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 棒打鸳鸯


本站公告

    “爹爹……你……你怎么来了?”

    姜颖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立马传音给天绝道:“天绝,你快走!我爹爹若是知道咱们在一起,会杀了你的。”

    天绝一愣,也是完全被眼前的男人吓傻了,姜颖诺的父亲站在大路中间,来来往往的人络绎不绝,可是大家都像没有看到他的存在一般,可又纷纷自觉地避让开了他。

    他身上所散发出的冷意,并不影响周围的空气,却让天绝体内的血液明显流淌缓慢了许多。

    天绝想走,可两只脚像是灌了铅一样,根本逃不掉,只好硬着头皮叫了声:“师叔!”

    姜琨神色冰冷,一步步朝天绝走近,每走近一步,天绝就感觉自己体内的血液就流淌地慢一分,等到姜琨距离天绝只有五步之遥的时候,天绝感觉自己体内的血液都要凝固了。

    这一刻,金鳞血脉自动开启,才让天绝感觉好上了那么一点点,不过那感觉依旧让天绝几近窒息。

    “爹爹,你不要伤害他!”姜颖诺瞬间挡住天绝的身前,天绝这才感觉压力轻了一些,“快走!”

    姜琨一把将女儿姜颖诺分到一边,眼睛凝视着天绝,那眼神令天绝根本使不出半分的精神力,就连体内的星辰之力也被封印了一般。

    天绝心中暗暗叫屈,这可是传说中的最强半步漂泊者啊!

    “你就是我老大的徒弟天绝?”姜琨的话中丝毫没有给天绝的师父‘红胡子’面子的意思,“刚才,你牵我女儿的手了?”

    天绝刚说说‘是’,姜琨就一掌挥过,结结实实地抽在天绝的右脸之上,直接将天绝抽倒在地,更加玄妙的是在这车水马龙的大街上,天绝这一摔竟然没有碰到任何一个人,而所有的人竟然也心照不宣地绕开了他。

    虽然姜琨是自己的师叔,是姜颖诺的父亲,可是被他如此没来由地打了一掌,天绝也万分恼火,强忍住痛苦,起身怒视着姜琨,不卑不亢地怒道:“我喜欢她,她也喜欢我!我牵她手又有何错!”

    “喜欢?就你也配!”姜琨再次催动掌劲,连续在天绝的胸口打了三掌,天绝直接倒飞出了一百多米。

    在姜琨面前,天绝别说还手,就连接招都做不到,天绝的身法在姜琨的气势下早就被压制得慢如蜗牛,现在在姜琨的掌影之下,更如同蚂蚁与苍鹰的差距。

    “爹爹……求求你,别打他了!”姜颖诺看到天绝被打成这样,都忍不住哭了出来。

    “颖诺,别求他!”天绝起身,踉跄着身子,一步步主动朝姜琨走来,“师叔,你只是一个自私自利的可怜虫,你以为你足够爱颖诺,其实你只不过爱自己的感受罢了,你怕了?你怕有一天颖诺嫁人了,你就不是她心中的那个唯一高大的男人了,有另一个男人要和你分割女儿的爱!你以为那原本是属于你唯一的爱!其实你不是,你只是一个自私鬼!姜颖诺!我这辈子娶定了!”

    “找死!”姜琨虚影一闪,直接越过百米,一把紧紧勒住天绝的脖子,将其高高举起。

    “怎么?被我说中了!恼怒了!”

    “想娶我姜琨的女儿,你还不够格!”姜琨嘭的一声将天绝重重地摔到地上,回头便牵着姜颖诺的手,“女儿,跟爹爹回去!”

    “爹爹!”姜颖诺回首望着地上几次试图站起来可都失败的天绝,立马传音给天绝,“天绝,等……”

    “还想跟这个臭小子联系!”姜琨一个意念直接粉碎了天绝和姜颖诺之间的印记,就连因果也给抹灭了。

    “走!以后再也不许见他!”姜琨说着,直接带着姜颖诺离开了。

    “咦!我刚刚怎么像是做梦一样,明明看到一个会飞的神把一个小年轻打得满地找牙,还棒打鸳鸯,活活地拆散了一对苦命的小情侣。”街上,一人拍着自己重重的脑袋说着,可是他环顾四周,哪里有什么神,就连那个被打得满地找牙的小年轻也没有踪影,大街上干干净净,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不对啊!难道我刚刚真的睡着了?可我明明在逛街啊!”

    ……

    “师父!”天绝起身,看到周围的景象已经完全不一样了,这里根本没有什么街市,只有茂密的森林,他知道,一定是师父将自己挪移到这里来的。

    看到自己徒弟被打成这样,红胡子一脸的笑意,骂道:“臭小子,你胆子还真大,就连他你都敢骂!你不想做人家女婿啦!”

    天绝拍拍脑袋,话说姜琨下手还真重。

    “下手重?”红胡子一眼就能看出天绝心中所想,笑道,“若是真的下手重你以为你还能站在这里吗?不死也是个傻子了?你也未免太小看‘最强半步漂泊者’这个名头了吧!”

    “我……”

    “好啦!你也不要怪你师叔,今日换作是我,或者是你另外一位师叔,一样也会把你凑个半死,带走颖诺。”红胡子道。

    “为什么啊?”天绝不解,吐槽道,“什么破道理啊!一定要打败他这个最强半步漂泊者,才能娶他女儿,如果天下没有人打得过,那颖诺就不嫁人了?再如果一个丑八怪,或者大坏人答应他了呢?他就可以把自己的女儿往火坑里推?”

    “行了!行了!年轻人,就知道抱怨。”红胡子不紧不慢地道,“他这么做既是为了颖诺,也是为了救你啊!傻小子!”

    “救我?还真没看出来!”

    “好!看来,有些事是得提前给你说说了。”红胡子道,“你应该已经知道了漂泊者的来源了吧?”

    天绝点头。

    “漂泊者跟原始神的关系你也大致了解一二吧?”

    “就跟暗夜族跟魔族差不多吧。”天绝随口说了一句。

    “好!你这么理解也没问题。”红胡子继续道,“你师父能找到你们,我能找到你们,并且知道你们开始在交往了,那么你觉得原始神界可不可能知道?”

    天绝沉默不言。

    “傻孩子,你早就被那群败家子盯上了!你要知道在神界有多少原始神的子孙想要娶颖诺这丫头做老婆?他们可是个个有着媲美半步漂泊者的实力,哪怕降临星辰大陆实力被压制了,也依旧不弱于八星星辰境,就连一般的九星星辰境都未必是他们的敌手!”

    “这……”这个天绝都是没有想过,被师父如此一说,还真是思之极恐。

    “被你师叔打一顿就打一顿了!可是那些原始神的败家子们出手,你可就没有活命的机会了?”红胡子道,“傻孩子,你以为你师叔打你是恨你?是嫉妒?那是打给那群败家子看的!你没机会了,他们才不会对你出手啊!”

    天绝幡然大悟,忽然有了力量:“师父,那我!那我跟颖诺还有希望?”

    “看你本事吧!”红胡子道,“还是那句话,打不过你未来老丈人,什么都白搭!”

    “为什么一定要这么一个条件啊!就不能宽松一点吗?比如达到九星星辰境什么的!”

    “漂泊者的弟子必成九星星辰境!你这是条件吗?那是在打你师父的脸。”红胡子没好气地说道,“你只有打赢你师叔,才有资格接下原始神界那些硬骨头的拳掌,也才能保护颖诺丫头!”

    “哦!”条件这才点点头。

    “除非你不想和颖诺在一起,否则这个条件没得商量!”红胡子道,“不过,你要是不喜欢颖诺的话师父可以给你介绍,要什么类型的都有,居家可爱型、雷厉狂暴像你师母型的、喜欢受虐型的……”

    “不用了!”天绝道,“我一定要娶到姜颖诺!”

    “傻小子,有志气!”红胡子脸色也浮现出微笑,“让师父瞧瞧,你离‘千鸟不遗’还差多少?”

    说罢,红胡子手掌浮动,森林中大树摇曳,如暴风袭来一般,一瞬间千百只花彩雀莺齐聚在天绝的上方。

    天绝仰头,五彩斑斓,简直是太美了!

    “傻愣着干嘛!不是让你看风景的,控制他们!”红胡子厉声道。

    天绝这才醒悟,飞身朝那些花彩雀莺挥出柔绵的掌劲,瞬间将三只花彩雀莺操控在手,令起分不出手掌范围半寸。

    “玩来玩去三只鸟,都几年了!”红胡子喊道,“再加一只!”

    天绝只得尝试去操控四只鸟,可是第四只花彩雀莺还没有操控稳,之前稳住的三只就飞了。

    “笨!笨!真笨!”红胡子一副简直要气死的样子,“你师姐传你时没告诉过你掌法的精髓不在掌,而在于腿吗?”

    “你要把你的手忘掉!”红胡子喊道,“单打这套掌法你不是打得有模有样的吗?怎么跟鸟打就不好使了呢?”

    “真是没鸟用!用力大点会,用力小点就不会了?”

    “脑子呢脑子!”

    “别用脑子啊!凭感觉!感觉!高手出招化招用脑子是来不及的!”

    “感觉!”

    ……

    “你是我这辈子收过最笨的徒弟,没有之一!”红胡子教了六个小时后实在没有耐心教了,摇着头扬长而去,天绝看着师父的背影,默默地问了一句自己:我真有这么笨吗?

    其实,天绝不知道的是,他的师父离开后,遁入虚空中直接手舞足蹈起来,不断地夸自己眼光好,捡到这么大一个宝!才短短半天时间,天绝已经由同时操控三只鸟提升至同时操控五只鸟。

    要知道十八只鸟之前,每提升一只鸟的难度都是极大的,根本没有办法一撮而就,技法和悟性都是次要的,第六感才是最主要的。

    而第六感是最难修炼的!因为它与天资、悟性、努力完全无关,这么多岁月下来,红胡子也只有一个弟子达到了‘千鸟不遗’的境界,那就是以前的飘雪殿主:沫云!

    或许,女人的第六感天生就比男人强!

    喜欢的帮我投下推荐、月票~

    推荐票每天都有免费的~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