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制定规则


本站公告

    随着阿蒙面前的克莱恩变成“愚者”牌,整个房间也一下缩小了,显露出了原本的模样。

    它是一个略带腐蚀痕迹,融入了“源堡”气息的铁制卷烟盒。

    克莱恩的身影凭空浮现,在整个“愚者”神国崩塌,恢弘宫殿重现的过程中,握住了这个装载着“愚者”牌和阿蒙真身的容器,猛然将它合拢。

    他没奢望过靠这么一件物品就能封印住执掌着“门”途径相关权柄的阿蒙,只是以此争取点时间,找到机会将阿蒙扔出“源堡”,拿回主动权。

    可就在这个时候,穿着黑色风衣的克莱恩动作停滞了。

    他另外一只手从虚空里拿出块水晶单片眼镜,将它凑向了自己的右眼。

    他的身后,戴尖顶软帽穿古典黑袍的阿蒙飞快勾勒而出,眼眸略显幽黑和疯狂地笑道:

    “你什么时候产生了我没用分身的错觉?”

    祂话音未落,被“寄生”的克莱恩身影急速变薄,变成了一个剪裁粗陋的纸人。

    克莱恩谨慎为重,同样没用本体,依靠的是“嫁接”了“灵体之线”的纸人替身。

    他很清楚,和阿蒙争斗,宁愿放弃机会,也不能犯错,一旦犯错,在“bug”的压制下,很难再扭转局面。

    对于猎物变成纸人的情况,阿蒙似乎一点也不例外,只是抬手轻抵了下水晶磨成的单片眼镜。

    恢弘宫殿的另外一头,戴礼帽穿风衣的克莱恩不受控制地从“愚者”自带的隐秘中走了出来。

    他右手沉重抬起,艰难地从虚空里摸出了一个水晶磨成的单片眼镜,一点点一点点地将它往自己右眼位置凑去。

    这个过程中,克莱恩的表情满是抗拒,相当扭曲,仿佛已无法控制自己的手。

    阿蒙半是疯狂不可控制半是悠然地笑道:

    “你可以用纸人代替自己,纸人也可以代替你。

    “它被‘寄生’等于你也被‘寄生’了。

    “任何事情都是相对的,都存在漏洞,没有一个非凡能力是无法破解的,可以适用于任何场合。”

    祂利用纸人替身和本体间的联系,主动制造了一个“bug”。

    虽然阿蒙看起来因半疯控制不住自己说话的**,但这不影响祂全力侵蚀克莱恩,一点点加强“寄生”,让对方真正地戴上单片眼镜,变成自己。

    这时,克莱恩的身体突然崩溃了,主动地崩溃了。

    他分裂成无数条透明扭曲的蠕虫,向着四面八方游走。

    这些“灵之虫”里,混杂着好几条有十二个环节的“时之虫”。

    严格来讲,哪怕是“灵之虫”这种可以很微小的生物,阿蒙的“时之虫”也能强行“寄生”,但克莱恩在分裂时,主动用了“愚弄”权柄,混淆了时间的先后,“痴愚”了那几条“时之虫”,让它们直到最后才分裂出来,没跟上大部队,没找到“寄生”的目标。

    下一秒,“源堡”内的场景又发生了变化,克莱恩又一次使用“诡秘之境”能力,创造了新的“愚者”神国。

    阿蒙瞬间置身在了一个房间内。

    这里铺着淡黄色的厚地毯,悬着水晶制成的吊灯,每一面墙壁上都有一扇门,不知通往哪里。

    同时,四面墙壁上还挂着描述各种眼睛的油画。

    不需要做特别的审视,阿蒙只是看了一眼,就知道那四扇门对应不同的效果,主要作用是拖延自己的行动,为后续的准备创造足够的时间。

    这位“错误”先生微勾嘴角,将目光投向了脚下。

    祂随即伸出右拳,舒展开五指。

    那层淡黄的厚地毯上,顿时出现了一扇虚幻的门。

    这门快速游走了一秒后,固定下来,无声打开了。

    可是,伴随着这扇虚幻之门的打开,房间四周的门也诡异地产生联动,发出了吱呀的声音,跟着打开!

    几乎是同时,一片漆黑的荒野里,一座通往天空般的阴影高塔内,克莱恩正拿着“许愿神灯”,解除了“特伦索斯特黄铜书”附加的“愚弄”效果。

    “许愿神灯”的灯芯一下燃起,喷薄出了粘稠的淡金光芒。

    这些光芒随即形成了一道扭曲而模糊的身影。

    克莱恩没考虑向“灯神”许愿,将贝尔纳黛背负的愿望次数转移到自己身上并改变“许愿神灯”的权属,因为这只会有一个结局,那就是他当场死亡,依靠“奇迹师”的能力,从历史迷雾中归来。

    正常来说,这是一个脱困的好办法,尤其克莱恩还能复活好几次。

    但是,这次的情况与之前截然不同。

    一旦克莱恩死去,就等于他短暂放弃了“源堡”主人的身份,让这里变成阿蒙们的乐园,让祂们可以不受阻碍地利用这份源质。

    这样的情况下,阿蒙完全可以“愚弄”历史,干扰命运,压制克莱恩的复活,让他真正死去。

    最克制一位非凡者的绝对是比他层次更高的同途径强者。

    所以,克莱恩目前的方案是,利用“灯神”的位格,更好地使用“特伦索斯特黄铜书”。

    ——如果没有“灯神”施加一定的影响,“特伦索斯特黄铜书”制定的规则肯定不会偏向克莱恩,它只会无差别地限制自己之外的所有存在。

    随着“灯神”那淡金而模糊的身影成形,“特伦索斯特黄铜书”带着金属碰撞声,飞快翻到了可以书写的后半部分。

    没有一点间隔,黄铜书页上出现了新的条文:

    “此地禁止偷盗!”

    按照克莱恩的想法,现在最适合的条文应该是“此地不允许偷盗行为存在”,因为前一个条款属于法律性质,若是有谁偷盗,它不可能提前阻止,仅仅会在事后给予处罚,而且,偷盗行为的第一次处罚必然轻微,阿蒙们完全可以承受,而后面那个条款,直接限制了类似行为的产生,根本不会存在偷盗。

    可是,“特伦索斯特黄铜书”当前没法做出这种规定,必须等它制定的条款足够多足够严密,本身苏醒到一定程度后,才能办到。

    之前“灯神”是依靠自己与“特伦索斯特黄铜书”间存在密切关系,仗着位格足够高,拼尽了全力,才强行完成了类似规定,此时,祂已是萎靡,没法再做这种事情。

    克莱恩目前只能希望尽可能多地拖延时间,让“特伦索斯特黄铜书”制定出足够多足够严密的针对阿蒙的规则,以配合自身的“愚弄”权柄。

    这个时候,困住阿蒙的那个房间内。

    随着地面虚幻之门的打开,四周真实的门同时摇晃,出现了裂缝。

    这会带来多种未知的效果。

    突然,这里响起了仿佛来自无穷远处的钟声。

    阿蒙不知什么时候化成了一个古老斑驳的石制壁钟,壁钟上面,由“时之虫”构建的秒针猛地停顿了一下。

    当!

    钟声回荡中,房间内的所有事物都陷入了奇怪的凝固,包括那四扇大门。

    唯一的例外是阿蒙,祂变回戴尖顶软帽,穿古典黑袍的模样,噙着笑容,不慌不忙地抬起左手,握紧了五根手指。

    下一秒,奇怪的凝固被打破了,即将敞开的四扇真实之门哐当一声又合拢了,没留一丝缝隙。

    阿蒙的身影随之下落,钻入了地面那扇未被关闭的虚幻之门内。

    刚通过这种方式离开房间,祂就发现自己来到了一片漆黑的荒野里,远处有一座插入天空般的阴影高塔。

    高塔内部,克莱恩面前的“特伦索斯特黄铜书”已形成了第二条规则:

    “此地禁止诈骗!”

    阿蒙虽然看不到这一幕,但却仿佛感应到了什么,毕竟一位以欺诈规则为乐的高位者毫无疑问能察觉到规则层面的变化,否则没法准确地找到其中的漏洞。

    祂当即抬起手,正了下夹在右眼眼眶内的单片眼镜。

    那水晶磨成的单片眼镜表面,炽白纯净的光华喷薄而出,照亮了整片荒野,让这里再也没有任何隐秘可以存在。

    这是祂之前送给克莱恩,又从克莱恩“本体”处收回来的“永昼”!

    这样的环境下,那座阴影织成的高塔一寸寸消融了,克莱恩漂浮于半空,一手拿着“许愿神灯”,一手提着“星之杖”,身前是摊开的“特伦索斯特黄铜书”。

    阿蒙顺势伸出了之前扶单片眼镜的右手,隔着很远的距离,将克莱恩的“投影”攥到了掌心。

    他的身后,在“永昼”环境下拖出的那道阴影一边越来越淡,一边有生命力般扭曲了一下。

    无声无息间,阿蒙开始“窃取”克莱恩的种种非凡能力。

    祂并没有特意去寻求“愚弄”权柄,而是选择了随机,这能有效提升成功率。

    不过,光芒一闪后,落入祂掌中的却只是一张简陋的纸人。

    “嫁接”!

    啪!

    阿蒙背后的阴影被无形的鞭子抽打了一下,而祂本身毫发无损。

    祂创造错误,以影子代替了自己。

    紧接着,阿蒙笑了起来,声音回荡在了克莱恩的耳畔:

    “‘灯神’,我也可以承诺将你送回星空。

    “你看,我没有受到处罚,这说明我不是在诈骗。”u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