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四四章 苦战


本站公告

    辛索奋力一击,意图将扈美娘斩于刀下。

    刀芒闪烁的光芒如同闪电一般在扈美娘最后惊愕的表情中定格,噗!

    扈美娘下意识地想闭上了眼,可是极度的惊恐让他的眼睛睁的圆圆的,亲眼见到一截铁棍挡住了刀锋,但没有传来巨响,只有击中败革的声音。

    “休得张狂!我家大帅岂是你能伤得了的!”

    那人怒吼一声,一棍改挡为扫,一棍击出,如同翻江倒海的巨龙一般,地面瞬间飞沙走石,所有的力道都随着这一棍,击向了辛索,气势惊人。

    “呀,呔!”辛索奋起全身功力,施展了自己最强的攻击,迎向那老者的铁棍,奈何,那棍势沉如山,辛索直接被蹦飞了十几步之远。

    地面一道深深的刀痕,延伸到了辛索的脚下。

    “来者何人?”

    “废话真多,拿下你,就成了,接招!”

    那老者更不多余废话,抢白一句,吐气开声的时候,早已如影随形,欺身而上,“纳命来,小子!”

    那老者一棍,如蛟龙出海,怒捣黄龙,直奔辛索面门而来。

    电光火石间,辛索只来得及挂刀一封,再次被击退二十步之远,比先前还厉害,那刀面居然有了浅浅的圆凹。

    噗!

    这次居然震得辛索口吐了一口鲜血。

    “老儿,休得嚣张!”

    辛索吐出口中淤血,提刀在手,不退反进,鬼哭刀法第二式“鬼御”随即爆发而出,那老者这个时候存了戏谑的想法,并不一棍让辛索重伤,而是怒摆一棍,将辛索再次击飞。

    鬼哭刀法第三式,鬼定!

    一棍击飞!

    鬼哭刀法第四式,鬼奇!

    也一棍击飞!

    鬼哭刀法第五式,鬼门!

    还是一棍击飞!

    鬼哭刀法第六式,鬼遁!

    那老者原本是也一棍击飞,但是这时候他自己预感到了不妙的气息,开始全力防御自己,棍影如罩,瞬间将他包裹了个严实。

    却见,辛索的鬼哭刀法第六式全力爆发,只有一刀而出,这刀收敛了光芒,如同天外彗星,雨中雷电,惊天泣地,吸收了所有光芒。

    那老者终于感觉到了危险,开始将全身的功力使用了出来,这才感觉自己好过了一点,嘭!

    这次丁强没飞,那老者却被丁强打得倒退了二十步之远,老者感觉自己的户口都已震裂。

    “这是什么刀法?”

    “鬼哭刀法,接第七式!”

    辛索后撤,提刀再来,第七式“鬼甲”携带前七刀威力而来,气势居然叠加出出了让老者心悸的感觉来。

    “不好,这一刀,我接不住!”

    那老者脸色已变,不断后撤,但是无论如何这一刀彻底将他的气机锁死,再想逃跑依然不能。

    “可恶!”

    砰!

    一刀而过,连同那老者身后的兵族士兵俱都一斩为二,上下身子俱都分家,直接斩杀了三十米远才告衰竭。

    辛索一刀建功,立即率领身后的士兵往前突击,他这里尚且如此,其余的地方更甚,他们遭遇了最强的阻击,战斗打到这个程度,已经进入了火热化。

    辛索前脚才踏上刚才阵斩老者的地方,突然斜里神出鬼没地飞来一棍,将他震退到了士兵当中,一时人仰马翻,有两个兄弟被他这一撞,直接口吐鲜血,萎顿在地。

    “桀桀,居然让我损失掉了一个替身宝贝,可恶,可恨,可恼,可杀!”那老者状若疯狂,抡棍就杀,如同狂风扫落叶一般,滚起层层罡影,如浪拍岸,怒卷而来。

    刚才辛索施展鬼刀七式,那是叠加的效果,才会那样,如今这老者发疯一般怒扑而上,让辛索一时间有点错愕,刚才不是将他一刀两断了吗,为什么他嘴里还喊着替身宝贝,这世间居然有如此宝贝,这还是第一次听说,这念头只是一瞬间从他脑海中闪过,便集中精神,开始对付这死而复活的老者。

    双方一时乒乒乓乓打了起来,双方各自的士兵都退后了有三十步之远,阎王打架小鬼遭殃,他们这些士兵武力没有两人高,参合进来只有受气的份,可没有人想当风箱中的老鼠两头受气。

    “与我纳命来!”那老者,这次再也不给辛索机会,逼迫地辛索只有招架之力,全无反攻的机会。

    十三招之后,辛索终于不敌老者势大力沉的一棍,被一棍敲得飞出五十步之远,萎顿在地。

    “军团长!”

    “辛索!”

    一时周围的强者纷纷呼喊出声,有人甚至撂下自己的对手直奔辛索这边而来,准备护驾。

    那老者一棍击飞之后,咬牙切齿,拖着棍子,在地面上划出了叮里当啷的声音,向着倒地的辛索慢慢走来,“我看如今你再怎么施展那七式古怪的武功,小子,今天我第一个废了你,拿你的血来祭奠我们那些惨死这里的勇士。”

    一步一说,周围的士兵,纷纷上前阻止,奈何,这老者武力超群,那些武圣小子上来挡道,直接就是秒杀的份,而且这个家伙还有恶趣味,用棍子敲人头,就如同打西瓜一般,打的红红白白散步了一地。

    四十步,辛索这边已经倒下了十位士兵。

    三十步,又是十二名士兵!

    这人,似乎喜欢上了这种不断敲打的感觉,居然乐此不疲,以此来威胁那些依然持刀反抗的人。

    二十步,前面已经再无可挡之兵。

    十步,九步……眼看已经棍子能够到了,那老者,阴森森一笑,嘴角一咧,赫然举棍过头顶,力拔山兮,一棍携着万千怒意狂砸而下,他要叫这个可恶的男人,就此消失。

    那周围赶来的人,终于到了辛索跟前,举兵器合力抵挡了这老者一棍,居然都彻底摔倒在地。

    “好沉的棍!”

    “好恐怖的力量!”

    “你们这是找死!”

    那老者,这次多了份凝重,后撤一步,将棍子顶住自己,棍头突然弹起,火电一般的速度,祭出了自己最厉害的一招“佛怒!”

    只见这一棍出来,满天的梵音,如雷滚滚,居然陡生异象!

    “死来!”

    这次势大力沉的一招开始闪电般砸下,众人连惊呼一声都没有来得及,那棍携带莫大力量,呜呜,凄厉的空气音爆频频炸响,直奔辛索脑袋而来。

    风水轮流转,才一眨眼的功夫,刚砍别人的脑袋,这次却是轮到了自己,辛索不由痛苦地闭上了眼睛,索性认命了。8)

    </br>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