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6 张罗婚事


本站公告

    有时人生的某一日,你觉得并无特别,可也许你仅是睡了个懒觉,早出‘门’一刻钟,路换了条常走的巷子..当时看似那么一件无足轻重的小事,才正是改变命运的巨大转折点,只是往往都不可知罢了..

    新年过后若说最最有趣的事情,便是发生在林府。。。

    “蒋府尹喝茶。”

    “是是..”

    京兆府尹略带些局促不安的坐着,端起茶杯轻碰了一下,拿眼角的余光偷偷的看了一眼林老大人,眼见他品过茶放下了茶杯,府尹连忙跟着将手的茶杯放回桌,竟是连什么茶都没有尝出来。

    从前的林府真可谓是概日凌云,高不可攀,并非是对朝廷社稷有什么卓越的功绩,而是这一家打林老大人往数,都是懂得观星象,测天命的人,而林清欢的祖父更是被皇奉为了帝师,如此可见其地位..

    到了林将军这里,虽并未子承父业,可手握重兵,保卫古苍边境安危的重担,却祖那些神乎其技的东西来的更加实在。

    至于林清欢,才是最最特别的存在。他不过是京云云的一青葱少年,无所作为,投了个令人‘艳’羡的好胎,起初的众人都是这般评价..

    直到后来瞧见林清欢本人,别说他与林府之人皆不相同,甚至可说他与这世间之人都有一种格格不入的感觉,秀在外,刚于内,超然出尘亦不失气节风骨..

    明明站在眼前,却觉得这人不该是存在于尘世间的凡俗之人,该是那九天之下来的仙人,故高枕无事如何,枕稳衾温又如何。

    “这年假朝休的,蒋府尹却是很忙。”

    “京兆府负责京治安,虽是年节..确不敢放松..”

    府尹同林老大人坐在一处多少有些紧张,却不至于畏惧,不然不至于林老大人给他下了三次帖子才堪堪登‘门’,再是高‘门’大户又如何,这世人皆有的烦恼,任谁都是逃不掉的。

    至于为何收了三次帖子才登‘门’,府尹想起来已经觉得很给林老大人面子了,许多官宦之家都是回帖致歉,找来各种各样稀古怪的理由打马虎眼,令人不禁怀疑,这些人可是‘春’节猪油吃多了..这可是人人都想要巴结的林府!

    “老夫常年不在京,不知蒋府尹家可有‘女’儿?”

    “这..有的,有一小‘女’。”

    府尹心下一惊,面‘色’转瞬间恢复正常,暗道还是逃不过去,他家的儿‘女’不少,当然那些个庶‘女’在林老大人这种大家的口,是不能算作‘女’儿的。

    “可有婚配,若是没有,蒋府尹以为老夫的次子如何?”

    “这..老大人见谅,小‘女’刚满十四岁,家夫人还想多留她两年..”

    府尹急忙装出一副很是无可奈何的模样,林老大人的脸依旧笑着,盯着府尹的目光却是冷冷的,十四岁还准备留两年,可是不打算嫁闺‘女’了?况且按照林老大人想的,能够嫁到他林府,嫁给林清欢,是有了婚约,都该是着急忙慌的退了,如何...

    “怎么,蒋府尹瞧不我家清欢?”

    “不不不,岂敢,林二少爷品行端正,真真是世间不可多得的好男儿,故小‘女’算过了两年也是不敢高攀的。”

    京兆府尹,在这繁华的偃安城品级虽是不高,其职位却是顶难的一项,有皇权世家,下有平民百姓,他能在这其周旋生存,想来林老大人如何能是他这么个老油条的对手。

    林老大人的脸‘色’更冷了..说来也是讽刺,这事若是放在之前,想要嫁给林清欢的人家绝对能将林府的‘门’槛踩破,自然包括他京兆府尹。

    只人在做出每一项决断的时候,心都会有一杆秤用来衡量,付出的风险及收获的回报是否能够成对,显然,在嫁到林府这一事,整个京的官家都看的清楚,不能!

    林老大人年后忙不迭的开始为林清欢张罗婚事,结果出乎他的意料,先前登‘门’的两名官员一听说他是想要结亲,立刻便推辞,根本是毫不犹豫。

    那二人之后,便没有官员愿意登‘门’,好容易有个京兆府尹,又是这般..林老大人简直要压不住心的怒火,算没有林府的‘门’楣,他的清欢也是许多‘女’子配不的!

    “蒋府尹为父之心老夫明白,既然也是晓得清欢的德行,你我两家可先将孩子的亲事定下,两年后成亲也是不晚..”

    “这..林老大人想必知晓下官乃是甘州人士,在甘州有一规矩,是家长幼结亲有序,若兄长不曾婚娶,下面的弟妹是万不可过越...”

    林老大人的脸满满都是郁燥之‘色’,恨不得立即拂袖而去,却想到他是在自己的家。又是一个借口,堵得林老大人没话说的烂借口,这一来二去,遇到的全是这副情况,林老大人如何会听不出看不懂?

    倒是也有愿意的人家,如宫的贵妃娘娘,但凡林老大人愿意,她在豫州可有不少的族小辈,再如一些没有见过世面的庶‘女’..林老大人到底还有些理智。

    话到此处,林老大人却仍是不依,继续游说..京兆府尹是他最后的希望,他说什么也不能眼睁睁的瞧着林清欢走向方醒,亦是走向灭亡。

    府尹则耐心的周旋,神情痛惜,措辞恳切,仿佛自家的闺‘女’如果不能嫁给林清欢,他恨不得一头撞死,最后表达的意思却是死也不能嫁..在林老大人即将忍不住下逐客令时,府尹笑着辞去了。

    “老爷?”

    “棋差一招啊!”

    一旁的车夫搬来了马凳,京兆府尹立在‘门’前瞧着自家的马车,伸手擦了擦额头根本不存在的冷汗,闻听户部的丁尚书登‘门’,是坐着黄包车来的,被林老大人好一阵数落,府尹此刻想起真觉自己专‘门’坐马车来是多此一举。

    “替你推掉了。”

    “太好了,谢谢爹!”

    马车内除了府尹还坐着一小厮打扮的姑娘,正是府尹家的嫡‘女’,因着实在不放心便跟着来了,一直在车等着坐立不安,眼下拔高声音的欢呼被府尹看了一眼,立刻机灵的捂住了嘴巴。

    “爹不高兴?”

    “唉..”

    府尹掀开车帘回望着愈发遥远的林府‘门’的匾额,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心头自然纷‘乱’迭杂,高兴..他怎么可能高兴,这可是林府!林清欢呐!如此天大的机会这么错过了,他之前的惋惜可一点不是装的!

    “林二少年才俊,林府又不许纳妾,为父替你可惜..”

    “爹可别忘了出‘门’前的话!”

    京兆府尹也不去看自家‘女’儿的神‘色’,兀自点了点头,这样的事情此生怕不会再有,纵然他明白与林家结亲弊大于利,可心还是免不得像是有蚂蚁一般来来回回的爬过..

    府尹家的嫡‘女’早年也是倾慕过林清欢的,此情此景,不过是同众人一般知晓京的风向,那方醒和林清欢的事情谁人不知,或者说根本是他们这些旁观者臆想的,什么天造地设的一对之类的..

    军事有一种战略,指利用优势兵力将被分割开的敌军一部分一部分消灭,叫做逐一击破。

    京的官宦之家各有各的‘交’际圈。

    小姐们以楚若水为首,虽没有直接表达出来,只一听说林府请了哪家大人,便不带那家的小姐一同玩乐,简直是*‘裸’的警告..

    命‘妇’则是以兵部尚书家的高夫人为首,也是早早的表态,若是哪位夫人少了根筋,别说点状阁将她拒之‘门’外,从今往后家别的儿‘女’再别有与她们结亲的可能。

    那些个年长些的公子少爷们,担心白昱修的手段,但凡家有妹妹的,真真是软硬皆施,目的都是坚决不能和林家结亲。

    而年纪小些的,更是害怕的不行,生怕学院里同龄的孩子不跟自个玩了,不为别的,方醒的人缘实在是太好了..

    至于这些个大臣们,谁人会不知她煜王殿下的厉害,不提身后的皇,单单一个苏府又是谁能惹得起的,外祖父掌管着城外的白甲军,舅舅手握兵权,兄长是禁军统领,嫂子是位公主,甚至身边的一学生,都是皇极为疼爱的七皇子...

    尤其在此事,连一向想要巴结林府的太子,都暗示了下面的官僚..这让一些抱有侥幸心理的人大失所望,连太子都向着方醒和林清欢,谁又会想赶子找死呢。

    对于此时发生的事情,身在京郊別苑的方醒既是知晓,又是不知..

    林清欢身着一袭青衣,立在一颗红梅树前,单手持剑面含微笑,同面前的绿衣少‘女’继续对招..

    林清欢的转变极大,大到白昱修都说他被这几人带坏了,居然胆敢违抗林老大人的命令,更是提议出‘门’游玩便走的远一些,免得会有人打扰..

    也正因如此,林老大人才会如此的着急..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