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主场“优势”


本站公告

    app2();

    阿蒙说话的时候,克莱恩看似在听,实际却已尝试起离开“源堡”。

    这绝非他想要放弃或投降,也不是他太过胆小,下意识就先考虑躲避,而是认为这是当前情况下的最优解:

    若留在“源堡”,克莱恩将面对三大难题:

    一是他刚晋升“愚者”,本身状态极度不稳定,得分出大部分精神来压制“福生玄黄天尊”复苏的意志,二是没法获得盟友们的帮助,只能单独奋战,三是在大家都能影响“源堡”的情况下,克莱恩即使要比阿蒙更进一层地掌控这份源质,也没法体现出压倒性的优势,甚至会因对方擅长利用漏洞,创造“Bug”,被祂干扰得难以很好地使用“源堡”,与对方处到同一个层次上。

    这样一来,序列0的“愚者”面对半疯的“错误”和“门”双途径真神,哪怕不是百分百失败,获胜的概率也极为渺小。

    而抓住机会,脱离“源堡”后,克莱恩将立刻获得盟友们的帮助,逆转双方的处境:

    阿蒙要是追赶,克莱恩将干扰祂返回“源堡”的举动,让祂直面自己的盟友,那个时候,“原初魔女”肯定不会再出手,远古太阳神未必还能于短时间内再现半个旧日的威能,以“黑夜女神”为首的六位正神足以解决阿蒙。

    即使掌握了“错误”和“门”两个领域所有权柄的阿蒙不是那么好杀死,正神们也肯定能削弱祂,封印祂,等克莱恩稳定住精神状态,对“源堡”的掌控加深后,再有针对性地杀死祂。

    这样的进程几乎不可逆转,哪怕远古太阳神依旧能爆发出之前那种位格、层次和实力,也没法改变——祂的极限看起来是同时压制三位正神,这其中还不能包含“黑夜女神”。

    当然,外神们毫无疑问不愿意看到新的“诡秘之主”诞生,一旦出现类似情况,祂们必然会尽力干扰,不让阿蒙陨落,但在世界屏障还未崩坏前,祂们能施加的影响相当有限,未必能产生太大的作用,就像之前,克莱恩认为“宇宙暗面”和“被缚之神”可以发挥的实力加起来都低于“隐匿贤者”。

    即使真的被外神们影响了局势,克莱恩也没有太大的损失,反正那些存在也不会允许阿蒙反向干掉他,他可以从容找地方躲避,稳定精神状态,等到准备妥当,再重新谋划——“黑夜女神”的迷雾小镇就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阿蒙如果不追赶,依旧留在“源堡”内部,克莱恩则可以凭借自己“源堡”主人的身份和随时可以影响里面各种事务的掌控力,让阿蒙在“源堡”内什么都干不成,哪怕想通过深红星辰对付塔罗会成员,也办不到。

    总之,祂们谁想更好地利用“源堡”,都会非常困难,但破坏对方的尝试绝对简单。

    这样的僵持下,克莱恩完全有空闲稳定自己的精神状态,加深对“源堡”的掌控,一点点扭转局面。

    到了最后,阿蒙要么逃和躲,要么让“福生玄黄天尊”彻底复活,拉着克莱恩一起死。

    所以,虽然没时间分析太多的利弊,但克莱恩还是迅速就得出了判断:

    现在离开“源堡”是最优的选择。

    可是,他的意识刚下沉至“源堡”的边缘,就看到了一块水晶磨成的单片眼镜。

    这事物及时出现,破坏了克莱恩的脱离。

    “你觉得我会留下这么明显的漏洞?当然,你也随时可以阻止我离开‘源堡’。”阿蒙右手食指弯曲,抵着单片眼镜的下方笑道。

    祂坐的那张椅子背后,璀璨光辉勾勒的符号急速变化,时而由寄生、时间、命运对应的象征杂糅而成,时而是一扇扇层层叠叠的“门”。

    这两种不同的符号交替出现,没法真正地固定下来。

    克莱恩没去听阿蒙说什么,脱离刚一失败,他就制造出了真正的“诡秘之境”,完整的“愚者”神国。

    阿蒙的眼前,光影瞬间变化,带来了恢弘宫殿、斑驳长桌和华丽高背椅的消失,带来了一座古老城堡的浮现。

    这古老的城堡具体长什么样子,阿蒙并不清楚,因为他正站在城堡内部的一条走廊上,仅能感知到“源堡”的种种变化,看见视野所及的有限景象。

    这条走廊异常的阴森和幽暗,两端似乎没有尽头,每隔很长一段距离才有一个银制的典雅烛台,烛台之上,光芒昏黄而黯淡。

    走廊的两侧有一扇又一扇紧闭的暗红木门,似乎连通着不同的房间。

    而所有的房间,里面都没有一点声音,不知分别藏着什么。

    阿蒙随意地扫了一眼,饶有兴致般笑道:

    “有点意思。”

    作为最强大的“解密学者”,祂当然清楚这是一个神国,而且是不能用蛮力去打破的那种神国。

    这是因为每一扇门都和不同的事物“重组”到了一起,强行打破不知道会触发什么效果——阿蒙并不会小看一位序列0“愚者”的能力和智商,不打算就此体验多重惊喜和意外。

    不过,当神国的规则固定下来后,神国的主人也会在一定程度内受到限制。

    简单来说就是,克莱恩此时必然在其中一个房间内,不会是别的地方。

    获得了好处,就要背负相应的责任。

    “想靠这种方式拖延时间,稳定精神状态?”阿蒙不知是在对谁说话般低语了一句。

    然后,戴着尖顶软帽,穿着古典黑袍的祂走到了最近那扇暗红木门前。

    木门上没有孔洞,让人没法看到里面的具体情况。

    也就是说,不打开房门的情况下,阿蒙很难知道克莱恩是否在这里。

    嘴角微微勾了一下,阿蒙伸出右手,在那扇暗红木门上画了一个竖着的长方形。

    长方形的内部,点点星光冒出,旋即变得透明,显现出了房间里的场景。

    阿蒙依靠“门”的权柄和“Bug”的能力,强行在门上开了扇窗户而不触发效果。

    接着,祂将目光投向了房间内部。

    那里面没有桌椅、地毯和其余家具,而是一片蔚蓝的大海。

    “果然,将这扇门和外界大海组合在了一起。”阿蒙一点也不意外地笑了笑。

    一旦祂拧动这扇门,祂将直接脱离“源堡”,出现在那片大海里。

    而那个时候,在克莱恩有防备的情况下,祂想再次进入“源堡”,几乎没有可能,就像克莱恩现在无法离开“源堡”一样。

    这就是阿蒙不强行破坏“愚者”神国,而是一扇门一扇门打开的原因。

    ——破坏会导致类似的,重复的效果一遍又一遍影响阿蒙,即使有再多的漏洞可以利用,祂也没法完全豁免。

    收回目光,阿蒙走到了对面那个房间前,按照刚才的方法,在门上开了个窗。

    可是,这一次,里面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见。

    阿蒙抬手捏了捏单片眼镜的上下边缘,轻咳了一声。

    祂的身影顿时分裂成了两道。

    阿蒙的数量增加了。

    被分出来的那个阿蒙看了站在原地的阿蒙一眼,啧啧道:

    “为什么你不自己去寻求刺激?”

    说话间,这个阿蒙伸出右掌,握住了那扇暗红木门的把手。

    祂刚有拧动,表情突然变得呆滞,直直坐了下去,仿佛失去了思考能力。

    “愚弄效果。”站在原地的阿蒙微微点头。

    已然痴愚的那个阿蒙顿时坍缩,变成了一条有十二个环节的透明虫豸。

    一点点非凡特性从中析出,回归了阿蒙的身体。

    祂依靠对漏洞的利用,规避了分身遭受负面效果对真身的影响。

    等到非凡特性全数回归,阿蒙放出一团窃取来的火焰,烧掉了那条“时之虫”的尸体。

    慢悠悠做完这件事情,祂抬起头来,正了正右眼的单片眼镜。

    那水晶磨成的单片眼镜上,无数符号、花纹、标识凸显了出来,飞快游动,或交织,或重组,或变化,仿佛在演算着什么。

    这是“解密学者”解密之能和“星之匙”定位权柄的结合。

    阿蒙刚才的两次尝试主要是搜集情报,把握规则,为接下来破解“愚者”神国的奥秘做准备。

    很快,那些符号、花纹、标识在单片眼镜上组成了一幕场景:

    一扇暗红的木门后,身周延伸出几根滑腻触手的克莱恩坐在高背椅上,冷静地注视着入口。

    阿蒙的嘴角咧了起来,身影一闪,直接就出现在了那个房间内。

    但是,祂眼前的一切却突然坍缩了。

    那个有着“愚者”气息的克莱恩飞快变薄,化成了一张纸牌。

    纸牌之上,罗塞尔.古斯塔夫戴着华丽的头饰,穿着五彩的衣物,扛着手杖和行李,眼中满是憧憬。

    “愚者”牌。

    “亵渎之牌”里的“愚者”牌。

    克莱恩知道,单纯依靠“纸人替身”,哪怕附加了“愚弄”效果,“嫁接”了真实的气息,也没法欺诈到阿蒙这位顶级“诈骗师”,所以,他用了有对应聚合能力的“愚者”牌做纸人。

    “源堡”虽然没法再利用,但这里毕竟是克莱恩的主场,有他的杂物堆,有他搜集的各种物品,有刚收获的“特伦索斯特黄铜书”和借来的“许愿神灯”。

    PS:晚上七点有加更。

    app2();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