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 平行世界


本站公告

    封隐感觉自己讲的已经够清楚了,可胡胖子依然听的稀里糊涂,当然这也不能怪胡胖子。

    于是,栾风便又借着另外一位学者的话,向胡胖子做了更进一步的讲解:

    “事情的本质并不在于盒子中的放射性原子是否衰变,而在于它既衰变又不衰变,明白吗?”

    栾风扫了胡胖子一眼,继续一字一句的说道:

    “两只猫都是真实的,有一只活猫,有一只死猫,但它们位于不同的平行世界中。当我们向盒子里看时,整个世界分裂成它自己的两个版本。这两个版本在其余的各个方面都是完全相同的,唯一的区别就在于其中一个版本中,原子衰变了,猫死了;而在另一个版本中,原子没有衰变,猫是活着的···”

    也就是说,这个试验无懈可击的证明了,“原子衰变了,猫死了;原子没有衰变,猫还活着”这两个世界将完全相互独立地演变下去,就像两个平行的世界一样···

    “平行世界···也活着也死了,又活着又死了···亦死亦生!”

    胡胖子虽然还是没有完全听明白封隐和栾风在说什么,但他的联想力却是三人之中最好的!他一下子便联想到了那座西夏王陵墓道口上面的偈语,并失声喊了出来。

    “这么说···怎么个意思呢,我们这是来到了另外的一个,平行世界?!”

    胡胖子扭头用不可置信的眼光看着封隐和栾风,封隐微微点着头,栾风却是在微微的摇着头。

    “一切,还不好说···不好说···”

    科学发展到顶端便是神学,关于平行世界的说法比有的神话故事还要玄之又玄,栾风也是刚刚才有了这样的推测,如果说这个推测是真的的话,那他们所在的这个世界,将比鬼域还要诡异百倍!

    “那照你们这么说的话,到底这个平行世界,怎么个意思呢,跟我们有关还是无关?”

    胡胖子再次反问,这倒一下子把封隐和栾风都给问住了,当然主要是因为他们也并非这方面的专家,量子力学的东西他们的理解也并不完全透彻!

    一切,是陌生的,又是熟悉的。一切,与他们有关,又都无关。

    “在我们生活的世界上,没有隐变量,上帝不会掷骰子,一切都是真实的;在量子的世界中,我们通过参与而选择出自己的道路···”

    这是格利宾所说的一段话,封隐用这段话来向胡胖子做了进一步的解释,胡胖子挠挠头,小眼珠不停转动,显然还是琢磨不明白。这不难理解,这跨越实在太大,任谁一时间也难以彻底搞明白!

    于是,栾风便又举了几个日常中经常遇到的例子,在听了这几个不太恰当的例子之后,胡胖子终于算是有点搞清眉目了。

    “你是不是有时候会做一些无比真实的梦?那梦境之中有熟悉人也有熟悉的场景,都是未曾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但却无比的符合逻辑?”

    “还有,当你到了一个从未去过的地方,是否会偶尔有莫名的熟悉之感?这些,有得是来自残留的往生记忆,有的正是来自于另外一个与“你”有关的平行世界···”

    “奶奶滴~~~这太玄乎了~~~怎么个意思呢,比神话还神话···”

    就在胡胖子嘟囔着的时候,远处范大个儿瓮声瓮气的喊声便传了过来:

    “你们还在那墨迹啥?烤肉好了啊~~~”

    三人扭头瞅了一眼,范大个儿已经撕了一条獐子腿在自顾自的吃着。于是,三人赶紧爬起来,跑过去也各自撕下一块肉,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很快,打来的野味便只剩下了骨头架,酒也喝了三瓶。吃完以后,胡胖子掏出烟给没人仍了一支,四人缓缓抽着烟,胡胖子吐了个烟圈瞅着封隐。

    “老封啊,接下来我们干什么?”

    封隐扭头瞅了瞅栾风,回了一个字:

    “等。”

    “等···等什么?”

    胡胖子又瞅着栾风。

    “等天黑。”

    ······

    山谷中还是有些凉意,抽完烟以后四人便又去拾了一些干柴、枯枝,让火堆继续燃烧着,四人各自静静的盘膝调息。

    这一调息便到了夕阳即将落下,胡胖子第一个睁开眼睛,他早就有些坐不住了!要不是听了封隐和栾风的一套平行世界理论,他不敢到处乱跑,否则早就四处去溜达溜达了。

    在将范大个儿也捅醒之后,胡胖子便拉着范大个儿继续去打野味,猜测晚上应该有行动了,胡胖子提议这次要多打点野味,活动的范围要大一点儿。

    当两人扛着一只雪豹、几只盘羊,还有范大个儿肩头的一头牦牛回来的时候,地上的火堆已经烧的很旺,封隐和栾风正盘坐在火堆旁边抽着烟商量着什么。

    范大个儿开始不停的忙碌,将野味宰杀了之后,拿到旁边的溪水里面清洗,然后切割开来放到木架之上。

    “晚上,怎么行动啊~~~”

    胡胖子拿起一根烧着的树枝点着了烟,斜眼扫着栾风问道。

    “先去其余的八座西夏王陵看看情况吧?”

    栾风说着的时候,目光投向封隐,封隐微微点了点头,这正和他意。这一句话的内容,就够四人忙活一整夜的了。

    吃完了晚饭,四人又调息休整了几十分钟,抬头看看夜空中已经遍布星辰,四人收拾了一下,将篝火熄灭以后,便各自背起背包,出了峡谷,朝着西夏王陵区域走去。

    夜幕笼罩着大地,一切又跟四人来到这里的时候一样,周围静悄悄的,荒芜的边疆地带一个人影都没有,几株稀疏的、顽强枯黄的草在夜风中摇曳,寂静的有点儿不大真实!

    “贺兰山下战尘收,君去征途正值秋。落日故关秦上郡,断烟残垒汉灵州。胡儿射猎经河北,壮士吹笳怨陇头。城窟莫教频饮马,水声呜咽动乡愁···”

    徐勃的这首诗无端的涌现在栾风的心头,此时此景,岂不是正应和了诗中情景吗?萧索、肃杀、远古、历史、乡愁、未解之谜···

    还有每个人这辈子,短暂的一生···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