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4章 河北流民(下)


本站公告

    p

    年前,慕容垂一边遣高湖、苻谟前往河西寻求支持,一边强力整顿内部。

    后燕建立之初,与其他胡虏政权一样,效仿魏晋施行部曲制。

    各将领(首领)都拥有部曲,而部曲从属于各将领(首领)私人所有。

    他们只效忠各自主子,从不向官府(联盟酋长)缴纳赋税。

    打仗获胜掳掠而来的户口,除了官府(联盟酋长)占有一部分之外,还要拿出相当一部分作为奖赏,分配给各将领(首领)。

    时间一长,各将领(首领)名下便占有、隐瞒了很多户口,即俗称荫户。

    后燕前期,凭借慕容垂用兵如神,打了许多胜仗,让各方赚了个盆满钵满。

    然而,西征失利、南征遇挫、易水惨败,动摇了后燕根基。

    眼下后燕不仅兵源短缺,国库也捉襟见肘起来。

    为实现北征拓跋夙愿,慕容垂突然下令查检户口。

    所谓查检户口,不过是从鲜卑贵族、世家大族口中夺食,用以填补国库空虚。

    此举大大损害了胡汉豪强、世家贵族们利益,遭到他们一致反对。

    一时之间,后燕国内沸反盈天,各地蠢蠢欲动。

    不过,世家贵族们显然低估了慕容垂决心。

    作为一时强者,慕容垂认定之事,绝不会半途而废。

    他考虑的十分清楚,不采取非常规手段,短时间内后燕别想北伐拓跋。

    而眼下慕容垂最缺的反而是时间,入冬以来,其身体便一日不如一日,说不定哪天便倒下再也起不来。

    他必须趁着自己还能动弹,集结起足够力量,一举灭掉北魏这个心腹之患。

    慕容垂凭借自身威望,强行下旨在全国范围内核查户口。

    并规定了不同官员品级占有的人户数量,一旦超出立即上缴官府。

    假若是太平盛世,凭借慕容垂威望或许还真有可能完成人口核查。

    可眼下是乱世,除了部分鲜卑贵族心甘情愿外,其余世家、胡虏渠帅对此十分不满。

    因此,后燕核查人口之举,令占有人户的贵族、世家怨声载道。

    与此同时,慕容垂只顾得充实国库,还忽略了底层百姓利益要求。

    这使得核查人口之举,还让一部分逃避赋税的庶民百姓跟着离心离德。

    春节前后,河北大地因朝廷查检人口一事,变得动荡不安,最终酿成了一场叛乱。

    后燕征东将军平规在胡汉豪强支持下,率领博陵、武邑、长乐三郡驻军,在鲁口宣布起事,公开背叛了后燕。

    这一突发事件,打了慕容垂一个措手不及。

    而平规可不是一般人,自慕容垂起事之初,他即追随慕容垂左右。

    如今却公开举兵叛乱,对外界造成极其恶劣影响。

    哪怕慕容垂迅速平定了此次叛乱,依然引发了更大震荡。

    于是乎,河北大地烽烟四起,流民遍地。

    大批不堪忍受的百姓,在新天师道传教道士影响下,纷纷向并州迁徙。

    ……

    杨道长带着流民刚刚抵达太行山脚下,正打算继续向并州迁徙时,不幸遇到了一队鲜卑骑兵。

    “禀百户,前面发现一股流民,约莫三百来人。”

    “什么,流民?”

    胡虏百户一听前方发现了流民,不由两眼放光。

    所谓流民在胡虏眼中犹如待宰羔羊,是扁是圆任由他们蹂躏。

    这比在战场上搏命争抢俘虏容易多了,而且流民当中往往有女子可供他们发泄shou欲。

    胡虏百户不由笑道:“哼!老子正愁近来巡逻辛苦,搞不到什么犒劳诸位兄弟,没想到今天竟遇着了头彩。”

    “哈哈哈,三百多人,足够兄弟们乐呵乐呵。”

    当下他眼珠子一转,目露凶光道:“荒郊野外的,哪儿来的流民?分明就是作乱的流贼!”

    “兄弟们听好了,陛下有令:凡参与叛乱者,杀无赦!”

    “大家赶快动手,老弱病残统统全杀掉,只留下青壮、女子。”

    此时杨道长站在队伍最前面,目光阴沉着盯着正向流民冲来的胡虏骑兵。

    他暗暗咬牙道:“真他娘的倒霉!眼看着将进入太行山区,不料竟遇到了胡虏游骑。”

    旁边那少年目光忧虑,不由叹气道:“无论是饥饿,还是寒冷,我们都挨了过来。”

    “却万万没想到,在即将踏上并州时,落在一群胡虏手中。”

    胡虏骑兵冲上来二话不说,挥刀便砍向那些年老体衰者,转眼间已有几个老迈流民倒在血泊中。

    大部分流民吓得战战兢兢,一些麻木地呆立原地,另一些则跪在地上,不断地磕头求饶。

    唯杨道长和少年一直站在那里,冷眼看着逐渐围上来的鲜卑骑兵。

    “这可怎么办?”

    二丫吓得面色苍白,躲在杨道长身后,吓得直哆嗦。

    刚刚见识过胡虏凶狠的丫丫,也满脸恐惧地将小脑袋埋进杨道长怀中。

    “道长,丫丫好怕,丫丫想爹爹。”

    “丫丫别怕。”

    杨道长安慰似的拍拍小女孩肩膀,自己则不断环视着四周,苦苦想着对策。

    此时流民已成惊弓之鸟,看着鲜卑人不断冲上来,他们唯一能做的,便是围在杨道长身边。

    所有人都忍不住去想,杨道长乃大天尊信徒,一定可以逢凶化吉。

    殊不知,杨道长此时业已束手无策,只能不断向大天尊祷告,祈祷奇迹出现。

    正当一众流民满心绝望,以为将难逃胡虏毒手时。

    忽然又传来一阵马蹄声,同时还有嗖嗖的破空声。

    但见冲在最前面的十几个胡骑,瞬间被一排弩箭射落马下。

    那胡虏百户一见此景,急忙下令止住己方阵势。

    原本已绝望的杨道长惊喜地喊道:“是河西军!乡亲们,河西军救我们来了。”

    一大群河西将士不知何时从西面冒了出来,周围也响起了漫天喊杀声。

    而陷入重重包围中的流民得知河西军来了,也全都激动起来。

    胡人百户见河西军突然杀来,不由眉头紧皱。

    不过当他看到对方只有数十人时,登时放下心来,同时亲自带着人马包抄了过去。

    见对面百十名胡人包抄过来,屯长大吼一声:“连弩射击。”

    于是一阵箭雨扫过,顷刻间射倒一大批胡骑,吓得其他胡人只得退缩回来。

    要不是河西军人数较少,恐怕他们早已崩溃。

    仓啷一声!五十名河西骑手齐刷刷拔出横刀,冬日阳光洒在白花花刀身上,反射出刺眼寒芒。

    一股冲天杀气扑面而来,让对面胡人浑身战栗起来。

    “杀!”

    屯长一声怒吼,长刀一指,如离弦之箭一般当先冲了出去。

    其余骑兵紧随其后,席卷而来。

    河西铁骑犹如滚滚洪流,咆哮着向鲜卑人汹涌而去,直插进胡虏阵中。

    战马交错之际,河西骑手纷纷舞动横刀,借着战马冲刺之力,狠狠劈向敌人。

    “啊,啊!”一连串的惨叫声在敌我双方阵营中响起。

    连续数个回合之后,数十名河西骑兵杀得百十名胡骑毫无还手之力。

    看到部下被屠杀,让胡虏百户心疼地直哆嗦,这可都是他本人的亲信部曲。

    又过了几息,百户再也坚持不住,只得落荒而逃。

    劫后余生的流民们忍不住热泪盈眶,流民中一些青壮眼神炙热地盯着威风凛凛的河西铁骑,恨不得以身代之。

    站在妹妹二丫身边的少年,暗暗发誓道:“早晚一天我也要加入河西军。”

    这时,那个屯长骑着马向杨道长走来,横起右臂行了个军礼问:“道长你没事吧?”

    “没事,多亏屯长大人及时赶到,不然贫道与众人真是凶多吉少。”

    “哈哈哈,没事就好,大家赶紧上路吧!万一再有大队鲜卑人过来就麻烦啦。”

    “对,对,赶紧上路,进入太行山就安全了。”

    “乡亲们,再坚持一下,并州马上到了,刺史已在晋阳建好安置点等着大家。”。

    a

    </br>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