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六章 撤离


本站公告

    晚上的行动,虽然“剧本”早就跟邓湘涛商量好了,但杨志也要“表演”到位才行。至少,不能被军统的其他人发现。演戏要演全套,杨志的身份,在军统只能邓湘涛知道。

    任何事情,都要合理,才不会被人怀疑。杨志如果现在就回去汇报,肯定会被怀疑。只有等几个小时,回去再汇报,军统才不会怀疑。

    “还是处座考虑周全。”杨志点了点头,他与朱慕云见面后,如果马上向上面汇报,确实有些不妥。

    “刚才的情况,你也不用汇报得太详细。有的时候,太准确未必就是好事。”朱慕云叮嘱着说。

    “我会再去侦查一遍,根据具体情况而定。”杨志说。

    “可以,下午你回去汇报之前,在巴黎饭店见个面,我已经在那里开了间房,二零五。”朱慕云叮嘱着说。

    “巴黎饭店二零五,我记住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四点左右我会过来。”杨志点了点头,郑重其事的说。

    朱慕云回到德明饭店后,也没打算再安排工作,他有午睡的习惯。回到房间,正要准备小睡一会时,房门被推开了,朱慕云正要发火,话还没说出口,就看到了宫崎良一,正一脸得意的站在门口。

    “宫崎小队长,有事?”朱慕云虽然不好发火,但也没给他好脸色。

    “我是来通知你的,今天晚上,宪兵小队的人,接替你们的岗位。”宫崎良一冷冷的说。在他眼里,所有中国人都是不值得信任的。虽然宪佐班只负责外围警戒,可他也觉得,宪佐班会坏事。

    “接替我们的岗位?那我们做什么?”朱慕云诧异的说,自己与宫崎良一同级,怎么就不知道这回事呢。

    “据我们得到的情报,今天晚上,军统可能会有行动。为了保证特使的安全,宪兵小队的人,换你们的衣服执勤。”宫崎良一说。这是刚刚决定的事,他想亲口告诉朱慕云,看看他脸上的神色。

    “你们得到的情报?”朱慕云更是惊讶,自己早就得到了情报,宪兵分队一直不重视。怎么突然间,连外围警戒也要接管了呢。

    虽然军统的行动,只是一次计划,并不会真的落实。最多,也就是朝着德明饭店方向,随便放几枪。可是,只要军统开了枪,意味着对杨怀益展开了刺杀,只是行动是否成功的问题了。

    “我就是来通知你的,你的人,全部撤到外围,不要在这里碍手碍脚。”宫崎良一鄙夷的瞥了朱慕云一眼。

    宪佐班根本没有战斗力可言,真要是碰到了军统人员,也阻止不了军统的行动。甚至,还有可能妨碍宪兵分队的行动。

    “我们不是已经在外围了么?”朱慕云淡淡的说。他的人,连德明饭店都不能进,还要去哪里呢。

    “你们只能算‘里围’,晚上还得撤出两百米。”宫崎良一说。

    “撤出两百米,还算外围么?”朱慕云不满的说。

    “也对,我看,你们晚上干脆休息,反正有你们不多,没你们也不少。”宫崎良一讥讽着说。

    宫崎良一走后,朱慕云睡不着了,如果晚上没二处什么事,自己还怎么立功?朱慕云马上去找大泽谷次郎,一问才知道,情报是张百朋传过来的。情报处的地字一号,也得到了军统今晚,可能会在法租界行动的消息。

    “我也得到了情报啊。”朱慕云不满的说。

    “你得到的情报,宪兵分队并没有重视。可是,情报处传来的情报,宫崎良一马上向小野汇报了。”大泽谷次郎说。

    “我的情报,宪兵分队就不重视。情报处的情报,就如此重视?”朱慕云说,宪兵分队竟然在情报上,也要搞歧视?

    “这是没办法的事,这段时间,张百朋与宫崎良一,好像走得很近。”大泽谷次郎淡淡的说。

    “他们经常在一起?”朱慕云被大泽谷次郎这句无心之言吸引住了,宫崎良一对中国人,从骨里子瞧不起。他有一种天然的优越感,绝对不会跟中国人走得近。

    张百朋在表面上,还是中国人。如果他与宫崎良一走得近,只能说明一件事,宫崎良一知道了张百朋是日本人的身份。

    “我也是听别人说的,有人见到他们在一起喝酒。”大泽谷次郎说。

    “如果宪佐班撤出,是否会影响保护特使?”朱慕云问。

    “在小野和宫崎良一看来,不会有任何影响。”大泽谷次郎摸了摸鼻子,叹息着说。

    朱慕云在行动方面,确实毫无建树可言。在小野次郎和宫崎良一心目中,确实没把朱慕云的宪佐班放在眼里。而张百朋的情报处则不然,在张百朋的情报没来之前,宪兵分队甚至都怀疑朱慕云情报的真实性。

    “好吧,我把人都撤出来。”朱慕云赌气的说。

    “吃过晚饭之后,你的人才能撤出来。”大泽谷次郎提醒着说。

    “我还省事了。”朱慕云说,可是他心里,很是不服气。自己精心安排的“剧本”,怎么被张百朋就给搅和了呢。

    下午,朱慕云在巴黎饭店,又与杨志见一面。得知晚上,二处的人会全部换成宪兵,杨志也很是紧张。

    “处座,这个情报,是不是不要告诉军统?”杨志说。

    “情报肯定要告诉军统,但是,要稍作修改。就说你偶尔听到,后半夜会换成宪兵。”朱慕云说。

    “处座英明。”杨志说,军统晚上肯定不会白天行动,如果后半夜,军统肯定会在上半夜行动。既在军统方面立了功,又把他们推进了坑。他虽在军统,可实际上,是身在曹营心在汉,他还是二处的人。

    朱慕云出来与杨志见面,实际上,主要是与邓湘涛见个面。他与杨志见面之前,其实已经与邓湘涛见了个面。情况突然发生变化,不见面不行了。

    吃过晚饭,宫崎良一就与朱慕云交接,按照宫崎良一的要求,与日本宪兵全部交接完毕。除了暗哨,因为那是朱慕云临时布置的,宫崎良一根本不屑这样做。

    “朱队长,从现在开始,特使的安全就交给我了。”宫崎良一得意的笑着说,没有宪佐班碍事,他觉得更加有利于工作。

    “宫崎小队长,我依然坚持,没有宪佐班的配合,宪兵小分队,不可能保护好特使。”朱慕云坚持着说,上面的命令,他要执行。可是,该说的话,还是要说。

    “笑话,宪佐班算什么,没有你们的配合,我们会更好的完成任务。”宫崎良一冷笑着说。

    朱慕云没再说什么,他去了小野次郎在德明饭店的临时办公室。朱慕云向小野次郎请战,宪佐班有能力,在外围警戒。如果宪佐班连外围警戒的任务都做不好,岂不是连饭桶都不如?

    “朱君,我知道你对大日本皇军一片赤诚,可是,今天晚上的行动,宪佐班确实没有必要参加。”,其实,这是宫崎良一强烈要求的。

    宫崎良一认为,宪佐班的存在,会严重影响特高班的行动。外围警戒虽然不是很重要,可是如果让宪佐班负责外围,如同虚设,反而有利于军统行动。

    “今天晚上,宪佐班的人,是不是可以休息了?”朱慕云问。

    “待命吧。”,他当然不能像宫崎良一这样,说得如此无情。但待命与休息,其实也没什么区别。

    “我还选了几个暗哨……”朱慕云说。

    “也可以撤回来,因为我不想打草惊蛇。”。

    “好吧。小野队长,既然晚上用不着宪佐班,是不是回宪兵分队待命?”朱慕云很是无奈,原本自己才是主角,突然之间被宫崎良一抢了戏分,他自然不会高兴。

    “你们就在这里待命。”,明天天亮之后,宪佐班依然要接手的,只是晚上,他们的任务才由宪兵小队接过来。

    “军统一向狡猾,如果他们声东击西怎么办?”朱慕云说,宪兵分队将所有的力量,全部集中到德明饭店,现在的合作路1号,防守可是很空虚。

    “军统不可能这么大的胆子。”小野次郎摇了摇头,合作路的安全,绝对不用担心。

    随后,李邦藩也来到德明饭店。今天晚上,军统很可能行动,他自然也很关注。而且,行动队的人,也参加了晚上的行动。

    “局座,二处现在没任务了。”朱慕云“沮丧”的说,被宫崎良一嫌弃,让他确实很失落。当然,他心里还是很高兴的,至少,真要是出了事,跟自己就没有关系了。

    “这件事我知道了,我们要给军统一个假象,让他们敢来。同时,又要将他们消灭在德明饭店之外。你的人撤回来,虽然无奈,但目前来说,确实是最合适的。”李邦藩也找不到合适的词安慰朱慕云,只好向他坦诚。

    二处的人,缺少训练,遇到军统,完全没有还手之力。与其白白损失,不如撤回来。或许,宫崎良一的宪兵小队,能打军统一个伏击呢。8)

    </br>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