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一:一路同行(上)


本站公告

    东海,浩瀚烟波下,水晶宫不远处的一座海沟中。



    道道黑影掠过,大多为体态修长的俊男靓女,偶尔也能见少许真龙之影,大多都是一闪而没,径直钻入海沟深处。



    水灵力浓郁之地,天然大阵庇护之所。



    数百真龙迅速聚集,外围保持着龙身,机警的龙目扫视着各处;



    内侧数十名年轻龙子化作人形,他们……头上有犄角,背后有尾巴,身着锦衣亮甲,各自气度非凡。



    龙族老惯例了——公龙英俊潇洒,母龙姿态撩人。



    这群年轻的龙子龙女对着前方石台低头行礼,齐声道:



    “恭迎殿下!”



    少许水波晃动,一连串的气泡蹿起,那石台上水流扭曲,其内踏出一道有些消瘦的身影。



    他生着少年面容,但此时已颇有威势,身周环绕少许流光,让他更有一种出类拔萃之感。



    敖乙。



    这个名字对于如今的洪荒而言,已不算陌生。



    他是现如今龙族新生代最璀璨的那颗明星,天庭任职大元帅,统领百万天兵,又可调动龙族诸高手,更有截教背景。。



    凌霄殿前不卸甲,蟠桃园中有座名。



    自然,但凡有仙神闲聊时提起敖乙,不可避免的就要提起敖乙最关键的身份。



    那个男人的义弟。



    这一段漫长的故事,还要从敖乙刚破壳没几年说起,那时的他,已有了为种族担忧的念头,天天想着如何打碎让族人沉醉的虚伪美梦。



    后来,梦没碎,龙族上了天,开启了一条全然不同的道路。



    龙族能继续在洪荒天地间繁衍生息,富有四海、统治海族,全系于敖乙当年一念之间。



    这都是!



    一声声‘教主哥哥’换来的啊。



    如今,龙族又到了一个关键时刻……



    敖乙轻抿着嘴唇,面容满是正色,目光扫过面前的这些龙子龙女,心底酝酿的千言万语,却化作了一声叹息。



    “唉。”



    这群武德充沛的年轻龙不由紧张了起来,有几条龙已是跃跃欲试,要为他们同辈的老大哥抛头颅洒热血。



    但老大哥归老大哥,东海大太子敖甲还在,敖乙也只是二殿下。



    “二殿下,事情不顺利吗?”



    “父王最近不问琐事,”敖乙面色凝重地摇摇头,“如今我龙族已到了分岔路口,必须做出抉择。



    不能总依靠教主大人,不然这恩情是永远还不完了。



    我想快刀斩乱麻,你们有什么想法?”



    “嗯……”



    “而今之事,确实棘手。”



    “此事事关重大,贸然做出一定举措,恐怕会引起诸多连锁反应。”



    “当慎重。”



    一龙子沉吟:“二殿下,若是王不允,咱们贸然行事岂不是……谋逆大罪?”



    “不至于,”敖乙嘴角微微抽搐,“毕竟这也是咱们年轻后辈才需面对之事。”



    众龙各自沉吟:



    “二殿下,还是跟陛下以及各位长老商议后行事,才较为稳妥。”



    “虽说此事仅仅涉及咱们四海青年龙,但因有长生道果在,也不能说族内老人就失去了发言权,须得三思而后行。”



    “二殿下,并非是我等信不过您,但咱们一来不能有越权之举,二来不可行冒险之事。



    还是,报给诸位长老,由长老们商议决定,才算妥当。”



    “二哥,”有个头戴茸角的妙龄少女小声道,“您怎么……不太稳重了。”



    “我!”



    敖乙瞪着眼前这些或沉思状、或一本正经的同族,默默抬手捶了几下自己的龙心,这才挤出一点难看的笑容。



    这就是,在族内推广稳教经文的显著性成果。



    他们以为这是自己在考察他们的稳字经功课?



    就一则的倡议书,至于惊动诸长老吗?



    龙族就算最近几百年加倍努力,没成年的小龙,不就眼前这些人?



    大家约束下自己的行为不就行了吗?



    但事已至此……



    “此事,我稍后去禀告几位长老,”敖乙淡定地道了句,众龙这才齐齐松了口气。



    敖乙道:



    “这事暂且这般,此次召集各位前来,主要是为百年后水晶宫大宴。



    你们想必已接到了这般消息。



    人族、天庭、地府、北洲巫族,以及三千世界各位大神通者,都会陆续收到咱们龙族请柬。



    此次大宴,是为彰显龙族底蕴,以及将龙族部分财宝分撒出去,为咱们龙族攒点气运。



    到时咱们也需做点什么。”



    离着稍近的一名龙女皱眉问:“散财攒运?这是哪般说道?”



    敖乙摇摇头:“财神爷所说,自是错不了。”



    “是这位前辈所言,那理应是真。



    那为何不直接捐给天庭?”



    “是不是傻,直接捐给天庭,那不是让人说天庭都是靠咱们龙族供养着?玉帝陛下跟王母娘娘的脸往哪搁,你说往哪搁。



    这一天天的,去了几天北海,怎么这么彪呢?”



    “我这不是!哼,尽是些粗鄙之言!”



    “好了,”敖乙皱眉轻喝,海沟顿时安静了下来。



    揉揉眉头,敖乙直接道:“龙子龙女各挑选十六人出来,按咱们龙族惯例来吧,献舞一段。



    都莫要羞涩,谁想来?”



    在场数百龙族沉默一阵,又齐齐后退半爪。



    敖乙:……



    “我会试试请教主前来观礼。”



    一众龙女顿时双眼放光,但她们还没来得及动作,就见前方流光闪烁、黑影弥漫,一群龙子冲到敖乙身周,‘叮叮叮’开启了一双双泛红的龙目。



    场面顿时颇为热闹。



    前后折腾了半天,敖乙也算办完了正事,其实就是商议一下他们年轻龙族的议题,以及组建献舞礼仪队。



    没办法,自紫霄宫一战,某个不愿被人提起姓名的稳教教主,几乎成了龙族上上下下的偶像。



    龙族之前憋屈了几***,被鸿钧之名压迫了几***,终于算是得了解脱,情绪上有所释放也很正常。



    待正事处理完全,敖乙又勉励了这群龙子龙女几句,让他们好好修行、多做善事,不要总是乱搞公母关系,多去外面游历增加些龙族声望。



    如今的洪荒,似乎处在一个漫长和平纪元的门槛上。



    敖乙几十年前还听自家教主哥哥嘀咕什么……



    ‘没有付出足够的牺牲和鲜血,反倒成了接下来这个时代的不稳定因素,这点此前虽然想到过了,但没想到处理起来如此棘手。’



    大抵是觉得,洪荒三界若只是沉浸在平和的氛围中,必然会引发这样那样的问题。



    均衡存于天地间;



    忘战必危嘛。



    待敖乙‘我再稍微讲几句’后,众龙子龙女结伴离开,但有十多名龙子留了下来,与敖乙嘀咕了几句。



    “二哥,还是没有你所画那冷面老道的消息。”



    “不过二哥你放心,我们定会加大努力,暗中搜查人族天仙境之上的高手,不过三千世界太大,可能要花费些年岁。”



    “而且不能排除这是假面容的可能。”



    对此,敖乙也只能皱眉点头,微微一叹。



    他确实已克服了当年的恐惧。



    但当年的恩怨可还没清算!



    若是让他找到那冷面老道,非得!



    先这样这样,然后那样那样,最后再这样那样!



    “对了二哥,”西海龙宫某新太子小声道,“之前我们西海有长老在外办事,说是看到了那位有琴仙子。



    这事要不要告诉玄都城那边?



    那边不是有消息传来,说各位大佬都很关注这位仙子平安与否吗?”



    “嗯,”敖乙摇摇头,“不必多打探,那边的消息是故意放出来,传遍三界,为的是护持有琴姑娘。



    这位仙子与教主大人的关系非同寻常,这些事不是咱们能掺和的。”



    “咱们不去主动示好吗?”



    “莫做多余之事,”敖乙定声道,“如今我龙族在天地间所处位置已十分恰当,族内上下不可有半分野心。



    不然,必招致弥天大祸。”



    几个龙子也非愚笨之人,各自面色凝重地点头应答。



    敖乙拱拱手,道一声还要趁着天庭放假与爱妻相聚,主动告辞,几位龙子各自还礼,刚才提议以有琴玄雅示好之龙子面露惭色。



    然而,不等敖乙转身,他袖中突有玉符震颤,一缕缕仙光透出了锦衣衣袖。



    敖乙低头看了眼,不由一怔。



    “二哥这是……”



    敖乙却陷入沉默,久久未发一言,又抬手将其内不断震动的仙符拿在手中,翻来覆去一阵观摩,似乎是在确定这东西是否坏了。



    待他定下心神,禁不住吐了口气,瞧了瞧左右,低声道:



    “没什么事,你们先回吧。”



    随后转身疾飞,身形还未冲出海沟已化作数千丈长的苍龙真体,下一瞬便冲开海水,朝天外疾飞而去。



    无他。



    这玉符是玄都召集令,不只敖乙这里有一枚,与玄都城有关联的洪荒众大佬都有一枚。



    这是玉符第一次开启,而这般情形也只有一个解释。



    玄都城,出大事了。



    ……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