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九章 好父亲!


本站公告

    “让开!”

    “不让,给我说清楚那门怎么回事!”

    灯火照亮书房,两道人影拉扯剪在墙上来回晃动,身形撞去书架,竹简摔去地上,男人挣脱跑开,妇人抓过茶盏扔去,划过目瞪口呆的兄弟二人头顶,外面的老管事探头朝里瞅了一眼,茶盏飞来,呯的砸在门扇,碎了一地水渍、瓷片,吓得连忙躲回墙脚,赶紧朝过来的侍卫、仆人摆手。

    相隔几间的厢房,听到动静的张初尘擦过床榻上昏厥的男子,看去一旁的虬须大汉,后者点下头,拉开门出去看看怎么回事。

    就见老管事缩着脖子坐靠墙脚,不理会他,虬须客走到门扇正中,里面李世民、李建成分别拉着李渊、窦氏,那个李玄霸正拉着耳垂跪在书桌前,瞟来的眼神,甚是不屑。

    “孽子啊,为父赐你的名哪里不好,非要改,你想气死我不成!”

    李渊拿着剑柄就要敲去桌面,舍不得,改换了手掌在上面拍的呯呯直响,拉着他的李建成不停抚他胸膛顺气。

    “父亲,三弟兴许只是心血来潮罢了,你是知道他性子的,兴奋劲儿一过,过两天就好了。”

    “我才不是一时兴起!”

    跪在那边的李玄霸抬脸叫了一声,气得李渊拿剑就要抽过去,嗯?!另外一边,窦氏眼睛瞪过来,门口又有外人在,终究还是将剑垂下,扶着桌角坐去椅上,缓和下语气。

    “你说,好好的为什么改名?!”

    “我师父让我改的。”李玄霸昂起下巴,拉着耳垂的手放下,指去外面:“你们吃饭的时候,我去拜了一个师父?他说我名里带玄又带霸?两者太刚易折,才把玄字改成元字。”

    之前的事?李渊是知道的?第一反应就是国师陆良生。

    “玄霸,你师父可是一个翩翩书生?身旁有一头老驴?”

    “驴有啊。”

    李玄霸微蹙眉头望去穹顶,仔细回想了一下?摇头:“可不是一个书生?而是一个老头儿......呸,是个老先生,胡须有这么长!”

    他在下巴比划了一下,拉出大概的距离。

    “还有......眉毛、头发都是白的?脸上全是皱纹?看上去七老八十,不是年轻的书生。”

    不是一个书生?

    听到儿子的描述,跟脑中那位国师的样貌根本不一样,李渊看着手中的虎头宝剑微微发怔,难道是我搞错了?

    ......可按之前?老三复述对方的话,明显是就是送剑于我的国师才对?莫不是变化了模样,特意来太原?收我儿为徒?

    书房里,李建成、李世民听得云里雾里?窦氏见夫君面色肃穆?没有说话?到底是夫妻,瞪去那边跪着的儿子,轻喝呵斥。

    “玄霸,你名字时你父亲取得,哪能听信他人言语,随意更改,就算要改,也要.......”

    “改得好!”

    妇人话还没说,陡然听到这声,瞠目结舌的偏过头,那边书桌后面,李渊满面红光,连连拍响书桌,看的里间三个儿子,外面的虬须客都愣在当场,这脸也变得太快了。

    “玄.....元霸啊,为父觉得你师父改得妙,改得好!”

    “夫君你......”窦氏迟疑了一声,那边李渊起身走出书桌,咧嘴笑起来,过去将儿子扶起,拍拍他袍摆上灰尘。

    言语变得温和。

    “只要不改姓就行,你跟你师父说,要还不满意,其他字也一同改了。”

    此时屋里说着话,有身影从长廊那边跑来,跟缩在墙脚的老管事低声两句,后者连忙挤到虬须大汉身旁,朝里禀报。

    “老爷,门外来了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先生。”

    还迷糊在父亲话语里的李玄霸第一反应就感觉是陆良生,兴奋喊了声:“肯定是我师父来了!”挣开李渊的手,转身往外跑,李渊、李世民、李建成等人对视一眼,快步跟了出去,一路来到前院府门,远远听到几声驴叫。

    门外檐下,悬挂的灯笼摇曳,天光里,一身灰扑衣袍老者牵着缰绳立在那里,须髯雪白显出一股仙风道骨,追上来的李渊,仔细端详面容,依稀看出似曾相识的样貌,顿时上前抖开双袖,抱拳拱手。

    “太原李渊,拜见国师!”

    身后众人一脸惊诧,反应过来,急忙跟着躬下身子施礼,李玄霸越过躬身下拜的父亲,踩过门槛一下跃到外面石阶下,站到陆良生旁边,火急火燎的拱了下手,说了声:“师父!”

    嘿笑着转过身,又朝李渊、两位兄长那边挑了下下巴。

    “如何,我可没撒谎,这就是我师父!”

    刚说完,头顶就被拍了一下,回头就见陆良生目光严肃,抖动白须开口:“在父母兄弟面前,当要守礼!”

    “哦。”

    李玄霸还有些不服,毕竟性子历来就是如此,可也不敢在师父面前多说,一旁,陆良生摸了摸他脑袋,目光投去府门一众躬身下拜的身影,托袍抬手,让他们都起来。

    “不用行这般大礼,过来,是为取回法宝。”

    说着,抬起的手掌摊开,众人身后的府邸之中,就听‘哎哟’‘怎么回事?!’‘有东西飞起来了。’的一片惊呼话语声里,一道光芒从府中升起,飞过府门上方,落到陆良生掌心,正是之前打伤李靖的那柄金瓜锤。

    李渊等人的视线里,金瓜眨眼间变作一只紫金黑纹葫芦,随后,被陆良生收入袖里放好,“叔德,我已取回法器,当要离......”

    “就这么走了?我那兄弟还躺在榻上呢!!”众人后面,虬须大汉直起身来,想起昏迷床榻的李靖,不由怒气上来,喊了一嗓子,正要离去的陆良生回过头,笑了一下,“我这葫芦伤不到他,并不会有事,晚上自然会醒来。”

    眼看陆良生要走,李渊急忙走出屋檐,他已经许久未和国师见面,今日陡然相遇,心里不免有些想起往日,“国师慢行一步。”

    “国......陆先生。”

    铜铃轻响,甩尾的老驴偏头看去追上来的身影,喷了口粗气,慢悠悠的走去另一边,腾出道来,李渊跟在陆良生身后,“你这次来......不妨多住几日吧。”

    陆良生偏头看他,又看了看后面挪着步歪头看去其他方向的李玄霸,笑道:“不住了,我只是顺道过来,原本是来看看屈元凤的,他乃我弟子之一,没成想路遇李靖,他被妖鬼附身,本国师不好直接出手,才让玄霸用这葫芦砸他脑门。”

    “原来是这样。”

    走在一侧的李渊这才想明白前因后果,至于妖鬼附身是不是真的并不重要,小声问道:“那国师收我儿为徒这事还算不算数?”

    陆良生想了想,点头:“算吧,就当本国师收的关门弟子。”

    “唉,国师容颜不老,怎么能这么早收关门弟子。”李渊悄然伸手放去背后,朝跟在后面的儿子勾了勾手指,话语朝旁边继续小声道:“国师你看啊,收一个也是收,我这家里还有两个大,最小的也有,三四岁,不妨......”

    陆良生愣了一下,连忙抬手挡在他嘴前,“我还有要事急着赶回长安,往后得空再来太原,告辞!”

    向对方拱了下手,唤来老驴快步走去热闹的长街,李渊追在后面喊了几声,回头急忙叫来李玄霸。

    “赶紧追上去,跟你师父去长安。”

    “啊?”

    李玄霸没有出过远门,甚至太原都没出过,一听自然高兴,调头就往家里冲,被李渊一把拉住后领,指去街上,“还拿什么东西,赶紧走。”

    蹬了儿子屁股一脚,打发到街上,垫脚喊了声。

    “别回来了啊!”

    李渊拍拍手走回府邸,脚步都变得轻快,看了看众人,还有呈出怒容的妻子,心情颇为愉悦,负手大步走进院里。

    看着家中本就看腻的景色,都觉得颇为宜人。

    “终于不用提心吊胆了。”8)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