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曹氏人才济济


本站公告

    虎牢关位于汜水之畔,又名汜水关,可以说是古都洛阳之东大门,一旦虎牢关失陷,洛阳之东大门将为之洞开,大军将源源不断的出现在洛阳城下,所以说历来虎牢关都是兵家之重地,朝廷也从来都没有放松过对于虎牢关的修建以及防御。

    可以想象在这种情况下,虎牢关城关之牢固绝对不亚于京师之地,绝对可以说得上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如果说先前董卓、丁原两部人马没有事先得到大将军何进的手令命令虎牢关守将打开城门的话,只怕两部人马也休想出现在京师之外。

    如今虎牢关却是陷入到一片血雨腥风当,号召天下有识之士起兵讨伐楚毅,而他同丁原所部人马却是处境相当不妙。

    前有京师,后有虎牢关,可以说留给袁绍还有丁原他们的生存空间非常之狭窄,如果说他们不想在天下诸侯大军集结之前被楚毅先行围杀于虎牢关以及京师之间的话,那么他们必须要离开这一片区域,否则的话一旦双方大军开战,到时候首先被清理的就是他们。

    无论是袁绍还是丁原,他们都没有绝对的信心可以挡得住楚毅所部大军的绞杀,尤其是董卓所部兵马大部分被俘,不出什么意外的话,那些兵马肯定会被楚毅给收编,到了那个时候,楚毅所能够动用的力量绝对会飙升,真到了那个时候,大军压上,再加上有吕布、黄忠这般的猛将,单凭他们眼下的这点人马,还真的难以招架得住。

    本来丁原所部人马同袁绍留在虎牢关后方,配合诸侯联军前后夹击虎牢关守军的话,绝对可以增加联军拿下虎牢关的几率。

    只可惜这会儿诸侯联军尚未集结,而楚毅明显又不可能给他们时间,所以不想被楚毅先行消灭的话,袁绍、丁原他们唯一能做的选择就是跳出这一处死地。

    然而想要跳出这一处死地,必然要越过虎牢关这一处关口,所以如今一场血战正在上演。

    一队队的兵马冲击着虎牢关的城墙,大量的士卒惨死在攻城的过程当中,也就是丁原、袁绍他们的攻击来自于虎牢关的背面,如果说是正面刚攻打虎牢关的话,其损失肯定还要增加。

    就算是如此,丁原手下大多数都是骑兵,能够用来攻城的士卒数量极其有限,几次冲击下来都被镇守虎牢关的将士给打退了回来。

    立于城墙之上,手持大刀的曹仁一刀将一名攀爬上城墙的攻城士卒给劈飞出去,一把抹去飞溅到脸上的鲜血,咆哮一声道:“众将士,随我杀!”

    虎牢关守将赫然是曹仁,做为曹家的一员,曹仁却是被楚毅任命为虎牢关守将,这一点可以说出乎了曹氏的预料,就算是如今隐隐做为曹氏之主的曹操都对于楚毅的决定深感意外。

    谁都清楚虎牢关对于洛阳城的重要性,这么一处重要的关隘,就算是楚毅命令手下心腹将领坐镇,众人也一点都不觉得奇怪,然而楚毅却是舍弃了黄忠、徐晃等人没有调派,反倒是自曹操手下将曹仁给提拔了起来,任命为虎牢关守将。

    如今看来楚毅的选择并没有错,哪怕是面对虎牢关之下袁绍一次次的劝说,负责坐镇虎牢关的曹仁一丝放水的意思都没有。

    按说以曹操同袁绍之家的交情,曹仁就算是放水也正常,然而如今面对袁绍,曹仁却是亲自上阵,愣是打的丁原所部人马没有一点的脾气。

    看着如同潮水一般退去的攻城士卒,曹仁不禁暗暗的松了一口气,虎牢关虽然说是天下雄关,但是城中士卒却是只有三千之多罢了。

    毕竟当今天下黄巾乱贼已经被平定了七七八八,所剩的黄巾余孽也根本就不可能出现在京畿之地,这种情况下,虎牢关能够有三千士卒坐镇那已经是相当不差了。

    可是如今面对城下数万大军的攻势,就算是有曹仁这般的将领坐镇也是压力山大。

    曹仁一屁股坐在地上,浑身散发着一股子血腥之气,就听的曹仁冲着身旁一名亲将道:“速速前去统计一下,我们还有多少将士。”

    面对城下袁绍、丁原不计损伤的攻势,坚守了一天一夜的虎牢关却是损失不轻。

    当然,如果说单单是一般的士卒攻城的话,说实话,曹仁自负以自己的能力,哪怕是只有三千人马在手,他也有把握守住虎牢关十几日之久,关键他如今所要面对的可不单单是一群普通的士卒,甚至其丑、郭汜、牛辅等一众西凉军将领。

    这些将领一个两个倒也罢了,他曹仁也不是吃干饭的,就算是对上颜良、文丑,也不是不能够斗上一阵,关键一下子近十名将领率军冲阵,要不是曹仁狠心将心腹亲兵押上的话,怕是虎牢关早就被攻破了。

    看着四周倒在地上的士卒,曹仁不禁轻叹一声,目光向着京师方向望去,口中轻声嘀咕道:“孟德,你要是再不率军前来的话,怕是就只能为我收尸了!”

    曹操就在楚毅的手下听用,就相当于是曹氏的命脉被楚毅给抓在了手中,曹氏众将要是敢有丝毫的异动的话,那就相当于是要曹操去死。

    若非如此的话,凭借曹操同袁绍之家的交情,曹仁再怎么也会放水放袁绍一马的。可是如今,为了不牵连曹操,面对袁绍,曹仁也只能够狠下心来将之拦在虎牢关之下了。

    很快在几名亲兵的统计之下,虎牢关三千士卒如今已经战死近千人,伤者更众,尚且可堪一战者,只剩下千人左右。

    得到这般的消息,曹仁暗暗的松了一口气,有这些人马,他至少有把握还能够再坚持一阵,就是不知道城下的袁绍、丁原等人是否还会如此不计损失的攻城。

    却说城下一片脸面的大营,正是汇聚了西凉残部以及丁原所部的大军,两方加起来差不多有三万多人马。

    张济、樊稠等人一番考虑之下,最终选择了听从李儒的建议,率军投了袁绍,再加上郭汜、牛辅虽然说没有表态,但是也愿意同袁绍共进退,一下子就让袁绍从只有颜良文丑两员将领变成了拥兵上万。

    手下一下子有了上万可用之兵,袁绍的底气自然是十足。

    然而这会儿袁绍的脸色却是相当之难看,大帐之中众将的脸上都非常的不好看,毕竟他们数万大军竟然被人拦在城下那么久,如果说是证明攻打虎牢关的话,那倒也罢了,谁都知道虎牢关正面是如何的易守难攻,关键他们是从背后攻打虎牢关啊,其难度几乎下降了十倍之多,就算是如此,他们损失那么大都没有能够攻破虎牢关,这要是从证明攻打,岂不是就更加的困难了吗?

    丁原捋着胡须坐在那里,面色阴沉看了袁绍一眼道:“本初,我们已经填进去了三千多士卒,照这般架势的话,想要攻破虎牢关,恐怕还要再填进去更多的士卒……”

    三千士卒差不多已经占了他们所有兵马的十分之一多了,放在这个时代,一支军队死伤十分之一多能够不崩溃那已经可以称之为精锐了。

    倒也怪不得丁原面色那么的难看,毕竟这些可都是精锐,死伤任何一个都会让人心痛,更何况一下子死伤这么多。

    最关键的是这些还都是精锐骑兵,结果却是如同步卒一般攻城,死的也太不值得了。

    袁绍心情何尝不憋屈啊,要知道先前他得知虎牢关守将乃是曹仁的时候,袁绍可是拍着胸膛向丁原保证虎牢关轻易可下。

    然而让袁绍失望的是,曹仁根本就没有念在他同曹操的交情放水的意思,别说是放水了,甚至亲自率军上阵鼓舞士气,若非如此的话,他们又怎么可能会损失如此之惨重。

    深吸一口气,袁绍咬了咬牙眼中闪过一道狠色道:“已经有消息传来,楚毅正在点起大军,怕是明日就能够抵达虎牢关,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若是不能够在日落之前越过虎牢关的话,等着我们的将只有死路一条。”

    说着袁绍看向丁原道:“大人,是时候下定决心了。”

    丁原微微一叹道:“罢了,如今也只能不顾将士死伤放手一搏了。传我将令,命令全军将士饱餐一顿,一个时辰之后,尽起大军,全力攻城,不破城池绝不收兵。”

    先前丁原一直顾惜手下的将士,不愿意白白的损失太多的士卒,所以并没有放手攻城,但是就如袁绍所言,如今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再不拼命,怕是就没有机会了。

    残阳如血一般,一股微风拂过带起一股股血腥之气,身披染血甲胄立于城墙之上的曹仁此刻看着下方黑压压一片的数万大军的时候不禁面色变得无比难看起来。

    几名曹氏亲兵立于曹仁身旁,其中一人忍不住向着曹仁道:“兄长,看这情形袁绍他们这是要拼命了啊,我们就算是拼了性命,恐怕也挡不住啊。”

    曹仁看了曹洪一人,曹仁被楚毅任命为虎牢关守将,曹操却是不放心,暗中调了曹洪、夏侯渊两位族人相助曹仁。

    若非有曹洪、夏侯渊二人鼎力相助的话,单凭曹仁还真的挡不住颜良、文丑、郭汜等一众将领的攻势。

    可是如今就算是自负如曹仁、曹洪、夏侯渊几人看着下方黑压压一片的士卒也是彻底的丧失了守住虎牢关的信心。

    毕竟他们所面临的并非是正面攻城的士卒,如果说是正面攻城的话,他们三人绝对有把握凭借三千士卒阻拦数万大军,就算是月余时间都不是什么问题。

    关键现在他们面对的是来自于背面的攻势,能够坚守到这般的程度那已经是相当的不容易了。

    曹仁深吸一口气,缓缓的闭上双目,再睁开双眼之时,眼中闪过一抹厉色道:“传我令,大开城门,所有士卒聚集城中将军府。”

    曹洪、夏侯渊闻言皆是不由的一愣,一脸惊愕的看着曹仁,曹洪性子耿直几乎是当场便开口道:“兄长何意,就算是死,我们也要拼上一把啊,这般大开城门,岂不是任凭对方宰杀吗?”

    倒是夏侯渊捋着胡须,眼中隐隐有精芒闪过,缓缓点了点头道:“如此赌上一把倒也不差,想来袁绍应该明白我们大开城门的用意。”

    听夏侯渊这么一说,曹洪不禁露出迷惑之色,看看夏侯渊,再看看曹仁,似乎只有自己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一拳砸在城墙之上,曹洪咧嘴道:“罢了,孟德说过,让我一切听两位兄长吩咐便是。”

    很快守城的将士如同潮水一般退下,并且在曹洪、曹仁、夏侯渊的率领之下退往城中将军府所在。

    城门洞开,正一鼓作气准备豁出去,哪怕是拼着损失一些士卒也要攻破城池的袁绍、丁原等人看到那洞开的城门的时候不禁愣住了。

    就算是冲锋当中的士卒看到空无一人的城墙以及那洞开的城门也都禁不住放慢了脚步,满是犹豫以及怀疑之色看着那洞开的城门。

    实在是这太过反常了,要知道先前曹仁留给他们的印象太过深刻了,守起城来简直就是滴水不漏,那么多的兵马攻城都没有能够攻下,这会儿却是这般情形,让人如何不担心犹豫。

    丁原皱了皱眉头道:“本初,这……这莫非是有什么阴谋诡计不成?”

    袁绍却是死死的盯着那空无一人的城头以及洞开的城门,沉吟了一番,忽然之间放声大笑道:“真是天佑我等,大人请下令,所有兵马即刻穿城而过,绝不许停留。”

    正说话之间,一道身影出现在袁绍身旁,赫然是袁绍手下大将颜良,只听得颜良低声道:“主上,紧急军情,楚贼兵马已经濒临虎牢关,至多还有两个时辰便能够赶到。”

    “什么!”

    袁绍面色为之一变,看向颜良道:“先前不是说楚毅尚未起兵吗,怎么会如此之快。”

    颜良神色肃穆道:“据说是楚毅亲率吕布以及三河精骑马不停蹄而来。”

    深吸一口气,袁绍道:“入城,速速入城,颜良、文丑,尔等即刻封锁楚贼援军将至的消息,绝对不许任何消息传入城中,否则曹仁等人绝对不会让我们如此轻易逃离虎牢关。”

    如果说原本袁绍心中还有几分犹豫,是不是趁机占据虎牢关,但是现在得知楚毅兵马即将赶到,他当即便打消了心中的贪念。

    别到时候虎牢关没有占据,却是引得城中曹仁等人拼死缠住他们,真等到楚毅赶来,他们可就损失大了去了。

    丁原显然也是同袁绍一般的想法,二人对视一眼,当即命令大军以最快的速度穿过虎牢关。

    数万大军如同潮红一般穿过虎牢关,而这会儿颜良文丑二人齐齐出手,足足拦下了三波传达楚毅命令的使者,愣是让城中的曹仁等人没有收到任何关于楚毅的消息。

    亲率三河精骑而来的楚毅这会儿正向着曹操道:“曹家当真是人才鼎盛,令弟果真不愧有大将之才,仅仅以三千兵马,竟然能够将拥兵数万之中的丁原、袁绍等人拦于城下,此番若是能够一举覆灭袁绍、丁原所部,令弟曹仁当为首功,楚某定亲自上表天子,为其请功,曹家将再出一列侯也!”

    曹操闻言连忙道:“侯爷谬赞,子孝不过是恪守本份罢了,能有今日之功,全赖侯爷调度有方。”

    看了曹操一眼,楚毅笑道:“孟德大可放心,只要曹氏不学袁本初、公孙瓒这些乱臣贼子,楚某可保曹氏公侯万代,富贵不绝。”

    曹操脸上露出几分感动之色道:“侯爷大恩,曹氏没齿难忘,定为侯爷效犬马之劳!”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