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章 你觉得累吗


本站公告

    一秒记住【小说网 www..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五百章 你觉得累吗

    “诶,不是……”宁韶明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不是说他身体不行,生不出来吗?”

    常笙画依旧一脸同情。

    宁韶明一脸懵逼,“卧槽,不是吧,这么大个绿帽子……你就这么给他带了?”

    常笙画眯起眼睛,“谁给他戴了?”

    宁韶明立刻发现自己的话里有歧义,干笑道:“就不要在意这些细节了……到底怎么回事啊这是?”

    “问我做什么?”常笙画坏笑道:“应该问你做了什么啊~”

    宁韶明被她这种诡异的愉悦弄得更茫然了,“我什么都没做啊。”

    要是他能有本事折腾宁家,早就把他们给弄得鸡犬不宁了。

    常笙画摸摸下巴,“不算是你做的,但也至少是因你而起吧。”

    宁韶明一脸无语,“我很确定我什么都不知道。”

    常笙画笑眯眯地看着她,“还记得钱萝吗?”

    “谁?”宁韶明表示如果是无关紧要的人,他一般不怎么记名字。

    常笙画无奈地看着宁韶明,“我好像是第三次跟你提起这个人了,上次相亲联谊会的时候,那个把你一麻/醉针送进宁家的女人。”

    宁韶明瞬间脸一黑——他那次被宁家人打得又是鼻青脸肿又是小腿骨折的,想起来都简直糟心,对两面三刀的钱萝自然就没什么好感了。

    “我怎么记得……”宁韶明狐疑地说,“她是被明红战队那边收买来折腾我的,只不过被宁家注意到了,就想……就想……”

    常笙画很好心地帮他补充:“就想让她帮你生个孩子。”

    宁韶明的脸更黑了——为什么这两天老是提到生孩子的问题?!

    “等等……”宁韶明突然有点不祥的预感,“我们不是在说宁景侯给我搞出个弟弟的事情吗?为什么突然说到那个什么钱萝?”

    常笙画意味深长地看着还没反应过来的小狮子。

    宁韶明险些儿没从驾驶座上一蹦三尺高,把自己脑袋给磕了,“卧槽!要不要这么神剧情?!?”

    常笙画做了个“谁能想到呢”的表情。

    宁韶明用力摁住了太阳穴,免得神经跳的太厉害,“说吧,你到底干嘛了?”

    宁景侯那个人眼光叼得很,又丧妻多年一直未娶,说他养了个女人在外头也不奇怪,可是宁景侯怎么看得上钱萝那种女人?!

    更何况钱萝还是被宁景侯收买、用来坑宁韶明的,也不至于饥不择食到坑不了宁韶明,就干脆他自己受用了吧?

    虽然宁韶明很讨厌宁景侯,不过对他的品味还是没什么可黑的。

    常笙画却是淡淡一笑,眼里带着促狭,“别小看一个女人的威力了,阴沟里翻船的人多的是。”

    宁韶明义正言辞地道:“自从认识你之后,我就没觉得哪个女人是能惹的了。”

    常笙画皮笑肉不笑,“感谢宁少给我这么高的评价。”

    宁韶明干巴巴地笑了一下,转移话题:“你真的是送了宁景侯一份好大的礼……”

    “这可跟我没关系,”常笙画无辜地道:“明明是你没让钱萝得了逞,她一个不甘心,才会勾搭上你老爹的。”

    宁韶明被她的强词夺理说得翻了个白眼,“胡扯瞎扯。”

    常笙画耸了耸肩。

    她也就是因势利导罢了,如果钱萝没去算计宁景侯,她也抓不住这么好的机会。

    更重要的是,如果宁景侯的那份检查报告没被常笙画拿到,她也想不到这么好的折腾宁家的办法。

    现在倒是好了,所有人都在怀疑宁景侯不能生,现在多了个私生子,自然就能堵的住大家的嘴,可是这个孩子到底是不是宁景侯的……这就不好说了。

    常笙画顶多也就是推波助澜了一下,钱萝那个孩子到底是谁的,说实话,她还真的不知道。

    而宁景侯是选择推钱萝出来挡住悠悠之口,还是悄然无声把那个孩子给处理掉,这就不是常笙画能干涉的了。

    宁韶明已经把车子开离了九号大院,琢磨了一会儿,仍然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等一下啊……”宁韶明皱起眉头,“如果那个钱萝能检查得出来,月份肯定大于一个月了……那就不应该是在宁景侯那件事曝光之后发生的吧,你早就盯上他了?”

    如果说是要帮宁韶明出口气,那时间就更对不上了,在过年前没多久,常笙画才刚知道宁家对他私底下动刑的事情呢。

    常笙画淡淡地瞄他一眼,装模作样地道:“有些事情,总是要未雨绸缪的。”

    宁韶明顿时神色复杂地道:“你早就开始准备对付他了?”

    常笙画见瞒不住了,也就敞开来说了,反正她也没打算骗宁韶明,只是对方没发现的话,她就不会解释罢了。

    “也没多久,”常笙画淡淡地道,“第二轮选拔的时候,他和常家都插手让雇佣兵对付我,不送他一点礼物,我也不太高兴。”

    宁韶明的眼神一暗。

    常笙画觉得他的情绪好像不太对,便道:“当然,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你,你也别想太多,反正我迟早也要跟他对上的……”

    “行了,”宁韶明道,“不用解释了。”

    常笙画明智地转移话题:“这事儿的确也没什么好聊的,我们去别的地方转转吧,我下午要……”

    “不去了。”宁韶明打断了常笙画的安排。

    常笙画当即愣了愣。

    因为宁韶明很少用这种强硬的语气跟她说话。

    宁韶明不管她下午有什么计划了,直接把车停在了路边,斩钉截铁地道:“下午我们哪里都不去,吃完午饭之后就睡觉,睡完觉就看看电视看看书,总之你有什么安排都给我推了。”

    常笙画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上面一直有信息跳出来,“可是……”

    宁韶明冷淡地道:“没有可是,你要是不跟我回去,那你今晚就别回来了。”

    这可是他们确定关系以来,宁韶明第一次表现得这么不客气和不高兴,常笙画一下子还真的没有想明白他在因为什么事情而这么暴躁,看着宁韶明的眼神里都充满了探究的意味。

    宁韶明被常笙画看得心情更烦躁了,忍不住道:“你的脑子就不能停下来吗?”

    常笙画不解地动了动眉头,“什么?”

    宁韶明定定地盯着她看了几秒钟,然后就泄了气,低声问道:“常笙画,你累不累啊?”

    常笙画怔了一怔,“累?”

    宁韶明语气复杂地道:“你是不是不知道累的?成天忙完这个忙那个,有觉不睡,有饭不吃,这个计划那个计划的,跟前的就不说了,未来三年五年都得算计着……你真的不累吗?”

    常笙画下意识地笑了一下,刚想说没什么的,反正她已经习惯了。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被宁韶明这么看着,常笙画的话就再也说不出来了,心口都是一揪一揪地疼。

    不是为她自己心疼,而是为心疼她的宁韶明而疼。

    常笙画是真的没有想到还能有人在意这种事情——替她在意。

    应该说在常笙画的生命里,就没有出现过“累”这个字。

    小的时候,常笙画要在常宫锦的反感、冯香贞的忽视以及常家那群子女的敌视之中好好活着,免得一不小心就沦为底层了。

    十八岁之后,常笙画要在You-know-who里好好活着,免得一不小心就玩完了小命。

    二十一岁之后,常笙画要在M国好好活着,她在那里没有钱,没有地位,没有朋友,只有一个脑子能用,从一无所有的留学生到令人闻风丧胆的怪胎心理学家,每一步都是她谨慎精心地走过来的。

    没有人护着她,她总要自己努力让自己过得舒坦点。

    宁韶明问她累不累,其实常笙画回答不出来的,她的全部力气都花在怎么让自己过活下去这点上头了,太多的事情需要她来独自处理,完全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想那些问题。

    再累又怎么样,反正天亮了,一睁开眼还是要爬起来去忙活,与其伤春悲秋,不如埋头干活。

    常笙画知道这些话不能直白地对宁韶明说,只能道:“还好……也没有忙到茶饭不思的地步。”

    宁韶明深深地看她一眼,不再说话了。

    常笙画哄了他几句,然而宁韶明就跟闭口蚌壳似的,好像要跟她冷战到底似的。

    常笙画简直头疼至极,只是也没觉得麻烦之类的,就是看着这样倔强着替她不高兴的小狮子,常笙画的心里难受得紧。

    她本来没想过这些事情,反正常笙画觉得自己能做的就都做了,以她的角度来说这也不是费心费神的事情,这些都已经是她的生活日常了。

    至于宁韶明……

    虽然斯文德一再强调让她别那么强势,可是常笙画总觉得宁韶明这样的性格就应该呆在军队里与世无争,别去琢磨那些风霜刀剑的东西,他心思太重,一点小问题都能让他心情抑郁,既然如此,两个人烦恼就还不如一个人把事情都干了,常笙画也乐于宠着他。

    可惜宁韶明不是愿意闭着眼睛不看外头发生了什么事、一心被她养在温室里的人。

    常笙画瞥着宁韶明绷着脸的样子,暗暗叹了一口气。

    看来她这回是踩着小狮子的尾巴了。

    宁韶明果然直接把车子开回了小区里。

    到了楼下之后,宁韶明就让常笙画下车,说他要去超市那边买菜回来煮。

    常笙画说叫个外卖,但是宁韶明没吱声,明摆着是想一个人单独出去待一会儿。

    常笙画只好先下车了。

    没等她走进楼道里,宁韶明忽然在背后喊了她一声。

    常笙画回过头,看到宁韶明也下车了,他站在车子边上,表情很古怪。

    “常小花。”

    “嗯。”常笙画应了一声。

    宁韶明沉默了一下,然后问道:“等我以后有能力的时候,我来养你好不好?”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