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七章 “相邀夏令营”


本站公告

    “额……”自认为已是老练的我,此刻才发现自己比这鬼灵精还嫩,主动权全让这丫头捏的死死的。

    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啊。

    我呵呵干笑道:“这么说,我没有选择的余地咯。”

    “没人逼你呀牛叔。”钱斯祺掩嘴笑嘻嘻道:“你既然觉得两难那还是工作为重吧。”

    “毕竟你也说了,你已经过了那个燃烧激情的年纪,所以呢,偶们还是不……额呵呵……不打扰你工作了。”

    “走吧走吧,天气热死了,再不走,五花肉都要找咱们代言了。”叶雅乐不耐烦地催促道。

    此时我是脸黑有如非洲友人,这三个活宝圈我入套后,摆明了是在刁难我吗,偏偏我还不能发作。

    收起一肚的不快,我摆出一副砧板肉的架势道:“好啦你们三个家伙,说吧,我要怎样才能拿到那个夏令营的名额呢?”

    “呦呦,小能哥你咋滴介样说呢?”孙丽影抿着嘴忍住笑意道:“你想要夏令营的名额直接说就是,只要你开口,那当然是 problem啦。”

    “只不过,宝宝那名额已经给了表姐,唉,有些难办呀!”

    说完,这丫头还惺惺作态,用询问的目光看向另外俩女生。

    我捏着鼻子认了,拿出20块对小胖妹叶雅乐道:“乐乐吧?天气热口也应该渴了,来,拿去买几瓶水解解渴。”

    “呵呵,不用了牛叔。”叶雅乐笑了笑拍拍自己身上的挎包,道:“我自己包里有,所以无需你破费了。”

    我表情一僵,递出去的手是伸也不是缩也不是的尴尬,讪讪道:“那、那夏令营名额的事……”

    叶雅乐沉吟道:“那个啊?木有办法了,名额已经被人预订了去,爱莫能助哦牛叔。”

    我拿钱的手仍停滞在半空,转向钱斯祺呵呵道:“那个……小祺啊,刚刚你说诚挚来邀请我夏令营的,这一会你不会来告诉我你那名额也被人预订了吧?”

    “木有啊。”钱斯祺很是干脆道:“偶那名额哪有被人预订呀,还闲置着呢,真是有些浪费可惜了。”

    我听言一喜,忙接话道:“那那那,不会浪费不会浪费,叔后天正好休假,那名额不如就给我咧?”

    “如果你觉得吃亏的话,除了付夏令营的个人费用,我另外再给你这名额转让的补偿,怎样呢?”

    “不是钱的问题啦牛叔。”钱斯祺摩挲着自己鬓边垂下来的一缕青丝,粉腮微红道:“我那名额是留着搭对情侣组合的。”

    “牛叔你又不是偶滴男友,似乎不太合适吧……除非……”

    不必除非了,我明白你意思,当我没说过哈。我将钱塞回兜里,抬起手摆了摆道。

    我最后看向孙丽影,目光里写满了期待恳求。

    孙丽影这鬼灵精眼珠子滴溜溜,好像又想出什么捉弄我的鬼点子,这令我眉头不由得跳了跳,内心的不祥预感心头隐隐围绕。

    不过此时势如骑虎,关系到小馨还有mr.林,明知道是陷阱我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去踩。

    因为对于黎梦馨这样以事业为重的腼腆女生来说,能相约出来一块儿远足可以说简直是千载难逢。

    孙丽影低眉顺目道:“小能哥,你咋滴介样看人家呢?宝宝会害羞的。”

    我以手加额,将胸腔那股不爽劲压了下去,放下手的时候已是挂上了微笑,道:“好好,小能哥不这样看你。”

    “小影你这么有本事,你看能不给小能哥我弄个夏令营名额呢?”

    “这……”孙丽影语气为难道:“哪有多余呀,其他人的名额早就分配完了,除了偶这两个frds还有以外,要不,表姐的名额给你吧……”

    我了个去!你表姐不去,就只有那冷酷无边的mr.林,那我还去个球啊!

    孙丽影话说完,三个女孩都一脸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我不由眼神一凛,知道这几活宝绝对是在耍我没商量。

    我摆了摆手道:“行了你们三个,有什么条件就开吧,不过警告你们啊,别太过分的。”

    “耶!......”

    三个活宝同时欢呼起来,就仿佛捡了个什么不得了的宝贝似的。

    然后三人交头接耳了一会,由孙丽影负责出言道:“嘻嘻,小能哥,宝宝们商量过了,qi qi的名额可以给你,也无需你做她男友了。”

    “但条件呢,夏令营期间,你得为偶们三人马首是瞻。”

    “靠!”我浓眉一竖,道:“有没有搞错,要我一个大男人为你们马首是瞻!那不就是当你们的跟班?”

    “不跟你们说了,别给我提过分的条件吗!”

    “不是啦牛叔。”钱斯祺忙解释道:“我们哪敢指使牛叔你当我们的跟班啊,这个马首是瞻是广义的啦。”

    “这次的夏令营性质比较自由,宝宝们只是希望,到时候如果有什么意见分歧或偶们处于劣势,牛叔你能多站在偶们这边帮偶们说话。”

    “就只是这样的马首是瞻而已啦,你千万别误会了。”

    “就只是这样?不会过分要求我做其他事?”我狐疑的望着娇小玲珑的钱斯祺,又看了看古灵精怪的孙丽影。

    孙丽影表情装的很无辜,楚楚可怜道:“干嘛介样看偶呢,好像人家做错事了一样?”

    我深吸了口气,语气缓和道:“没人说你做错啊丫头,只要你们到时候别把我当跟班那样呼来喝去,你们开的这条件我也可以答应。”

    “好,一言为定,来,小能哥,拿来。”孙丽影原本的无辜样立马消失,又重新她那鬼灵精样,大喇喇地向我摊开芊芊素手。

    “拿来?”我有些莫名其妙:“拿什么?”

    孙丽影又是好气又是好笑道:“身份证呀,还有moy,夏令营报名不都得这些,小能哥你别给宝宝装傻充愣行不?”

    “哦哦,你又不说清楚,就直接伸手向我要,我哪知道你要什么。”边说着,我掏出钱包将身份证拿给了这孙丫头,又拿出手机点开微信给她发了个红包。

    孙丽影拿出手机领取了我发过去的红包,跟着又用手机摄像在我身份证的正反面各拍了一张,然后将身份证递回,道:“钱偶就帮你代为缴纳,这身份证还你,这事情就这么敲定了哈。”

    “后天见呀小能哥,为了不打扰你工作,宝宝们先走了,good bye。”

    “牛叔啊,后天见,bye bye。”钱斯祺叶雅乐也分别跟我招手道别。

    “好,拜拜,路上小心点。”我有些无语无奈地回了句,目送着这三个活宝离开。

    “呦呵!”就在孙丽影一行走后不久,我身旁有人阴阳怪气道:“啧啧啧,又是修身短裙,又是牛仔紧身短裤的高中生mm,含苞欲放愿君采撷,风流能少果然艳福匪浅啊!”

    “看来不但是个师奶杀手,还是个地地道道的萝丽控哦。”

    我转过身,正瞧见一脸笑容邪恶的老黄慢慢走到我身边。

    不过这货显然早就看到孙丽影她们了,只是故意不露面在一旁观望着看好戏而已。。

    a

    </br>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