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八二章 守株待兔


本站公告

    /p>屋内虽然有一股子陈腐的味道,但齐宁却还算适应。

    来到这个世界睁开的第一眼,齐宁就是身处破庙之中,虽然如今在锦衣侯府锦衣玉食,但并没有消弭他吃苦耐劳的本性。

    他在守株待兔。

    丐帮给他送过去了影耗子的线索,齐宁并没有过多的犹豫,立时便决定要摸摸那些影耗子的底细。

    诸多影耗子出现的京城附近,这当然不会是巧合。

    齐宁隐隐感觉这群影耗子的出现,必然会给京城带来极大的危害,影耗子的出现,让他第一个便想到当初在京城出现的疫毒。

    疫毒的危机已经解除,但至今为止,背后到底是谁在策划,其目的究竟是为了什么,依旧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

    齐宁虽然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影耗子的出现与前番的京城疫毒有牵连,但他却很清楚,如果这两件事情果真有联系,京城必将迎来又一场灾难。

    前番在京城蔓延的疫毒,已经让许多无辜之人惨死,如果说这次是那帮人卷土重来,造成的危害必将更大,齐宁当然不允许再有残害无辜的事件发生。

    夜很深,此时他就在那间挂了牌子的房间内。

    丐帮告之了影耗子的踪迹出现在长庆客栈,齐宁钦佩丐帮耳目灵通之余,知道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齐宁是从钟琊口中知道了影耗子出现在京城附近的消息,从钟琊的语气之中齐宁也能听出来,丐帮对此事十分的小心,并不想轻易招惹这些影耗子,所以发现影耗子的行踪之后,并没有太过跟踪。

    这恰恰是齐宁希望看到的。

    影耗子都是一群在黑暗之中行事的刺客,他们藏头匿尾,自然是不想让任何人发现他们的踪迹,而且这群人有着超出常人的机敏性,对于危险的感知也异于常人,一旦丐帮跟得太紧,很可能就会被他们察觉,所以丐帮此后并无跟踪,这群影耗子自然不会发现行踪已经暴露。

    影耗子来去无影,齐宁虽然得到影耗子出现在长庆客栈的线索,但是他却无法确定影耗子会一直停留在长庆客栈,所以今日并没有耽搁,得到消息之后,立刻策划了行动,而且亲自入住了长庆客栈,坐等时机。

    他自然不会露出真面目,恰好钟琊送了他几张人-皮面具,他从中选择了一张五十多岁的老头面孔,也细细乔装改扮了一番,此时看上去和一个年过五旬的老者并无区别,而且这张脸看上去十分普通,丢在人群绝不会引起任何人注意。

    外面那人驻足的一刹那,齐宁便知道影耗子已经出现。

    他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耐心等待。

    如果对方是影耗子,看到了蚯蚓形状的暗号,绝不会无动于衷,但是他也相信对方绝不会直直地过来与自己见面。

    暗号丢出去,就如同挂在鱼钩上的诱饵,等着鱼儿上钩。

    但影耗子这种鱼儿自然非比寻常,他们的警觉性远超过常人,就算看到鱼饵,也不会轻易下嘴。

    所以齐宁需要的是耐心,他明白这一点。

    万籁俱静,齐宁到得子时时分,终于吹灭了灯火,过去合衣躺在床榻上,屋内一片死寂,他呼吸均匀,一双眼睛却是盯着紧闭的房门。

    齐宁知道这是一个机会,但却并非绝对的机会。

    他需要查清楚这些影耗子在京城意欲何为,却又偏偏不能惊动了他们,一旦这次打草惊蛇,齐宁担心他们会改变计划,再想查清楚他们的阴谋就异常的艰难。

    他只盼自己放出的诱饵可以将鱼儿引上钩,虽然他相信对方真的是影耗子必然忍耐不住要过来咬上诱饵,但是齐宁却并无十分的把握,如果对方太过狡猾,按兵不动,那么这名影耗子必然是顶尖高手,自己还真不能轻举妄动。

    躺在床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齐宁始终死盯着那扇门,长廊两头的灯火让过道里泛着暗淡的微光,却见到人影一闪,门前依稀可以看到一个人影在外面。

    灯火的微光将那人上半身的轮廓映在门纸上,齐宁看到那影子立在那里,心下一喜,却也知道这种时候更要保持绝对的冷静,不发一声,动也不动。

    只是那身影站在门前小片刻,却忽然消失不见。

    齐宁皱起眉头,不敢掉以轻心,他倒并不在意区区一个影耗子,只是担心那影耗子会看出什么破绽,从而打草惊蛇。

    影耗子武功虽然都不错,但却也绝对算不得什么顶尖的高手,若是有纵横江湖的顶尖身手,这帮人早就开帮立派,独霸一方。

    投身于影耗子,说到底,无非是擅长于暗地里下黑手,若是正面搏杀,影耗子的实力却未必能搬到台面上。

    以齐宁今时今日的武功,就算是碰上江湖上的一流高手也不会有丝毫的发怵,只要全神戒备,自然不会在意一名影耗子的威胁。

    影子消失之后,半天都没有动静,眼见得时间流逝,近半个时辰过后,齐宁终于看到那影耗子的身影再次出现在门前。

    齐宁心中冷笑,那影耗子明显是在进行试探,方才自己若是轻举妄动,影耗子一旦察觉,很可能便会销声匿迹。

    齐宁正寻思着那影耗子下一步将会如何,却陡然闻到一股异香飘过来,齐宁心下一凛,知道这香味来的蹊跷,他虽然在唐诺的帮助下用幽寒珠洗过血,百毒不侵,但却还是小心为上,立时屏住呼吸,以免嗅入更多的香味。

    香味在弥漫,那影子却再次消失,齐宁轻抬手捂住口鼻,这时候却已经明白,那影耗子接二连三地试探,已经上钩,此种时候,自己更要静观其变。

    过了小半柱香的时间,弥漫的香味终于消失,却听到敲门声响起,只听外面传来一个声音道:“客官,明早不知道您要吃什么早点,你告诉一声,我们好准备。”

    齐宁更是冷笑,那店伙计的声音倒是不差,但他知道十有八九是那影耗子故意让店伙计过来试探,瞧瞧自己是否已经被那香味所迷,否则这半夜三更,店伙计绝不可能因为明日的早点跑来打扰。

    齐宁一言不发,那店伙计又说了两声,终于离开,又过小片刻,齐宁再次看到那影耗子的身影出现在门外,忽听得极为轻细的“咯”声响动,目光到处,发现那门栓竟然缓缓移动,心下好笑,看来那影耗子确定自己已经失去神智,这才进屋来。

    果然,门栓被轻轻挑开,随即房门几乎是毫无声息地被推开,敞开一些,一道身影鬼魅般飘入进来,那人回身关上门,这才转过身来,四周扫视一遍,那毒蛇般的眼睛终于落在齐宁身上,缓步靠近过来,距离四五步远,那影耗子猛地抬起一只手,寒光一闪,一道寒星直往齐宁身上打过来。

    齐宁心知暗器之上必有毒液,他百毒不侵之身,自然不怕毒液,但是那暗器打在身上也必然不好受,知道时机一到,手臂一挥,早被他抓在手中的薄毯已经直往那影耗子飞过去,亦是挡住了暗器。

    影耗子神色骤变,瞧见薄毯飞来,心知不妙,立时后退,但那薄毯来势极快,寒光又是一闪,那影耗子手中却已经多了一把利器,却是一把薄薄的刀刃,寒光划过,那薄毯已经被劈成两半。

    刀光刚落,影耗子便见到前面身影如魅,对方已经如同鬼魅般飘过来,影耗子倒也是极为冷静,薄刀斜挥,从齐宁下肋划过去,齐宁知道这薄刀必然锋利,脚步一移,逍遥行已经展开,侧闪到影耗子的身侧。

    那影耗子明明瞧见齐宁就在眼前,却在眨眼间便即消失,眸中显出骇然之色,这时候已经感觉身侧劲风忽起,这影耗子反应也是极其迅速,连续转身,足下连点,拉开与齐宁的距离,眼瞅见齐宁如同鬼魅般如影随形靠近过来,压低声音道:“自己人......!”

    齐宁身形一转,距离那影耗子三步之遥停住,昏暗之中,两人四目相对。

    “自己人?”齐宁声音低沉:“老子独来独往,从没有什么自己人。”

    那影耗子知道是碰上了硬茬子,却还是冷冷一笑,薄刀在地面划动,齐宁瞧了一眼,却看到那影耗子在地面上画出了一个蚯蚓般的符号。

    齐宁冷哼一声,走到桌边坐了下去,问道:“你也是来办事?”

    那影耗子见齐宁坐下,这才收刀,他那薄刀贴身而收,又穿着黑袍子,从外面根本瞧不出身上带着兵器。

    “阁下将暗号挂在门外,不知意欲何为?”那影耗子似乎有些不满:“这是否太过招摇了?”

    “老子就是瞧瞧是否还有别人也来分一杯羹。”齐宁故意做出一副傲慢之态,“老子问你,为何半夜三更先下迷香,再入室加害?你若是不说清楚,我保证你出不了这个们,在老子眼里,可从来没有什么自己人。”

    那影耗子淡淡道:“若是连这点小伎俩你都提防不了,也活该死在这里。”竟是走到齐宁对面坐下,盯着齐宁眼睛问道:“你的牌号是多少?”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