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7等君入瓮


本站公告

    而汉斯他估计这个过程大约需要15-20分钟左右,所以为了保障帕拉突击队的行动能够成功,他才赶在人还没来之前就制定起了一个方案。

    帕拉突击队毕竟是由美利坚的军事顾问训练出来的,士兵看上去精神状态饱满、那战术素养肯定比一般的安全部队士兵高明许多,于是他们的军官在看到汉斯提供的计划之后,立即就开始了详细的探讨,然后再对一些不确定的细节进行反复的推敲。

    这个研究论证的过程花去了三个多小时,所以当帕拉突击队带队前来的一名上尉,他脸上紧绷的表情终于出现一丝满意的神情时,距离天亮也只剩下最后两个小时了,于是一场紧张的突袭营救行动就直接拉开了帷幕。

    为了确保这次偷袭的成功,汉斯小组连压箱底的无线信号压制装置也拿了出来,在之前的战斗中,并不是汉斯不想使用这些设备、来对军团方面的单兵战场终端进行压制,不过能抵消军团战术优势的机会只有一次,一旦早早的把设备投入使用,那么军团方面就会有所提防,反而像现在这样在关键时刻拿出来才可以发挥出最大的效能。

    终于,在各方面准备工作全部就绪后,帕拉突击队的32名士兵,他们就分成两个梯队;前面10个人作为先导、统一端着微声冲锋枪,后面22人则是攻击的主力,他们在距离先导30米的后侧缓缓的压上,来对同伴进行支援。

    身为印度中央邦的王牌部队,帕拉突击队的装备自然不是土鸡安全部队可以比拟的,在这次出动的人员身上,他们每个人都配备有夜视仪和拦截者防弹衣,手中的枪械也全都是美利坚和欧洲的名牌货,所以在领队上尉一声令下后,先导梯队就悄无声息的摸向了医院的围墙,动作显得很干净、丝毫不减拖拉。

    t72坦克在医院围墙上撞开的破洞,再次成为了帕拉突击队的突破点,当先导梯队摸进院子后,他们却并没有进入急诊楼,然后和急诊楼中驻守的一个排安全部队士兵汇合,而是在黑暗中绕过急诊楼右翼,直接进入了急诊楼和住院楼中间的开阔区域。

    稍等,等攻击梯队跟进,帕拉突击队士兵们蹲在急诊楼拐角处安静的等待时,在他们的前方不远处,先导梯队的士兵正在草坪上缓缓的爬行,一边前进、一边进行排雷作业,因为使用仪器会有暴露目标的危险,所以这些先导梯队的士兵都在用排雷针一类的原始工具,逐寸逐寸的清理草坪下的地雷和爆炸物。

    时间是一分一秒的过去,当先导梯队花了20多分钟时间,勉强才通过开阔草坪的一半路程时,就在住院楼正对急诊楼的这一侧,军团青色连队的指挥官,他正透过全封闭头盔中的夜视系统,平静的注视着距离自己大约有5-60米远的先导梯队士兵。

    在汉斯方面的无线电信号干扰、压制下,军团在医院院子地下埋设的上千枚传感器就统统变成了废铁,甚至就连青色连队成员间的无线电联络都不能进行了,不过对于军团设备的自带功能,汉斯他们的干扰却没有什么效果,军团这边还是一样具备夜战的能力。

    所以当帕拉突击队先导梯队的士兵,终于艰难的来到住院楼前约30米的距离时,他们身后的攻击主力悄悄也进入了草坪范围,另外爬在最前面的帕拉突击队士兵,他已经能够听到长串人质所发出的低低呻吟声了,于是他就本能的加快了扫雷前进的速度。

    不过就在同一个瞬间,一名青色连队的士兵却猫着腰来到了指挥官躲藏的窗口位置、凑到指挥官身边后,刻意压低嗓子问道:“头,要不要先消灭他们,这次上来的应该是精锐部队,如果等他们全员压上来,恐怕到时会有点棘手。”

    “棘手?不存在的,无论多么精锐的士兵,一旦身边多了牵绊、那就跟一般人没什么区别,所以咱们要耐心的等下去。”可青色连队的指挥官却是胸有成竹的回答。

    “等下去?”

    “看着吧,当他们解救人质、准备撤退时,再连他们带人质一起……”指挥官并没有把话说完,但他的部下已经明白了指挥官的意思,于是阴笑着就离开了这个窗口,返回了自己埋伏的原位,跟着还用手势向其他人传达了指挥官的最新指示。

    5分钟之后,先导梯队的士兵终于和长长一串的人质们接触到了一起,跟着在迅速安抚好人质的情绪后,帕拉突击队的先导士兵就用小巧的钳子,将人质间的塑料手铐纷纷的剪断,不过在这个过程中士兵们也发现,被串在一起的100多人,本身就病伤交加的他们,已经有超过一半人成为了尸体。

    然而没时间感慨,当主攻梯队也跟进上来,并且还分出一半的人手,也就是用大约20名士兵协助人质的撤退工作时,这批多灾多难的人质才挪出去2-30米远,负责警戒住院楼窗口的帕拉突击队士兵就绝望的看到,同时在多个窗口处都一齐闪出了人影来。

    生死只在瞬间!

    在这一刻儿,根本就没机会发出警报声,于是那个士兵是飞快的扣动了扳机,果断用手上的mp5击中了其中一个窗口处的人影,并且在夜视仪的莹莹绿光当中,士兵还清晰的看到那个人影头部往后一仰。

    “碰、碰、突突……”连同其他负责警戒的士兵一起,众人马上用子弹构成了一张绵密的大网,对那些突然间冒头的军团成员开火攻击。

    但是很遗憾,他们的人手太少了,还不足以全面压制窗口处冒出来的那些青色连队成员,结果在下一秒,数枚40毫米枪榴弹就如同雷霆一般的砸了下来,猛然间在一片“嘭嘭嘭”仿佛是连珠炮一般的爆炸火焰中,将住院楼前的帕拉突击队士兵和大部分的人质都笼罩了起来。

    爆炸、气浪、残肢断体!猝不及防遭遇毁灭性打击的帕拉突击队,那些士兵只能一边搀扶着人质、一边进行顽强的抵抗,在住院楼眼前跟青色连队进行激烈的对射,然后还继续掩护少量能够行走的人质往后撤。

    “呼呼呼……”

    不过更令人绝望的是,继40毫米枪榴弹齐射之后,一挺米尼岗转轮机枪还从住院楼一楼的门口处伸了出来,转轮枪口、移动着攒射,将那些往后撤当中的帕拉突击队士兵和人质一起扫倒,并且这个后备机枪手还非常的阴毒,他专门对着人们的腿部下手,只要伤、不求死……

    身在临时指挥所里面的汉斯一伙人,他们即便是不透过黑杰克传回来的视频,光是听对讲机频道中传回来的嘈杂声音,那些枪声、惨叫声就不难想象的出来,帕拉突击队的士兵是处于一个怎么水深火热的环境,随时都有可能会全军覆没。

    “快快快!全部车辆出动,6连从左侧上、7连从右边,统统给我跑步前进,重机枪和迫击炮都在干什么,给我压制住敌人的火力!”眼看着自己手上的唯一精锐部队就要白白的消耗光,汉斯他也不由的怒吼了起来。

    结果话音未落,封锁区一圈的十多挺重机枪就全部开始了最疯狂的扫射,然后也不管什么火力浪费不浪费了,总之是对着住院楼每一个窗口开火;

    接着在重机枪开火后4秒钟,经过略微调整后,5门迫击炮也开始了怒吼,不停将80mm口径的炮弹砸到住院楼的楼顶上,因为这才是避免误伤的唯一安全目标,于是在不停的炮击当中,住院楼体都开始不停的震颤起来。

    等汉斯他们手上的全部火力都开始输出,焊接上栏杆和机枪护盾的bmp-2装甲车和吉普车就一股脑的全冲了上去,然后刚刚才转移到急诊楼残骸中的两个连安全部队士兵,他们就从大楼两侧、还有朝向住院楼一侧的一楼窗户处飞快的奔出来、企图对帕拉突击队进行接应和支援。

    短短40秒之内,冲刺速度最快的吉普车就风风火火的抵达了帕拉突击队残余士兵的身畔,不过出发时的32名士兵,此刻还能操作枪械开火的就只剩下了8个人,这次偷袭营救行动已经是彻彻底底的惨败了。

    既然这时士兵和车辆都已经冲了上去,那再想要半途收手也不可能了,所以汉斯他组织的这次偷袭营救就这么半路转变成了强攻,继装甲车和吉普车之后,速度稍慢一筹的t72坦克也重新杀入了战团。

    “嘎啦嘎啦……,嘭、轰!”

    t72坦克刚一绕过急诊楼的楼体,直接就在奔驰过程中、一炮先轰了过去,顷刻间就把住院楼最边缘位置一个窗口,连外墙带窗口里面藏的青色连队成员一起轰成了渣,大大的振奋了印度方面士兵的士气,结果在t72坦克的撑腰之下,躲在装甲车和吉普车后面的士兵和人质又开始努力的往回撤,将进攻的任务交给了刚支援上来的那两个连。

    8)

    </br>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