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 高渐离刺秦


本站公告

    “此曲,朕怎么没有听过?”

    高渐离一曲演奏完毕,秦始皇忽然皱着眉头问了起来。

    “回陛下的话,此曲乃是草民潜心多年所作之曲,一直没有想出满意的尾声,故而一直没有成曲。今日借陛下大寿华诞,臣终于想出了尾声,故而才演奏出来,以祝陛下万寿无疆!”

    郭栋暗暗地撇了撇嘴,这老瞎子的心理素质可以啊,这马屁拍得十分不催,但是谁又能想到他是个干下得去手,亲手戳瞎自己的眼睛接近秦始皇,潜伏在他身边多年获得信任,只为了不一定能否成功,但是却绝对会十死无生的行刺一击呢?

    “那你再坐近一些,让朕听得清楚一些!”

    “遵旨!”

    看着一脸笑意十分荣幸欣喜的高渐离,郭栋不由得翻起了白眼,曾经和高渐离学过一段时间击筑和音律,在这方面也算是师生的郭栋干打包票,现在的高渐离绝对是内心狂喜的,因为他距离刺杀秦始皇成功又近了一步,而且这一次很有可能就是他最有可能成功的一次!

    但是这么激动狂喜,以及对秦始皇的愤恨都跟着爆发出来的时候,高渐离却能笑的这么开心,这么真诚,这让郭栋不得不感叹他真的是一个疯子!

    所以说古代人不好惹,个个都是特么偏执狂、是个疯子,鬼知道你因为一件什么事情就有无数个人命都不要了一个接着一个不停地来杀你,而且还是那种不管会不会成功,有万分之一可能就会争着抢着杀出来的那种!

    也正是因此,郭栋到了神话世界这么多年,凭借他的身手、那套盔甲和巨斧,以及那些足够武装几百人的枪械炸弹,横扫整个大秦都毫无问题,但是却一直都在想方设法的传扬自己的名声,让自己的名声各种伟光正、高大上呢?

    不只是为了长生药,还是为了尽可能得不得罪这些的疯子!

    不过虽然是个疯子,但是郭栋却不得不承认,能够击筑为曲名传千古的高渐离,在音律上的造诣绝对是十分高潮的,可以说是出神入化的,放到现在绝对是个国际顶尖儿的大师,只可惜马上他就要死了!

    “娘娘,臣顾不了那么多了!”

    看着被高渐离击筑的声音吸引来的玉漱,在饮下了毒酒之后,又夹了被下了毒药的菜,马上就要两种毒药混合而发作,金将军根本就忍耐不住了。

    而郭栋看到金将军那边有了点小骚动,立刻就不动声色的将杯中酒一口饮尽,但是却并没有将空了的爵杯放下,反而拿在手中把玩了起来,好似这不是一个普通的杯子,而是一件传世的珍宝。

    但是实际上,郭栋表面上是在把玩酒杯,但是实际上却是一边感叹着传世佳音马上便要就此断绝,好在自己之前用了好几个月的时间潜心跟着高渐离学习音律,已经学了个七七八八,他就这么死了也不算太可惜,而另一边却是把大部分的精力都放到了不远处的图安王后和金将军的身上,随时准备再一次救驾!

    他刚刚成为了镇边的大将军,十五万大军刚到手,还没有给他们洗脑,怎么可能允许秦始皇在这个时候死掉?

    更何况,此时天星还没有坠落,修建天宫也还没有这个想法,长生药自然还缺了最重要的一位主药,不为别的,就是为了长生药,郭栋也绝不能允许秦始皇在这个时候驾崩!

    因此,当那一筷子菜肴已经到了玉漱的唇边,金将军忍无可忍,连王后都给推到了一边引起了所有的人都注意,打断了玉淑将混合毒药的另一部分也服下后,直接就把手中从琴身上拆下来的暗器对着秦始皇抖手打了过去!

    一来是完成他刺杀秦始皇的使命,为这件事情尽最后的努力,二来,这种小骚乱不会导致宴会终结,玉淑这一次被打断了,下一次还是会有吃下毒菜的可能,只有秦始皇遭到刺杀,才能彻底绝了这种可能性!

    来了!

    郭栋眼中寒光一闪,在金将军对着秦始皇打出暗器的同时,郭栋手中的空酒杯也跟着托收费了出去,整个人更是爆喝了一声:“保护陛下!”

    随即,郭栋状做一位忠臣般,直接向着金将军等人扑了过去。

    然而他刚扑到半路,就被身后高渐离的大吼,以及那几声筑琴砸在龙椅上爆开的巨大声响给拽了回去,在秦始皇反应过来,把高渐离一脚踹下去的时候,郭栋也恰到好处的赶了回来。

    “孽障安敢!?”

    随着郭栋的一声咆哮,以及一只落在高渐离后脖颈的脚收了回去,高渐离的颈骨也被郭栋这一脚给踢了个粉碎,让他没有丝毫感觉和痛苦的,就离开了这个对于他来说污浊不堪的世界。

    这也是郭栋为这个算是自己音律老师的人唯一能做的了!

    至少这样没有痛苦的死去,好过被秦始皇捅个透心凉要好。

    “高师,可惜了您终究还是功亏一篑!”

    看着没有了气息的高渐离,再看看愤怒异常,但是却毫发无伤的秦始皇,郭栋不由得叹息了一声,自己刚刚给高渐离创造了机会,吧所有的人,特别是那些侍卫的注意力都引到了金将军那边,让高渐离得以有机会不被任何人打扰的一连抡动了手里的筑琴三次,结果却依旧没能完成他一辈子的夙愿。

    当然,郭栋可以轻而易举的就把高渐离生擒活拿,然后将之打昏后随便找个借口就带走审问,到时候来个李代桃僵的办法偷天换日就能救下高渐离一命。

    但是除了上边的那个原因,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之前他通过赵高的关系,偷偷进入后宫和高渐离学琴,这件事绝对不能泄露出去,不然的话不说别的,光一个大臣擅入内宫禁地就是个杀头的罪,就为了这一件事,郭栋也不得不亲手杀死高渐离,以保证这件事情只有他和赵高两个人知道!

    在长生药面前,一切都是可以被利用、被伤害,甚至被他亲手毁灭的!

    这是他在进入神话世界之前就定好的基调,为此他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来调整心态!

    这也是为什么他在战狼世界和在神话世界完全就是两个人一般的表现原因所在。

    一个是真性情,而另一个则是为了长生药,不停的伪装、阴狠、毒辣、虚伪……

    二者怎么可能会一样?

    至于郭栋为什么要学音律和击筑,这还不简单么?毕竟他是一个将要进入娱乐圈的人,虽然最初的身份定位是打星,但是有这张靓罃这么个表姐在,音乐这方面的资源不好好利用一下岂不是暴殄天物?

    筑琴、卧箜篌、排箫等乐器的演奏方式在后世已经失传,而一些流传到后世的乐器,其演奏方式和这先秦的上古之音也变的是风马牛不相及,完全是两个性质了。

    学会了这几种失传乐器以及上古之音的演奏方法,就凭这一点郭栋就可以在音乐圈中占有一席之地,而且还是地位、逼格非常高的那种!

    被人行刺,秦始皇别管之前多么开心,这会儿指定是不可能再开心了,于是这场宴会也就这么虎头蛇尾的不了了之了,而郭栋却看着跟在秦始皇背后离开的玉漱的背影,微微的挫折下巴若有所思了起来:“金将军……还真是个痴情的种子,倒是可以利用一下!”

    金将军可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手,而且为了玉漱可以什么都不管不顾毫无底线,只要掌握了玉淑,那么就相当于掌握了金将军的一切,只要不是危害到玉漱的事情,那么就可以放心金将军的忠诚,不为别的,为了玉淑也绝对是百分百的忠诚!

    而掌握玉淑真的很难么?

    对于别人来说可能是的,但是对于郭栋来说却是再简单不过了!

    “看来这图安我还真得走一趟了!”

    郭栋的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只有亡国的金将军眼中才会只剩下唯一的玉漱,那个时候的他才是纯粹的,纯粹的为了玉淑可以什么都无所谓的,可以成为纯粹的一把刀,没有善恶喜好、正邪黑白之分的刀!

    不过在此之前,还要先去一趟匈奴才是。

    “可恶!可恶!这些匈奴竟敢抢占戎狄的地盘,更是胆敢挥军南下围攻北疆,难道是欺我大秦无人么?国舅,朕命你即刻统兵十五万挥军北上,给那些该死的匈奴一个厉害瞧瞧!”

    郭栋的五万百战还生的精锐,还有蒙恬王离各派出来协助郭栋押送战俘和财务的五万兵马,这足足十五万人就屯驻在咸阳城外,而戍守咸阳的兵马不说如今只剩下了四万余人(原本六万,其中一万三成了郭栋镇边的兵马),就算这剩下的人,也都是之前郭栋统领的兵马,但凡郭栋有一丁点的反心,恐怕顷刻间就能够摘下自己的脑袋,坐上自己的龙椅!

    因此郭栋和这十五万大军正是这段时间秦始皇的在喉梗骨,本就在绞尽脑汁的想办法把他们都调开,没想到转眼这匈奴就来帮自己把这最大的威胁从咸阳弄走了!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