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我不认识他


本站公告

    工作人员小心翼翼的扶着她的身体,从空调上下来。

    当她的脚触及到地面柔软的地毯的时候,感觉双腿一阵发软,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谁知道男人却迅速走过来,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和女朋友吵架,耍小脾气一时想不开,真是麻烦你们了,麻烦你们了。”他低声开口,演技十分高超。

    夏格睁大了眼睛:“你胡说,我根本就不认识你!”

    然后紧紧的握着工作人员的手腕,“我真的不认识他。”

    工作人员看看男人,又看看她,没有说话。

    “你们相信我。”夏格快要哭了,“如果在你们酒店里出了事,你们也是有连带责任的。”

    工作人员的脸色微微一变,看着女孩可怜兮兮的眼神,“我相信你。”

    “快走。”夏格死死的抓住工作人员的手腕,没命地往外逃。

    直到他送自己到楼下,叫了一辆出租车之后才放心的离开。

    “星启娱乐。”夏格的声音依然带着颤抖,劫后余生死里逃生的感觉涌上心头,有什么东西一股脑地涌进眼眶,又被她强行的逼了回去。

    她的嘴唇动了动,忍住没有哭,还有更大的事情在等着自己。

    关于章导,关于程悦。

    到了公司,夏格才终于像是一瞬间被抽走了力气,一下子瘫软在地。

    程可可踩着高跟鞋看到她坐在台阶上,漫不经心地问了她一句:“你在等谁啊?”

    她的嘴唇动了动,却不知道该不该把这件事告诉她。

    程可可看着她的这个模样,反而笑了,她懒洋洋的伸出手拉她起来,“天气这么热,进去等吧。”

    “可可姐。”夏格缓缓的吐出了一口气,“陈亦霆他还好吗?”

    “多谢你关心。”程可可笑了一声,“他恢复的很好,再过几个月,就可以出院了。”

    程可可盯着她的脸蛋,然而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觉得她脸上有一种哀伤,不知道是受了什么委屈,还是担心陈亦霆。

    这几天,她不是没有见过夏格,但都是在公司里匆匆一瞥,打了个照面,有时候她会礼貌的向自己问好。

    事实上,她也一直很乖巧懂事,自己的事情都做的很好。

    很少需要别人为她操心。

    所以,她现在的这种哀伤,可能是真的受了委屈了。

    “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程可可抿着嘴温和的笑了,“你和我说,我我帮你做主。”

    说着,她就认真的看着夏格。

    夏格嗫嚅着,“是有一件事。”

    “到我办公室来说。”程可可的眉目忽然冷淡了下来,语气还带着几分坚硬。

    夏格忽然下定决心。

    她跟在程可可的身后,大步走进她的办公室,在她的面前站定。

    “什么事?”只到这个时候,程可可才轻轻的开口发问。

    办公室里光线充足,但是她看到夏格的脸几乎是阴沉着的。

    “我今天早上试镜,遇到了章导演,告诉我说不行,回到公司之后程悦给我发了一条短信,说我参加的那个歌手比赛,主办方在酒店有事情要交代,结果去了之后发现就是章导演,他要潜规则......”

    程可可的瞳孔骤然收缩,双手撑在下巴前,一言不发。

    夏格的心跳的很快。

    她不知道程可可接下来会做什么。

    “叫程悦过来。”良久之后,她吩咐助理。

    助理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还是立马给程悦打电话,发现怎么打都是忙音,才给她的经纪人打了一通电话。

    ......

    程悦正在为了明天的比赛练歌,被经纪人打断,急忙让她去一趟,她这才喝了口水,急匆匆的赶过去。

    一进门,就听到一个低沉的女声问道:“你今天上午在干什么,手机为什么打不通。”

    程悦摸不着头脑,打开自己的手机,一脸无辜,“没有人给我打电话啊。”

    “那这是什么?”夏格举起手机放到她面前。

    她就着夏格的手机一字一句的看清楚,瞬间瞪大了眼睛,“我没有发过啊。”

    “我一上午都在练歌,连手机都没碰一下,不信的话你们可以看监控。”程悦越解释越着急,有一种掉进黄河也洗不清的感觉。

    程可可又拨了一下程悦的电话,确实什么反应都没有。

    拿她的手机拨自己,也拨不出去。

    这就奇怪了。

    她皱了皱眉,依稀记得自己以前在不入流的小酒吧外面的墙上,看到过类似复制电话卡的行为,当时她以为是骗子骗钱的把戏,说不定还真的有这种操作。

    “真的不是我。”程悦叹了一口气,感到心很累。

    她明显的感觉到所有人还是不太相信她。

    接下来,空气里只有寂静。

    直到秦天羽路过,透过门上的玻璃看到她们三个在大眼瞪小眼发呆,一动不动像木头人一样。

    在玩什么游戏,谁先动谁就输了吗?

    上班时间还在玩这种无聊的东西,作为老板我可要进去好好的说你们一顿了。

    特别是程可可,你作为一个领导竟然不务正业,白给你开那么高的工资了。

    他推开门,却明显的感觉到气氛有些僵硬。

    用手指在她们耳边打了一个响指,程悦抬头看了他一眼,默默的叹了口气。

    “你先动,你输了啊。”秦天羽声音轻佻。

    程悦没说话,还在捣鼓自己见鬼了的手机。

    “你也用这款手机,这不是我哥公司生产的吗。”秦天羽见没有人搭理自己,索性没话找话。

    程可可一拍桌子,“说不定就是手机的问题。”

    “我以前听苏蕴说过,秦执给了她一个他们公司生产的手机,可以清楚的知道苏蕴在哪里,一天走了多少步,和谁打了电话,在聊天软件上和谁聊天都知道。”

    程悦和夏格倒吸了一口凉气,“太可怕了,该不会......”

    ......

    他们已经不记得在办公室里为这件事讨论了多久,但是秦天羽很清楚,他为她安排的电影试镜是在歌手比赛结束之后,怎么可能会为她安排冲出的东西,所以她自始至终,都被人套路了。

    “真傻。”秦天羽忍不住说了一句。

    夏格诺诺的垂下头。

    程可可似乎察觉到她的情绪波动,安抚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这件事一定会查清楚的,你们先回去,我马上就为你安排经纪人,以及宣布你单飞的消息。”

    就在这个时候,程悦也松了一口气,“很快就可以证明我的清白了。”

    “你们先回去吧,好好准备比赛,加油!”程可可露出一个鼓励的笑容。

    “会的!”

    两个人出去后,程可可点燃一支烟靠在椅背上,面无表情的脸看起来比以往成熟了很多。

    秦天羽盯着她,目光复杂,许久没有说话。

    比起夏格遭遇的有惊无险,性质恶劣的个人事件,他更担心的是秦氏企业。

    印象中,秦氏集团就是晋市的无冕之王一般的存在,永远都是最高端,最先进,最让人放心的技术。

    自从秦执走了之后,变成了什么样子!

    竟然参与贩卖用户信息这种事,简直是自寻死路。

    看来他是时候到现在的秦氏企业走一趟了。

    不过他秦二少的名号,不知道还有没有用。

    恩,当他再次想进入公司的管理层的时候,已经被冷淡的阻挡在外。

    男人悠闲的倚在皮椅上,身上穿着一件藕粉色的衬衫,露在外面的手腕带着一块价格不菲的手表,浑身却没有一丝贵气,只有把名牌往身上搬的土气和豪气。

    办公室的风格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不是那种简约凝练,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富丽堂皇,金光灿灿的办公室。

    这样的秦氏集团,竟然让秦天羽觉得有些陌生。

    “想要查什么东西也可以。”男人点燃一支雪茄,手指做着数钱的手势,“看你查的人是谁咯。”

    秦天羽看着他,嘴唇动了动,最终吐出三个字来:“......多少钱?”

    男人忽然嗤笑一声,抬起头,眼波一横,漫不经心的看着秦天羽:“这么直接啊,果然有钱。”

    秦天羽不想和他废话,“你直接告诉我,是谁控制了程悦的手机。”

    男人轻轻的笑了起来。

    他仰起脸,看着秦天羽,“秦总,你现在身份不得了,又是成立娱乐公司又是拍电影的,三天两头上新闻,却没想到你们娱乐圈真乱啊,自己人控制自己人的手机,老板又来买消息。”

    “她出了多少钱?”秦天羽淡淡的说道。

    男人有一瞬间记不起来。

    但是很快,他又若无其事的笑了笑:“两万吧,控制两个小时。”

    秦天羽皱了皱眉。

    只要两万块钱,就可以什么都不考虑,完全不计后果,只为了这么点钱。

    “多少钱,你才能告诉我那个人是谁?”秦天羽似乎有些不耐烦,“十万?”

    “成交。”男人挑眉说。

    秦天羽把盛着现金的箱子递过去打开。

    “就是娜娜啊。”男人喜笑颜开,慵懒的倚在靠椅上,仰头看着他,“我很喜欢做你的生意,什么都不用做就赚到了十万块钱。”

    秦天羽的脸色沉了下来,终于不再跟他费口舌,双手插在裤子口袋往外走。

    男人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捂着嘴巴打了个哈欠。

    走到门口,秦天羽却情不自禁的停住了脚步,低声问自己,这样的秦氏企业,是自己想看到的吗?自己看了就尚且这么心痛,如果是秦执呢?

    秦天羽皱了皱眉。

    他一向不是一个恋旧的人,很少会缅怀曾经的岁月,可偏偏这次,他看不下去。

    他闭了闭眼睛,终于还是转身看向他:“及时收手吧,如果再这样,很快连老本都会吃空的。”

    男人原本都以为他走了,闻言慢吞吞的从椅子上起来,慢吞吞的朝他走来。

    他似乎很不屑,倚在墙壁上,淡淡的笑了笑:“你赚你的钱,我赚我的,你没资格对我说三道四。”

    秦天羽的目光沉了沉:“我没资格?”

    “这秦氏集团是我和我哥哥的,你虽然也信秦,但是没你的份,少在这里对我指手画脚的。”男人不屑的笑着,漫不经心的捋了捋额前的刘海。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