天的变故,叶长青记住的,就只有那一股滔天的气势,就只记住了,那虚空闪过的人影,还有那在狂风中张扬飞腾飞舞的一头乱发……

    如今。

    这人,这股气势……这一头乱发,这个三大陆排名第一的顶尖刽子手,居然现临到了自己的面前。

    这一刻,叶长青感觉天都黑了。

    你们不是说……是咱们星魂大陆的高层么?

    怎么回事……这个……这个……这个人来了?!

    我潜龙高武,全校师生加在一起,也不够他半锤打的!

    叫他来干嘛?

    不是……应该是,他怎么会来?!

    难不成是我潜龙高武,威名太著,惹来这个大杀器,意欲灭绝未来劲敌?!

    嗯,叶长青也知道自己这种想法太过无稽,太过自吹自擂,太过自以为是。

    太看得起自己了。

    但这人突然驾临,叶校长是真感到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就只会往最坏的方向去联想,那什么配不配的,值不值的,根本没想过!

    大脑都空白了。

    人物一个个现身出现,叶长青等人只感觉呼吸急促,浑身僵硬,天崩地裂了!

    都……都来了!

    洪水大巫身后,十位大巫纷纷现身,人人都是一脸苦笑。

    洪水老大自诩行事磊落,绝不肯易容行事,这却是没办法的事情。

    他们几个虽然都有易容的;但不管易容不易容,十个人站在洪水大巫身边,实在是太好辨认了。

    甚至不必辨认,只要稍作联想,也就知道这十一个人是谁了!

    这一刻,压力滔天,叶长青项狂人等四人只感觉自己的脊椎都是咔嚓咔嚓的响,竭尽了全力,涸泽而渔的催鼓心力,才没有当场跪下去出丑!

    “干啥?”

    一个声音笑骂道:“你们一个个的,要吓唬小孩子么?难道你现在还有这份心思?不错啊,我该说你这是童心未泯吗?”

    一个两鬓花白的中年人随之现身,往洪水大巫面前一站,顿时,叶长青等人所承受的无形压力,骤然间消失无踪,荡然无存。

    烈火咧咧嘴,笑道:“大家都是明眼人,我们每个人的气势都已经尽数收敛了,只不过这几位小朋友心里的仇恨有些强,尤其是为首的那位小朋友,竟似是见过洪老大当面,往昔历境之心,引发反噬,与人何尤?”

    说着,用奇异的目光扫了一眼项狂人,在项狂人身上,咕溜溜的转了几圈,上下打量。

    项狂人的目光转为迷惘,这位应该就是烈火大巫吧?我从没见过……话说我见过的话,我也活不到现在了。

    但是不知道为何,为什么感觉这么的熟悉呢……他这么上下打量我干啥?貌似……我还没到能到这种高层眼中的地步……

    烈火眼神奇异,心里也是有些其妙的感觉:就这个好死不死的小子,拍着老子的肩膀,一脸倚老卖老的给老子上课,一口一个红毛……叫的那个顺嘴啊。

    现在老子真想要显出身份,生生吓死你这个王八蛋!!

    别的不说,现在烈火大巫若是暴露自己就是红毛,说吓死项狂人或者有些夸张,但吓一个心脏骤停,魂飞天外,乃至一个梦魇临头,梦回常常,却并不如何为难。

    “参见帝君!”

    叶长青等四人同时半跪行礼。

    叶校长等四人虽然此前并没有见过摘星帝君,但能够在洪水大巫面前这么说话的,星魂大陆统共就只得两个人,这次御座大人并没有说来。

    那么眼前的这一位,就只能是星魂大陆两大定海神针擎天巨柱之一得摘星帝君了。

    “起来吧,咱们早已经废除了跪拜之礼多少年了,怎么今天又来这个。”摘星帝君开玩笑。

    “帝君造福天下,泽被苍生,功高无量,万世景仰;理应受我等一拜。”

    “不必多礼。”

    “这位,乃是我今日请来的……客人。”

    摘星帝君微笑:“呵呵呵……明白了吧?”

    “明白。”

    我们明白个……屁啊……将这些煞星请来,我们魂都飞了……

    洪水大巫淡淡的笑了笑。

    对于这等小角色,洪水是不会生气的,哪怕当面骂他,只要不是骂得特别难听,或者骂到关键处,洪水都不会在意。

    纵使叶长青等人已经是星魂大陆,闻名遐迩,脍炙人口的三大高武之一校长,但是在洪水眼中,仍旧不值一提,不足为道。

    与星魂一样,所有在后方担任教学的,基本都是从前线退下的伤残;这一点,洪水心里有数,对于叶长青跟自己曾有一面之识,虽然意外,却也并不以之为异。

    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啥时候见过叶长青,记忆里,完全没印象……

    随即,又有两个人一左一右过来,左边那人一身白衣,右面那人一身青衣;面含微笑,温文儒雅,身材颀长,玉树临风。

    “参见两位天王。”

    正是右路天王游东天,左路天王云中虎。8)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