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4 桑桑信来


本站公告

    姚芳芳站在桌子边想着,嘴角不由自主露出一抹浅笑,杏眼微弯。是生活,是陈铭,让她学会了以上的改变。

    “哥!”院子里传来陈英兴奋的声音。

    “英子!来,给你带了礼物回来!”高大俊朗的陈铭,手里提着个袋子,“家里怎么样?”想到家里,他皱了皱浓眉,姚芳芳那个大小姐。

    “家里一切好着呢!嫂子今天特意做了好吃的!”对于她哥给她带礼物,陈英是高兴的;但另一方面她又觉得她哥把她当小孩儿了。“对了,别光给我带礼物啊,嫂子的你也得带啊。”

    “你啥时候也为她……”陈铭诧异,眼神正好对上了站在堂屋门口的姚芳芳。

    只一眼,便给了他一种不一样的感觉。

    “回来了。”姚芳芳杏眼里的笑意都藏不住,目光一直在他身上。她总是这样看他,陈铭不自在地皱眉。

    不一会儿,陈父陈母都回来了,一家人围在一起吃饭。

    “铭子,你也别老是往外头跑,刚结婚的人,多在家待一待。”陈母训道。主要还是想抱孙子。结婚两个月,加上这次,铭子只回来过两次,急啊!

    “妈,我这也是没办法,订单多啊。”陈铭含糊地回,夹了点鱼肉,酥软的鱼肉在他的嘴里,给他的味蕾带来了巨大的冲击。

    “今天的鱼味道不一样。英子,你越来越厉害了,做的东西现在也就比桑桑差!”能把她和田桑桑一起比,说明陈铭是极为满意的。

    陈英回道:“我可做不来这味道,这是嫂子做的。特意为你做的,你要谢就谢嫂子吧。”

    陈铭愣住,不敢相信地瞅了姚芳芳一眼,跟见鬼了似的。她做的?

    接触到他的视线,姚芳芳羞涩地低下头。

    陈父想到了什么,从绿色大衣的口袋里掏出一封信,又从边上拿出一个精致的袋子,一阵高雅的花香顿时盖过了饭香,沁人心脾。

    “英子啊,桑桑给你回的信。今天寄到我那儿了,我给你带回来了。还有这袋子里的东西,也是给你的。”

    陈英哇的叫了声,连忙接过,把袋子放地上,激动地看起信来。

    “桑桑那丫头说了啥?”陈母道:“也不知道她现在过得咋样?”当初他们只听说她跟言言爸走了,言言爸是个军官,想来生活应该是不错的。

    “对啊,说的啥!?”陈铭激动地吃不下饭,撂下筷子。

    姚芳芳现在听到田桑桑这个名字,平静得很,没有厌恶的情绪,只是隐隐有些愧疚。她现在想想,以前的田桑桑,纵然黑胖丑,可是很乐观,还大胆能干,有一手好厨艺。这样的女人,她怎么会讨厌呢?所以现在她倒也是没心情吃饭了,悄悄竖起耳朵听着。想来她那样的人,在哪里都能过得不错吧?只是,不晓得她夫家会不会嫌弃她的长相?

    陈英已经看完了,把信给陈铭,陈铭接过看着。

    陈英说道:“桑桑说她一切都好,听说咱们这里有田,还种茶树,她想着跟我们合作。她现在是做护肤品的,种了些花,但是销量太大,花不够用,她希望我们做她的供应商。对了,她还把护肤品寄了几罐给我们用。”

    “护肤品?”陈父疑惑地问。

    <istyle=‘co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istyle=‘co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

    “你懂啥。”陈母白了他一眼,“这都是我们女人用的。那蛤蛎油你总该晓得吧?”

    陈父恍然地点头,低头扒饭。

    “是不是像雪花膏那样的东西?”姚芳芳是个年轻人,对护肤品有一定的了解。她以前用的就是馥香的牌子。她忆起田桑桑身上总是有一种花香。

    陈英也是想起田桑桑以前爱种花,对她会做护肤品的事情不惊讶。“嫂子,我们拿出来看看就知道了。”她从袋子里拿出东西,包括洁面乳、保湿乳、玫瑰精油,瓶子看起来很精致,高大上,都是他们没见过的款式。

    姚芳芳一看,就爱起来了,陈母也是,陈英更是。三个女人,都对这护肤品没有抵抗力。

    “桑桑可真厉害啊,这瞧着比雪花膏好看多了。”陈母真心赞道。外壳是玻璃制的,并不是铁盒,打开一闻,香气逼人。

    陈英也是拿起来抹了抹,感觉自是与众不同:“桑桑一出手,就是比别人好。这忒好用了!”

    这边姚芳芳咦了声,“这是玫瑰精油?”

    她的表情很郑重,把众人都吓了一跳,都齐齐看向她。啥子玫瑰精油,他们真的是第一回听过。

    姚芳芳解释道:“玫瑰精油很珍贵,国内都少见。以前啊,都是那些达官贵人在用,这种东西在国外更名贵,好的品种,10ml都要卖出上百块。”

    陈母抚了抚心脏,“这么贵重的东西,这孩子真是,就轻易给我们了。咱这回可也得给她寄些东西过去。”

    “寄过去多麻烦,爸妈,要不,我去趟城里,去看看她?”好久没见田桑桑和小言言,陈英也是想了。

    “那成,你亲自拿过去也好。”陈父道。

    这边陈铭已经看好了信,女人家的那些啥啥啥的,他不是很懂。他只看到了合作。想了想,他道:“既然桑桑需要,咱家也多了些地,就弄成花田吧?”陈铭是一根筋的人,想起田桑桑以前对他们好,她提出来的请求他不会不答应。

    “英子,你咋看?”陈父问。

    “这种事你们做主就行了,但我和我哥想法是一样的。”

    “芳芳你呢?”

    公公问话,这事儿也轮不到她做主,她微笑道:“我听陈铭的。”

    陈铭意外地看了她一眼。

    “那成吧。桑桑是要和我们合作的,情分和合作必须分开。如果她的生意好,我们也跟着受益;万一不好了,我们也不吃亏,就当是两家的情分吧!”

    “暧!”陈英和陈铭对视了下,高兴地咧开了嘴。

    事情商量好了,一家人高高兴兴地吃饭。见姚芳芳频频夹些青菜,就是不动鱼肉,陈英贴心地给她夹了一大块鱼肉,笑眯眯道:“嫂子,多吃点鱼肉,再不吃就要被我哥吃光了。”

    破例插则小剧场:

    江景怀:伤到肺咳嗽,这是什么鬼?我宁愿缺胳膊短腿

    作者姬:我咳嗽时,顺便yy了一下你

    江景怀:操他妈!这鬼畜的作者……

    田桑桑:上联,不怕鬼畜耍流氓

    孟书言:下联:就怕鬼畜写~小~嗦~

    赵纯:横批:要咳嗽还是要咳嗽??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