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8章 下次再满足你


本站公告

    一秒记住【小说网 www..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或许是刚刚接过吻的缘故,她一向白皙的脸颊此刻像是涂了胭脂水粉一般,说不出的嫣红水嫩,还有着笔墨也无法形容的妩媚。

    厉佑霖望着她,薄唇不自觉勾出了更多的笑意。

    “那么,”忍不住低头亲了下她的眉眼,下巴蹭着她的脸蛋,他低低哑哑的笑着,“染染,告诉我,你被我迷惑了么?嗯?”

    漫不经心的语调,偏生被他带出一股蛊惑的性感。

    而事实上,纪微染也的的确确被他蛊惑了。

    “嗯……”睫毛扑闪,呼吸微滞,她情不自禁的点头,末了又像是自言自语加了句,“你太危险了……”

    他真的太危险了。

    这么短的时间里,她就……

    厉佑霖闻言薄唇勾出的弧度更明显了,亦是情不自禁的,再低头,他在她唇上轻啄研磨,像是要用尽所有的温柔和耐心。

    “那愿不愿意就这样被我迷惑一辈子,嗯?”

    一辈子……

    多让人向往的字眼。

    从前觉得爱情中这种字眼是没有温度也没什么可信的,不过是情人间的耳语当不了真,可此时此刻,纪微染听着,只觉每个字都镌刻在了自己心上,炙暖又强烈,又像是一股强劲的深潮从海底深处席卷而来,让她再也逃脱不了。

    “染染……染染……”

    失神间,她听到男人轻呼她的名字,而下一秒,男人的唇重新缠绵落下,隐隐的战栗和酥麻通过最敏感的神经传至了四肢百骸。

    她闭上了眼,任由自己迷失在他给深情中。

    “嗯……”

    嘤咛声溢出,她被男人压在沙发上,暧昧的旖旎热潮也随之从两人周身散出,又迅速散落进空气中。

    吻,越来越深。

    不知迷失了多久,就在纪微染以为自己就快窒息的时候,男人突然放开了她。

    “染染……”

    稍显粗重的呼吸吹拂在她脸上。

    纪微染微喘着气睁开眼,眼中还有着未散的迷离。

    一记轻柔的吻落下。

    压抑着低喘,厉佑霖幽幽凝视了她片刻,最终还是哑声说道:“我去洗澡。”

    他说着就要起身。

    手,倏地被握住。

    厉佑霖身体微僵。

    视线交缠,两人眼中只有彼此。

    他似乎还能看到她眼底拥挤的波光,水媚的让他想要不顾一切的再吻下去。

    可,还不行。

    低头,他又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随即勾唇低低嗤笑:“乖,虽然我知道厉太太你很想要,但老公今晚不舒服,下次,下次我再满足你,嗯?”

    轰!

    纪微染的脸蹭的一下就红了,鲜红欲滴!

    偏偏男人的目光还落在自己身上,那其中的笑意,哪怕她不看,也能感觉的清清楚楚。

    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她猛的甩开他的手,又拿过一旁的抱枕,用力砸向了他的脸。

    混蛋!

    她才没有!

    呼吸变得急促,她想也没想恶狠狠瞪他一眼,接着起身就走。

    然而她还是慢了一步。

    “生气了?”男人抱住她,低哑的嗓音里缠绕着明显的笑意。

    他不说还好,一说,纪微染更加的恼羞成怒。

    “是!”她推他,“放开我!我要洗澡!”

    “嗯……一起?”

    “厉佑霖!”

    “……”

    最终厉佑霖还是松开了她,看着她羞恼离开的背影,忍不住再次失笑,而笑过之后,他低眸瞥了眼某处,只能苦笑摇头。

    半小时后。

    身上带着些许凉意,厉佑霖上了床,习惯性的将背对着自己的女人拥入了怀中。

    “染染……”

    纪微染无意识咬了咬唇,没作声。

    厉佑霖低笑,直接轻轻掐住她的下巴让她转过来面对自己,又在她恼羞开口之际抢先说道:“晚上喝了多少就?今天拍戏累不累?”

    他就在自己身体上方,呼吸吹拂而下。

    即便不是第一次如此亲密,但纪微染还是有些不自然,不自然的后果,就是她再一次被男人的问题带偏,一下就忘了自己的生气。

    “就一口喝酒而已,不累。”她摇头,答案是一贯的言简意赅。

    “真的不累?”

    “嗯。”

    厉佑霖挑了挑眉,嘴角笑意显得十分的意味深长:“我听说电影是打戏为主,都没有替身,怎么可能不累?不用骗我,我帮你按摩一下好不好?”

    纪微染下意识想说真的不累,但话还未出口,她忽的后知后觉反应了过来,也抓到了他话中的关键词——

    按摩。

    恐怕这才是这个男人的真实目的吧?

    或许是为了印证她的猜测一样,这个念头才冒出来,男人的手就抚上了她的……腿。

    纪微染脸一红:“厉佑霖!”

    “乖,帮你按摩。”

    男人很是一本正经。

    然而他的手覆上的地方,纪微染觉得已是滚烫。

    “我不……”

    话音被吞入腹中。

    一个简单但又不失热情的吻,厉佑霖稍稍离开,鼻尖蹭了下她的脸蛋,失笑:“真的只是帮你按摩而已,想哪去了,还是说,染染希望我做点什么?嗯?”

    纪微染:“……”

    羞恼已不足以形容此刻自己的心情,可难得的,她竟是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你……”

    厉佑霖低笑,像是郑重承诺,又像是漫不经心的心疼:“拍完戏后记得早点休息,如果哪里不舒服,一定要跟邢星说。我不在的这段日子,记住无论有什么事都要打电话给我,如果我一时没有接,就打给贺舟,让他通知我。”

    纪微染呼吸微滞。

    他说按摩,就真的只是帮她按摩而已。

    从腿,到手,再到后背。

    力道正好,不会重,也不会轻,而经由他按摩过的地方,那些隐隐的酸痛似乎真的舒服了好多。

    “如果剧组还有聚会,不要喝酒,实在推不了,那也一定要少喝,把邢星带身边,除了睡觉不要让自己离开她的视线,记住了么?”

    男人的声音贴着她的耳畔钻入。

    “……好。”纪微染下意识点了点头。

    下一瞬,她的人被他翻过来。

    “染染。”

    他的眸光深邃,嗓音性感,纪微染听着,只觉心跳不受控制的狂乱了起来。

    “嗯?”无意识的,她咽了咽口水。

    厉佑霖自是瞥见了她的小动作。

    眸中笑意渐深,他忍不住低头又吻了吻她,像是怎么吻也吻不够一样,尽管不想停,但最终他还是忍住了。

    “要学会依赖我,也要相信我,嗯?”

    纪微染不傻,一下就听明白了他的意思。

    她动了动唇。

    “答应我。”

    纪微染定定看了他片刻,又看着他眼中倒映出的自己。

    “……好。”最终,她颔首。

    而她顺从的模样,就像是一味那种药,莫名就挑起了厉佑霖那股本来已经压下的渴望。

    他望着她,眸色如同泼倒的墨汁,越来越深。

    周遭的空气似乎也变了。

    喉结滚动,厉佑霖躺回到她身侧,紧紧搂着她:“乖,睡吧,明天还要早起拍戏。”

    纪微染攥紧的手指忽的一松。

    她眨了眨眼,又偷偷松了口气。

    她是怎么了?

    刚刚……她竟然很期待他吻下来。

    他明明也……

    脸有些疼,不好意思再想下去,她最终还是闭上了眼。

    或许是今天拍戏确实有些累,或许是晚上喝了酒的缘故,又或许……是因为身旁有这个男人在,没多久,纪微染陷入了安稳的沉睡中。

    而她不知道的是,在她睡着后,男人小心翼翼的放开了她,而后起身重新去浴室冲了个冷水澡。

    一夜无梦。

    翌日。

    纪微染一早就醒了,入眼的就是男人俊美的脸,没了笑意,此时睡着的他看着很是安静,甚至还有若隐若现的薄凉覆在其上。

    她看了很久,心念微动间,像是情不自禁,她偷偷在他唇上亲了下又迅速撤离。

    唇,弯了弯。

    她笑了下,随即轻手轻脚起身去了浴室。

    简单的洗漱后,纪微染出来,一眼就看到了随意躺在床头的男人。

    “早,厉太太。”

    低沉的嗓音,带着清晨特有的沙哑,弥漫出一股令人心悸的慵懒性感,偏偏男人还掀开了被子,露出了……赤裸的上身。

    视线交缠的瞬间,他一笑,纪微染心跳骤然漏了拍。

    “你……你什么时候……”或许是冲击太大,好两秒,她才挤出剩下的两字,“醒的?”

    “哦,在厉太太情难自禁偷吻我的时候。”

    男人的声音很是愉悦。

    纪微染:“……”

    男人唇畔的笑意愈发明显了。

    纪微染攥了攥手指,下意识别过了头,努力冷静道:“那我去片场了,你……出门的时候小心点,别被人看到了。”

    她说着就要抬脚,然而在男人的注视下,她的脚就跟被胶水粘住了似的动不了。

    直到,男人的气息笼罩下来将她包围。

    “还有呢?”

    还有?还有什么?

    纪微染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她愣愣的看着男人。

    下颚忽的被挑起。

    “厉太太,别用这种眼神勾我,你还要去片场,我也要去机场,这点时间来不及的,乖,嗯?”

    纪微染:“……”

    “我走了!”羞恼涌上心头,她猛地推开他,急匆匆拿过包和手机看也没再看他一眼就跑了出去。

    “砰”的一声,门被甩上的声音传来。

    厉佑霖倚在墙上,笑着勾了勾唇。

    二十分钟后。

    “门口等我。”挂了电话,他拿过行李箱开门。

    “厉少。”

    轻轻袅袅的嗓音在他抬眸的那一秒响了起来。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