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权柄


本站公告

    “知识与智慧之神”的总部,那座白色的高塔内。

    被困在地底的卢卡.布鲁斯特完成祈祷后,将注意力放回了封印加强这件事情本身。

    他想研究下究竟是怎么一个情况,看能否破解出其中蕴藏的奥秘,以此发明一些秘术。

    一层一层下行间,一件封印物一件封印物检查中,卢卡突然愣住,停下了脚步。

    他的表情变得颇为迷茫,不知道自己接下来是该先迈左脚,还是右脚。

    这似乎是一个非常深奥不那么容易想明白的问题。

    南大陆,一座属于“黑夜女神”的教堂旁边。

    伦纳德端起了本地特产咖啡豆现磨成的咖啡,想要抿上一口。

    这个过程中,他的思绪不自觉转到了门窗的紧闭、天空的大亮上,想要弄清楚究竟出了什么异常。

    可是,他没法离开当前房间,被封闭在了这里,而老头帕列斯.索罗亚斯德陷入了奇怪的沉默,一直没回答他的问题。

    幸运的是,这没附加什么危险,所以伦纳德还能安心地坐在位置上,以想法代替行动。

    不知过了多久,他低头望向了重新放到桌上的咖啡,微皱起眉头,疑惑自语道:

    “我刚才想做什么?”

    罗思德群岛,被隐秘的拜亚姆城内。

    达尼兹对环境的变化毫无察觉,认真地摆弄着接到了自己房间里的有线电报机。

    “黄金梦想号”最近又来到苏尼亚海,停在了有电报的某个港口,达尼兹想盛情地邀请他们来拜亚姆做客,见识一下神使大人的体面。

    如果可以,他希望“黄金梦想号”能以拜亚姆为母港,这样一来,他随时可以回到船上,参加冒险,寻找宝藏,同时,还能有选择地听一听船长讲课。

    作为十项全能的人才,达尼兹毫无疑问掌握了拍发电报的全部知识和技巧,此时,他坐在机器前方,手指飞快按动,将脑海里构思的话语一句又一句发了出去。

    最初阶段,他思路清晰,言辞得体,因此有点小得意。

    渐渐的,他眼睛发直,双手不停,似乎全凭本能在那里操纵。

    等到电报拍发完毕,达尼兹吐了口气,拿起杯子,咕噜喝了口啤酒。

    “比我预想得速度快,就算以后失业,我也能去电报局找一份薪水不错的工作。”达尼兹有点骄傲又有点忧患意识地想道。

    他随意地拿起了电报底稿,回忆了下刚才拍发的过程,表情逐渐变得古怪。

    “我最后究竟发了什么?”达尼兹忍不住低语了一句。

    他最后似乎大概可能在电报里嘲讽了大副、二副、“铁皮”、“水桶”他们,然后热情洋溢地向船长做了告白。

    “完蛋了,完蛋了……我怎么会把心里话说出去……”达尼兹的脸色一点点变白,怀疑自己刚才被魔药控制了,写的内容竟然没经过大脑。

    他忙要补一封电报,表示刚才那些内容与自己无关,都是安德森故意捣乱,胡闹捉弄的产物。

    这个时候,他才发现外面似乎有点不对,天空灰蒙蒙的,连一丝云彩都没有。

    …………

    星界之中,被“黑夜女神”隐秘掉的存在和事物有一定先后顺序地突破了限制,回到了现实。

    而祂们和阿蒙真身一样,显得有点呆滞,没有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另外,“黑夜女神”也略带迷茫地停在了半空,似乎还没想好接下来该做什么,不过,祂的本能是先做好自我防护。

    被厚棱镜似光斑限制在各自神国内的“风暴之主”、“永恒烈阳”、“知识与智慧之神”同样出现了一定的变化,反击的激烈程度明显降低,给人一种开始自我怀疑,不确定眼前是否为敌人的感觉。

    “灯神”丢下了“特伦索斯特黄铜书”,直接回归了那盏“许愿神灯”内。祂既像是拼到了极限,不得不缩回封印之中,又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下意识做出了躲避。

    刚找回自我认知和清醒意识的安提哥努斯又一次变得茫然,脸上仿佛写满了问号:

    我是谁?我在哪里?我在做什么?周围发生了什么?

    神弃之地内,已黯淡了许多的远古太阳神巨大光影轻叹了一声,再次开口道:

    “要有光!”

    星界之中的光芒随之变亮,刺入了阿蒙真身、分身,“原初魔女”,“隐匿贤者”等存在的“眼”中。

    祂们顿时恢复了清醒,各自抓紧时间,做出了不同的应对:

    那一股股信息洪流猛然发散,融入了周围的各种象征里,瞬间消失不见;

    那一条条蟒蛇般的,顶着眼球的黑色触手急速缩回,不知去了哪里;

    阿蒙的真身凝望了刚晋升的克莱恩一眼,放弃了趁他状态不稳定施加影响的机会,抬手正了正右眼戴着的水晶磨成的单片眼镜。

    祂的身影一下分裂,变成了一扇又一扇似虚幻似真实的门。

    这些门同时打开,又同时关闭,让“黑夜女神”等存在都无法把握到阿蒙真身究竟是从哪里离开的。

    等到阿蒙真身远离,祂的分身们随之淡化,诡异消失。

    这是利用了一个漏洞,将“阿蒙真身远离”等于了“阿蒙们远离”。

    与此同时,远古太阳神膨胀成的巨大光影缩小崩裂,变回了背负着浓郁阴影的亚当。

    这位“空想家”的脚下,那片包容着所有颜色所有可能的大海刹那消散,仿佛回归了地底。

    抬头看了眼星界,亚当经裂口回到了那层阴影帷幕的后方。

    祂和“真实造物主”的融合只是刚刚开始,还未结束,刚才提升至半个旧日的尝试其实相当勉强和冒险——这会让祂们接下来的进度不得不放缓许多。

    星界之中,随着大战的平息,那一幅幅文明画卷和各种植物组成的自然屏障,连同虚幻的红月相继淡去,不知回归了哪里。

    “风暴之主”、“永恒烈阳”、“知识与智慧之神”先是粉碎了神国外面的厚重光斑,然后就安静了下来,和之前一样继续堵着世界屏障的裂缝。

    漂浮于古老宫殿上方的“黑夜女神”收起了漆黑棺椁、黄昏巨剑、鸟型黄金饰品和四条手臂,将目光投向了下方。

    那个半透明的深色斗篷在凸显出面具后,变化成了克莱恩的身体。

    克莱恩一手按着脸上那张若有似无的面具,一手放在小腹间,腰背微微弓着,似乎正承受难以言喻的痛苦。

    他刚抬起脑袋,望向“黑夜女神”蒙着薄薄黑纱的脸孔,身外就浮现出了一件漆黑的斗篷,斗篷的下方,一根又一根滑腻邪异的触手延伸了出来。

    成为“愚者”后,他体内的“福生玄黄天尊”毫无疑问又更进一步地复苏了。

    那疯狂的呓语和嘶吼不断地回荡在克莱恩的耳畔,撕扯着他的精神,让他知道这将是未来的常态。

    “诡秘之主”没有任何办法杀死,即使祂的意志会被时间一点点消磨,祂的精神也将永存,随时可能夺取克莱恩的身体,彻底复活。

    若非刚“杀”了一次“诡秘之主”的意志,让此时苏醒的祂比克莱恩预想得弱一点,克莱恩都怀疑自己未必能撑得过去,只能眼睁睁看着身体崩溃,自己变成另外一个存在。

    当然,他还能请“黑夜女神”帮忙,给自己一滴“永暗之河”的河水,但这绝不是长久的办法,只能拖延一段时间,他终究要面对。

    靠着自身意识和锚,克莱恩平衡起了体内的“天尊”意志。

    这一刻,他竟没有能力开口说话。

    飘于上方的“黑夜女神”轻轻颔首道:

    “你现在最需要的是稳定。”

    说完,祂的身影被一寸寸擦掉,回归了星界中的神国。

    克莱恩侧头看了眼还有点迷茫的安提哥努斯,念头一转,拿走“许愿神灯”和“0-02”这两件物品,返回了“源堡”。

    安提哥努斯坐在半坍塌的宫殿内,坐在巨大的石椅上,有种自己做了很长很长一个梦的感觉。

    …………

    “源堡”内部,克莱恩坐至“愚者”那个位置,专心致志地稳定起自身的精神状态。

    和之前一样,初步稳定前,他没法寻求心理医生的治疗,除非去拜访“空想家”亚当,但那很可能会疯得更加厉害。

    稍有稳定,克莱恩快速检视了下自己获得的权柄:

    它叫“愚弄”!

    它不仅包容了历史、时间、命运、变化和隐秘的部分权柄,还是心灵领域里“盲目痴愚”的象征——这最简单的应用就是降低敌人的智商。

    就在克莱恩打算做进一步研究时,他灵感突有触动。

    “源堡”被谁入侵了!

    而直到对方入侵成功,克莱恩才获得“提示”!

    克莱恩猛地抬起头来,望向斑驳长桌下方,只见那里的灰白雾气不知什么时候形成了一扇门。

    一道戴着尖顶软帽和单片眼镜,穿着古典黑袍的身影从里面走了出来。

    阿蒙!

    这位“错误先生”的眼中染着少许幽黑,笑容显得有点疯狂。

    他悠然环顾一圈,推了下单片眼镜,笑着说道:

    “惊喜吗?”

    克莱恩想要调动“源堡”,驱除对方,却发现阿蒙不知什么时候也拥有了“源堡”的掌控权!

    阿蒙将目光投向了他,拉开一张椅子,坐了下去,呵呵笑道:

    “我放开了对体内‘诡秘之主‘意志的压制。

    “祂是‘源堡’的主人,等于我也是‘源堡’的主人,当然可以进来。

    “这很冒险,即使是我,之前都不敢尝试,但既然你成长到了现在这个程度,我只好冒险了。

    “这很刺激,效果还不错。”

    说话间,阿蒙的衣物底下,蹿出了一道又一道滑腻邪异的触手。

    祂主动让“诡秘之主”部分复活,让自己陷入了半疯状态。

    ps:明天有加更,算是答谢大家吧。u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