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九章 第一代剑主


本站公告

    走在回小院的路上,张天想到,这已然半个月了,他所带来的风波也该停歇了吧。

    然而经过这半个月,张天的画像留影早已流传了出去,现在,很多人却是认得张天。

    于是,这张天就觉得甚是奇怪。

    因为他一路走来,很多人以莫可名状的目光看着他,有人更是切切私语道:

    “这是不是那张天啊,啧啧啧。”

    “唉,这真的是一波三折啊。”

    这些人怎么了,张天眉头一皱,加快了脚步,朝自家小院走去。

    ……

    张天出关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星院,无数人坐等张天的反应。

    有人幸灾乐祸道:

    “这张天一定悲愤不堪,从此失意困顿。”

    “我看他从此泯然众人矣。”

    在这些人看来,张天展露剑意修为后,定然自信满满,以为立马会升入真传,而现在宗门对他不管不问,这巨大的反差足矣让他怨天尤人,从此荒废修行,再无寸进。

    就是在一些真正的凡境高手眼中,这张天或许就将昙花一现,因为没有宗门的扶持,他们这些凡境弟子很难突破到灵境,张天就算再强,领悟剑意又如何,等他们突破灵境后,逍遥长生,而张天几百年后只能变成一堆枯骨。

    只有那些真正顶级的真传弟子才知道,明悟了剑意的人意志是如何坚不可摧的,这一点小风小浪是最多只能阻张天一时,最后这张天还是要冲天而起。

    然而鉴于宗门的态度,这些晴天道核心的真传弟子亦是不敢多言,特别还有长老曾经说过,这张天是掌教吩咐过的,让人不得去打扰。

    周围之人见此,不由心底暗骂这寻阳子会抓住时机,趁张天刚刚斩了那红粉骷髅,真气耗损。而他们心头又隐隐有着期待,盼望这寻阳子再逼出张天的一些底牌。

    “张天道友,诸位道友,我寻阳子善使刚阳道法,曾得前辈功法,逐烈阳而修行一百二十年,终于破凡入灵,丹成五窍,又修行三百年,推动真丹五转,如今虚长四百五十岁,成就灵境中期……”

    这寻阳子洋洋洒洒说个不停,简直要把他的平生经历尽数言道。张天不由眉头一皱,这人纯粹是想来扬名的。但是若想借此来分得一丝气运,就看他能否活着回去了。

    张天再也不想再听这道人唠叨个不停,他喝道:

    “碧霄!”

    顿时,那寻阳子一惊,终于闭上了嘴。

    神明举头三尺之上,张天洞若观火,他看到那寻阳子护体真罡看似圆润一体,完美无缺,实则真罡流转间也有薄弱处。

    只是这薄弱处太小,而且还在随时移动,未在斗战景中的张天别说攻击,就连看到也不能。

    但是现在,他已然能把握住那流转的战机,甚至做出预判。

    这寻阳子见张天剑意含而不发,而气势却在不断堆积,料定张天接下来的一剑定然石破天惊。

    必须抢先出手!打断这张天的蓄力。

    他心中念头闪过,双掌间已然有灵力聚集。也不知这寻阳子传承的那个先辈的功法,也算大阳大刚。只见他双掌灵力经过的道诀变化,合二为一,转变成一团炽热明亮的光球,简直如同小太阳般,在黑夜里分外显眼。

    就是在一些真正的凡境高手眼中,这张天或许就将昙花一现,因为没有宗门的扶持,他们这些凡境弟子很难突破到灵境,张天就算再强,领悟剑意又如何,等他们突破灵境后,逍遥长生,而张天几百年后只能变成一堆枯骨。

    只有那些真正顶级的真传弟子才知道,明悟了剑意的人意志是如何坚不可摧的,这一点小风小浪是最多只能阻张天一时,最后这张天还是要冲天而起。

    然而鉴于宗门的态度,这些晴天道核心的真传弟子亦是不敢多言,特别还有长老曾经说过,这张天是掌教吩咐过的,让人不得去打扰。

    这正晴更是给晴天道内一些剑道真仙传音过,言明了张天早已是自己的嫡传弟子,让他们不得打什么小主意。

    要不然,就算有掌教的谕令,一些正寻找天资非凡的徒弟来传承衣钵的剑仙们,违背掌教也要强行将张天掳去。

    现在,他们都在捶胸顿足,苦闷道这等剑道天才怎么就叫正晴那厮遇到了。

    不过这一切,这些普通弟子却是不知。

    听到张天回到小院的消息后,这秋灵冬灵两姐妹连忙从角宿城乘寻舟赶来。

    到了这斗宿城,俩女更是买了一些酒肉,提着就上了张天门前。

    这绝情剑仙乃散修,向天争命,与人夺宝,为收集这种种天材地宝得罪很多宗门,最终引得浩海宗长老追杀。这绝情剑仙虽然收集齐了天材地宝,但是也身受道伤。

    他自觉难以痊愈,然而这永伤剑他却是一定要重铸。所以他拼尽最后修为,重铸了这永伤剑,并且以十里剑窟孕育这永伤剑,使其品质得到更一步的提升。

    最后还言希望后来人好好使用这神剑云云。

    然而,在张天看来,这些话都是假话,这绝情剑仙定然是想借体重生,只是他还不清楚这剑仙的具体布置。

    不管怎样,这永伤剑张天已然拿到了,就算那绝情剑仙真的归来,他也无惧,一个死了万年的修士,就转世重修也难望他项背。

    十里剑窟中,那些晴天道浩海宗修士也在剑道气息泥沼中艰难行进,最快的两位灵境后期已然快接近了这石室。

    张天背负着永伤剑走出石室,与那两位灵境后期双目相视。

    “道友,不知你发现什么宝物,还请拿出来让我一观。”

    那浩海宗灵境后期皮笑肉不笑道。

    张天面无表情,如孤高之山,淡淡道:

    “不用!”

    言毕,张天转身去取那插入岩壁之中的三柄玉剑。

    那浩海宗之人神色一冷,一个凡境之人也敢对他不敬!他运转音攻之术:

    “尔敢窃我浩海宗之物!”

    而其身后,竟是又有一个和此人一模一样的的人,再度朝前踏出。

    两道身影瞬间合二为一!

    突然,这人好似心情烦躁,杂乱无章的踩着脚点,而让人万分惊异的是,他每走一步,如同时间倒流般,必然又有一个和他完全相同的人再度走出这一步。

    这人来回走了一会,忽然停住了身形,陡然,他一分为二,化成了两个相同的人。

    如孪生兄弟般。

    下一刻,这两道身形犹如闪电,在演武堂内电射开来。

    一时间,整个演武室都是这人的残影。

    ……

    张天全神贯注于光人的一举一动,简直如痴如醉。这光人一来就直接演化出一道浮游影,而他体内的真气才耗损三分之一,不过这光人却没有继续下去,因为维持这一道浮游影对现在的他已然是极限了。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