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五章 不用感谢我【第五更!!】


本站公告

    冰冥大巫眼看就要张嘴说话,但还没张开嘴,就被烈火夫妇直接擒拿。

    噗的一声摁在地上,随即咔嚓一大块不知道啥玩意就塞在了嘴里,然后烈火老婆熟练的拿出一条白布,将他的嘴捆了起来。

    “唔!唔唔!”冰冥大巫瞪着眼睛。

    姐!

    这是干啥?

    我有话要说!

    烈火夫妇动作不停,将他的嘴绑得严严实实,更在脑袋后面打了个死结。

    你这几天就别想说话了,刚才可吓死老子了……

    冰冥大巫挣扎着,我还有句话没说……等我说完!

    刚才丹空肯定作弊了,要不然,他也撞不到……就老大那准头,就没这水平!……

    丹空这厮挨揍还要拍老大马屁,贱逼丹空!

    我要说说,给我放开嘴……

    ……

    洪水凝神观视半晌,眼看着洞口里面的妖气肆虐,又自沉吟片刻才道:“巫盟这边,我和烈火,风帝进去。”

    丹空大巫皱皱眉,道:“老大,我替你进去吧。我是空间能力,应该能……”

    丹空在担心,万一洪水进去的时候突然抽了……

    洪水淡淡道:“听话!”

    丹空大巫嗯了一声,不再说话。

    “吭……吭吭吭……”一连沉闷的吭声,似乎是什么声音被堵住了,强行发出来的某种怪异的声音。

    发自冰冥大巫。

    很明显,这位又想要说什么怪话,但嘴被绑上,再如何的想说也是说不出来的。

    只有眼睛活泼泼的转动,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忍俊不止。

    眉毛一个劲儿乱抖。

    哈哈哈,笑死老子了,老大这一声听话,说的,貌似丹空是他儿子似得……哈哈,丹空这厮不会真的是老大种的吧?

    啧啧,丹空,听话!听话,丹空!

    吼吼……快解开我的嘴?我分享我的发现……

    洪水大巫凌厉的眼神扫过来。

    丹空大巫愤怒的目光扫过来……

    啪!

    一条布带将冰冥大巫的眼睛也蒙了起来。

    你这眼珠子?也别露在外面了。

    烈火大巫夫妻一脸无语。

    烈火老婆雪落更是一脸惆怅……我怎么有这么一个弟弟?当年老爸将遗产都留给他真的是有先见之明……

    若不是那些遗产帮着赔不是,现在这货恐怕骨灰都被扬了好久了吧……

    不说话?用眼珠子眉毛都能嘲讽?都能犯贱……

    星魂大陆这边,摘星帝君游星辰道:“这边?我和东天,小虎进去。”

    道盟那边?雷道人道:“我和风、云进去。”

    “好。”

    洪水大巫淡淡道:“那就走吧。”

    身子一闪?负手当先而行,一步踏入了大门,随即身子就消失不见了。

    纵然战斗无数年,纵然彼此死敌?但是在合作的时候?巫盟从来不含糊。

    洪水大巫更是从没含糊过。

    老子是公认的天下第一,那么未知的危险区域,自然也是第一个进去。

    这一点,与立场无关,一切都是洪水自发。

    老子就应该承担最大的风险!谁赞成?谁反对?!

    烈火风帝不差先后的紧跟着进入?随即,星魂三人与道盟三人?也鱼贯而入。

    里面妖气滔天,白雾翻卷?瞬间就堵住了洞口,外面再也看不到进去的九个人了。

    守候在外面的东方大帅等尽都是脸色凝重。

    这早已不是三方联手初次开启的空间遗迹?以往已经出现过多次。

    但却从来没有哪一次?是如这次这般?进入探路的人,居然是三个大陆的最高层,最巅峰的高手!

    这说明了什么?

    ……

    这天晚上,李成龙的父母,来到了丰海城,被李成龙迎接进入别墅;然后当天晚上,两家一起吃饭。

    左长路夫妇,左小多左小念这一对未婚夫妻;李成龙爸妈,李成龙项冰未婚夫妻,还有一个石奶奶。

    李成龙的父母对于项冰满意至极,一张嘴咧开来就没合上过。

    儿子长大了,而且还找了一个这么优秀的儿媳妇……真真是太有出息了。

    李妈妈都有些纳闷了,自己生的儿子自己知道,这小子从小就打女同学,丝毫没有怜香惜玉之心,居然还能找到这么好的媳妇……

    亏我还在家里给他安排了几场相亲……

    李成龙妈妈将李成龙拉到一边悄悄问:“儿子,你说实话,人家这么漂亮的姑娘怎么看上你的?你没用什么旁门左道卑鄙手段吧?”

    李成龙妈妈不会传音,即便这句话的声音已经小到了极点,仍旧被众人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左小多顿时笑倒在左小念怀里,貌似笑的不行了,脑袋在左小念胸口直打滚。

    被左小念啪啪两巴掌,然后面红耳赤的推起来。

    这个惫懒货,真是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占便宜……

    项冰也是满脸通红起来,李成龙貌似没用什么卑鄙手段,貌似用手段霸王硬上弓的……是自己……

    咳,这点一定要保密。

    可不能被叔叔阿姨知道了……

    左小多嘻嘻笑道:“叔叔阿姨,您看这姑娘……”

    他指着项冰,神神秘秘的道:“您二老不知道吧,这丫头近视眼……足足有上千度;李成龙长得这么抽象,但是在她的眼里就很立体……您二老可得注意,以后可千万别给她配眼镜,要是视力正常了,两口子可就没太平日子过了。说不定冰蛋认清了肿肿真面目之后就要离婚……”

    众人笑得前仰后合。

    这贱逼!

    项冰恨恨的瞪着左小多,你才近视眼,你全家都近视眼。

    酒桌气氛渐趋热烈。

    各自敬了老人一轮酒之后,项冰抱着酒杯站起来:“左老大,我敬你一杯,感谢你……”

    左小多急忙伸出手阻止:“别,您可千万别感谢我,你们这事儿跟我可没关系,半点关系都没有,完完全全就是你俩之间的缘分,感谢我……干啥?告诉你们,以后在班级比武,别想着让我手下留情!我左小多就不是会手下留情那种人!”

    项冰哈哈一笑,知道左小多不想说这件事。

    虽然不大明白为何左小多不想让自己说,但还是笑道:“既然如此,你我同学同窗,总是缘法,我们喝一个,我敬你!”

    左小多眼珠一转:“还是咱们两对夫妻一起走一个。”

    李成龙并无意见,他对左小多也是满怀感激,左小念羞红着脸,也只好站起来碰杯,一起走了一个。

    两对夫妻……左小念对这个词语很敏感。

    哼,狗哒,就算我是你老婆,你也是要被我欺负的!

    坐下时候,娇躯突然一颤,美目狠狠的剜了左小多一眼,将这家伙放在自己屁股下面的手狠狠抽了出来!

    若不是这里这么多人,当场要你好看。

    骗我站起来,自己却提前坐下,还将手掌悄无声息的放在我椅子上……

    狼子野心,昭然若揭,真真是气死我了!

    李成龙看到项冰向左小多敬酒,他何等睿智颖悟,瞬间明了前后,对项冰传音道:“那天的事,是左老大提醒你的吧?”

    项冰传音:“是啊,但不知道为啥他不接受感谢,我是真心的感激他……”

    李成龙哼了一声,翻个白眼,传音道:“这贱货怎么会接受感谢……这么长时间他挑拨咱俩打架,挑拨的兴致盎然的;若是接受了你的感谢,他作为促成咱俩的人,就不好意思再挑拨了……这是为以后犯贱打铺垫呢……这贱货!真真是贱到骨头里了!”

    项冰几乎笑出声。

    原来真相竟是如此。

    不得不说李成龙对于左小多的了解,还真是到了骨头里,堪称当世一人,犹在左爸左妈左小念之上,左小多之所以不接受感谢,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正是如此!

    主要是他觉得这太好玩了……

    尤其是项冰的脾气,实在是太……让我不挑拨就感觉心里难受。

    一挑拨,就去找李成龙干仗了,而且去了就挨揍,挨完揍再挑拨再去……

    哇哈哈过瘾!

    端的是贱人黑心,令人发指,却也叹为观止,蔚为奇观!

    项冰哼了一声,悄悄对李成龙传音:“我哪能不知道他挑拨?不过他一挑拨,我俩不就能在一起了?哪怕是你打我或者我打你,但终究是单独在一起了……哼,以后再挑拨,我才不上当呢……”

    李成龙惊恐地瞪大了眼睛:“原来你不傻啊?”

    “你!”项冰为之气结:“你才傻呢!一个女孩不喜欢你,能天天这么……这么……被人挑拨?”

    本想说能这么甘心天天找上门被你揍?

    但想想这么说,实在是有些不大好听,说的自己有什么不良癖好似得,临出口的一瞬间改变了说法。

    李成龙连连点头:“说的也是。”

    项冰传音:“不过以后,他再怎么挑拨也没用了,你已经是我的人了,我才不和你打架呢。”

    李成龙感激涕零:“多谢,多谢负责了,毕竟你强取了我的清白,你想不负责也不行啊……”

    项冰猛然满脸通红,一脚将李成龙踹翻在地,紧接着就一副武松打虎的姿势骑了上去,低声咆哮:“你说什么?谁强……你了。”

    “我打死你……”说话间更举起了拳头,就要一拳头砸下去!

    “我干死你……”李成龙一声怒吼,一拳就对着项冰脸上招呼上来……

    全桌一时寂静。

    左爸左妈李爸李妈眼珠子几乎弹出来。

    8)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