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6章 叮嘱


本站公告

    “老陶,我去做手术了,科室里的日常工作就交给你了。”霍从军握着陶主任的手,依依惜别。

    陶主任是马上就要退休的人了,也是最不会争抢主任权力的人,霍从军向来对他是比较放心的。

    老陶亦是颇为感慨:“你放心的去吧,家里的事儿,小事儿我尽量办好,办不好的,我都跟大家商量着来。”

    霍从军翻个眼皮儿,知道老陶前半句是跟自己开玩笑呢,也当没听见,只是重重的拍两下陶主任的手,满眼的希望,道:“老陶,你做事我是放心的,所以啊,你能做的事,你尽量做,你做不了的,要么给我打电话,要么就找凌然商量,实在不行,就找左慈典问问看,别搞人头民主。”

    陶主任原本是按照以前做事的模式说话的,一听霍从军的话,明白了,再笑笑道:“那我理解了,我就扶凌然一程。”

    “哎,你理解就好。凌然的技术是不错的,咱们得给他发挥的空间。他能在急诊安下心来,多难得。大家也都是有好处的,你说是吧。如果有人反对,那他绝对是居心不良,是想搞政变的野心家,咱宁可分裂,也不能容了他。”霍从军说的郑重其事。

    科室主任的权力,在科室内是只手遮天的,但没有终极解决手段。所以,权力失衡最强烈的表现,就是科室分裂。

    霍从军能允了科室分裂,足以说明他的决心。

    陶主任再次点头,也拍拍霍从军的手:“我都理解了。”

    “你还有什么要求?”霍从军深深的看着陶主任的眼睛。临退休的主任医师,也是有自己的算盘的。典型的比如要求高薪返聘,要求坐门诊或者保留几年的办公室,还有的甚至要求保留此前的项目和学生以待完成等等。

    陶主任的眼中,洇出了泪水:“放开我的手。”

    ……

    “老杜,我不在的时间,你也要多费心。”霍从军转了一圈,守到了刚下手术的杜副主任,又握住了他的手,言辞真诚,道:“我这次做了手术,还不知道多久能清醒,多久能出icu,到时候,多久能下床,甚至会不会出别的问题……总之,就算我人不在了,希望急诊中心的工作,不要落下来。”

    “那肯定的。您放心,不管您是在医院里也好,还是在修养期间,我这边的工作一定保质保量的完成……”杜副主任连忙答应。他是霍从军的论文小王子,乃是随随便便一个月能水小十篇论文的主儿,手底下也是带着几名能兵干将,算是撑起科室的一面承重墙,也是霍从军着重要确定立场的高级医生。

    霍从军对他的表态也算满意,于是又拍了拍他的手,依旧走悲情路线:“等我这边好起来,我再请你喝酒,当然,可能要等一阵子了。毕竟是心脏手术,虽然是凌然给我做,可也很难说说得上结果如何……”

    “凌医生做,肯定是没问题了,我听人说,他在京城做的手术,效果都相当好。”杜副主任恭维着。

    “凌然的技术没得说,要不是我拦着,狄院士早都把凌然给我挖走了。他做手术,我也放心。”霍主任说着叹口气:“但咱们都知道,手术的事,医生做好自己的工作,也有概率失败,我这边也是希望考虑的周全一点,不管手术做的怎么样,咱们云医急诊中心的牌子,依旧要挂的高高的,你们也要坚持岗位,帮急诊中心,帮凌然度过这段时间……”

    霍从军说的言辞戚戚,杜副主任只好配合的给出一个苦涩的脸:“您放心吧……”

    “听你这么说,我也就放心了。”霍从军再拍拍杜副主任的肩膀,又转身去给其他医生说话。

    急诊中心最近几年下来,扩张的也有些规模了,近百人的医生团队,有副高和正高级的医生,还有高年资的医生,另有一些关系户和性格较特殊的医生。

    霍从军为了杜绝后患,基本是一个个的聊了下来的。

    而急诊中心的气氛,也随着霍从军的聊天,渐渐变的凝重起来,大家自觉不自觉的,都有些不好的联想。

    霍从军依旧是一个个的聊过去。

    “郑培,你今天也是转主治了吧?好好干,跟着凌然多学点东西。”霍从军路过资深住院医郑培的身边,顺手就拍拍他。

    郑培连忙应声:“一定的……”

    “行,有问题再找我,或者找凌然。努力点。”霍从军再叮嘱一句,继续向前。

    “赵乐意。最近给老婆买包了没?有没有存点钱?……凌然以后做专业手术的时候多,但急诊这一块,你们也不能懈怠……大急诊不是我一个人的大急诊,是所有人的大急诊……好好干。努力点。”霍从军又从资深主治赵乐意身边走过,甩脸又是一番教育。

    赵乐意乖巧play。

    霍从军点点头,继续向前。

    周医生忽然从横里插了过来,正正巧的站到了霍从军的右手旁,也就是霍从军方便握手和拍肩膀的位置。

    霍从军看看周医生。

    周医生看看霍从军。

    霍从军叹口气。

    周医生睁大着眼睛看向霍从军,眼中似乎有着浪子回头金不换的点点星芒。

    “小周啊。”霍从军缓缓开口。

    “主任。”周医生也splay了乖巧。

    霍从军在周医生的眼神中,常规开口:“我不在的时候呢……”

    “恩。”

    “把肚子减一下,别长胖了。”霍从军拍拍周医生的肚子,从他身边经过。

    ……

    午后。

    两名自克利夫兰远道而来的医生,穿戴整齐,带着团队成员,一起进入到了云华医院急诊中心的1号手术室。

    他们是两人共享一个团队以节省成本,但就气势而言,还是拿捏的死死的。

    总共五名老外,有黑有白,又高有矮,看着就非常有国际化的感觉。

    这一次,也不止是急诊中心的医生们,甚至不止是云华医院的医生们,而是半个云华市医学界,都有人来参观手术。

    今时不同于往日,现在的医学界,对于外国医生的敏感度已大大降低了,不是著名医院的医生,并不会得到这种自发式的聚集。

    大部分时间,外国医生来中国,就只能在同一个学科范围内引起反响。

    克利夫兰心脏中心的外科医生,却是瞬间引爆云华。

    这已经不是费用的问题了,能不能请来才是第一位的。

    当参观室里的医生们,看到克利夫兰心脏中心的医生,拿起手术刀的时候,更是在参观室里兴奋成一片。

    与此同时,凌然也将霍从军端上了手术台。u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