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奇怪的男子,奇怪的武学


本站公告

    上古是一个什么样的时代?这个问题不管你问任何一个修士,他都会回答你“上古是万古以来最璀璨的一个时代,同时也是最残酷的时代。”

    英文那个时代出了太多的传奇之人了,仅仅是始皇一个名字就让上古这个时代如同一颗明珠闪耀在万古历史之中。更别提还有墨子,孙子等诸子百家的创始人,另外还有万界之中的无数天才妖孽,可谓是一个真正的大世。

    何谓大世,所谓“天才多如狗,妖孽遍地走”说的就是大世了。大世拥有的不仅仅是璀璨,还有那无尽的杀戮。

    就像上古时的永续一战可谓是惨!惨!惨!

    主战场的人界被直接打碎,还是后来始皇用尽最后之力收集碎片才形成了如今的人界五地,要不然人界早就灭亡了,就算是有了修养生息之地,人界的生灵也在那场大战之中死了九成之多。

    人间还不算最惨,最惨的还属于那仙界,由于仙界意志直接参战的原因,整个仙界在与始皇一战中就已经毁灭了,只留下了一个尘垢之境漂泊于人界,曾经在万界排行第二的世界就如此消失,想到如今众仙不存的后果,世人不由一阵胆战心惊。

    不仅仅是仙界,排行前几名的世界中除了率先逃离战场的魔界,别的都毁灭的差不多了,就算是那些靠后的世界,也是元气大伤。

    先说那排行第三的妖界,妖界五大皇族中除了盘龙一族之外全数都被灭绝了,如今泱沐玲手中的金乌也算是世间的一种奇迹了,更别谈妖族投降之后便扎根在了人界的千机北丘中,如今的妖界恐怕已经排到了最后几名。

    然后便是那排行第五的鬼族,这一族更是可悲可叹,所有的族人都被始皇镇压在人界,后来又经过剑皇一役,如今差不多快灭亡了。哎,只要想起来,就是一个惨字呐。

    其实上古时代最惨的还不是这些世界的毁灭,族群的灭亡。最惨的是明明上古如此璀璨的一个大世,但由于战争太惨烈的原因,最终居然没有一个成道之人,所有的天才妖孽差不多都死绝了。

    由于没有成道之人,大战后污泥的天地就没有人净化。上古大战的下场就是天道被无数的负面之气催生成长形成了后面的悲情的斩天一战,这事暂且不提。

    再说那上古之后,世间更是少有人才出现,整整差不多一个时代都处于黑暗混乱的时代,到了中古后期天地才出现了一些天才妖孽,才慢慢形成了次序和法律,世间也才慢慢平稳下来。

    不管上古的大战在惨烈,这些事情都和叶笑没有什么关系,因为他去的时间点虽然是上古,但离那场席卷诸天的永续之战不知还有多少年呢,几千几万年也说不定。

    此时画外的人,小狐狸看着消失的画卷不由问道:“这万古武路上的人为何大多数都是人族,按理说,仙妖魔鬼这四族也应该有许多人才对,另外万界还有很多值得称赞的种族,例如精灵就是其中之一。”

    “姐姐莫非忘了这是先天之境的万古武路了,你说的那些族群大多数出生就已成进入道境了,更有的甚至直接就是传奇之境。不过万古武路还是先天之路最为璀璨,因为他们每一个人都是从最弱小走向至强之道,上面出现的人基本每一个都是一方世界,一个时代的主角。”泱沐玲轻轻答道。

    这时小素月也插口问道:“那沐玲姐姐,那个神族是怎么回事?按理来说,这个种族出生不应该更强么?还有姐姐你的血脉不是比妖族皇族还高么,为何也会出现在这里?”

    “这些嘛......大概就要问天命碑咯。”泱沐玲神秘的说了一句便没在说话,旁边的两人见状也安静了下来。

    再观画卷之中,叶笑踏入画中之后就一直看着眼前的男子。至于没有打扰只是观看的原因,是因为眼前这个男子实在太过普通了,普通的毫不起眼,虽然长得和始皇有点像,但气质实在是天地之差。

    看着眼前男子不停的劈柴,挑水,种地,叶笑实在不敢想象这个男子就是日后震慑诸天的始皇,看了半天之后叶笑不由感慨道“莫非这就是人不可貌相?”

    虽是心中如此感慨,但叶笑还是不敢肯定眼前之人是万古武路上的始皇,因为眼前的男子实在太弱了,弱的叶笑一剑就能杀死,所以叶笑不由开始怀疑这万古武路是不是把自己送错地方了。

    时间过的很快,不一会天空就剩一片红霞了,而男子好像也忙完了一天的劳作,只见那男子没吃饭,也没洗漱,就直接邋遢的躺了大睡了起来。

    越看越不对劲,叶笑便决定不观看了,于是就直接朝着睡着的男子走了过去。

    正在这时,睡着的男子眉心突然闪烁起了金光,随后一个一摸一样的男子居然从眉心走了出来,一边走一边说道:“道友还真是够无聊的,居然看我砍了一天的柴。”

    看着突然出现的男子,叶笑不由警惕了几分,这个男子与睡着的男子虽然长的一模一样,但实力和气质却完全不同。但听到男子打趣的话不由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在看那男子一副橙色道袍打扮,想起自己是玄真弟子也算得上是道家之人了,便行了一道礼说道:“道友说笑了,在下叶笑。我听闻此处有一不世之才隐居,于是这手和心不由痒痒了,不知道友是否愿意指教一二?”

    “哈哈!吾名:赢。叶道友,请!”没有多余的客套话,自称赢的男子便轻轻抬起手,算是应了此战。

    看到赢如此好说话,叶笑也不客气,直接拔剑一声“请!”便刺了过去。眼看长剑很快刺到赢的身前,只见赢没有似乎畏惧,起手化掌纳气就迎面拍了过来。

    交手一瞬,赢便被震飞到一旁,似乎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对手。

    这个结果叶笑其实已经猜到了,因为虽然眼前的赢的确比睡着的男子强了几分,但也仅仅是强了几分而已,不过叶笑可不相信传说的始皇就这般本领。

    这不,只见被震飞的赢又直接睡了过去,然后一个同样的人影又从眉心走了出来,比起前一个走出来的人,这个赢的实力与气质也发生了改变。他的道袍变成了黄色,同时眼中少了几分道家的淡然,多了几分武修的凛冽之气。

    新出现的赢没有多语,仅是淡淡一个“请!”字便朝着叶笑攻了过来。

    看着赢的变化,叶笑不由心中大呼有意思,于是长剑在挥,上手便是昔日名招:“风过无痕!”出剑的同时心中还想着“打到一个就来一个更强的,不知始皇最强的姿态是什么样的?”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