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诸蒙的结丹问题


本站公告

    途经藏宝楼的时候,听见里面人声嘈杂,赵然转身进去一观究竟。藏宝楼分为三层,第一层类似于展览室,第二层存放各种法器和符箓,第三层珍藏楼观的一应法宝重器,如无极图、灵飞六甲素奏丹鼎、八卦紫玉丹炉、青羽宝翅以及赵丽娘带过来的腊雪寒梅、松雪至书碑、道渊印等。

    头一层是开放的,不仅对弟子们开放,甚至对前来拜山的友朋们也开放,里面展示了如《楼观仙师传》之类的珍稀古物,作为后人追思先贤的纪念。

    二层和三层则被江腾鹤以符阵封印,不经允许是上不去的。

    传来嘈杂声的便是第一层,赵然进去的时候,看见封唐正带着六个新入门的弟子参观,这些弟子都是年初从松藩县和永镇县招上来的,属于第三代中的第四批。

    算上这一批,楼观和问情宗加在一起,宗圣馆第三代弟子已经达到二十人,而松藩地区适龄少年也完成了全员筛选。过上两年,将重新从红原县开始,继续开启新一轮适龄少年的筛选。

    封唐身为楼观三代的二师兄,此时在解说一副裱好后挂在墙上的手稿:“通微显化大真人于嘉靖二十二年七月在武当飞升,你们看到的这份手稿,便是大真人头一晚答谢观礼贺客的发言稿。可以给诸位师弟们透露一下,这篇发言稿的前半部分,是咱们楼观小师叔执笔……”

    赵然听了,不觉哑然失笑。

    封唐抬头看见赵然,连忙赶过来:“小师叔!”

    赵然问:“你师父在哪里?”

    “两个时辰前去了问情谷拜会林师叔祖,此刻却不知道。”

    赵然点了点头:“你继续。”转身出来,直奔问情谷,却在谷口撞见结伴而出的魏致真和青衣道人。

    说了情况,道明辞别之意,青衣道人却在旁边取出一张法符来,递给赵然:“这是家祖炼制的无根无花符,七阶,致然拿去防身。”

    赵然顿时就认了出来,这正是当年和张老道来攻取大君山洞天时,张老道给自己脑门上贴的那种七阶防御符,这符相当了不起,赵然身处三大合道修士与六道轮回大阵的交锋之中,能够活下来,全靠了张老道不停给自己加持的这种法符。

    赵然也不客气,接过来收下了。

    真要有上三宫的厉害修士向自己挑衅,打出真火之后,以七阶无根无花符防身,以六阶黄庭总真上雷符伤敌,可谓攻守俱佳,光是想想都替对手担心,此行京城的底气便足了。

    又将新任大君山总管通臂神猿找来,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赵然便下山了。

    临行前,猴子问他要不要带上南归道人和申姜子,赵然犹豫片刻便拒绝了。这是去京城学习,京城不比松藩,灵妖也不比修士,带着这两位过去,住在哪儿?吃什么?都是麻烦,还不定会惹出什么乱子。反正联络也通畅,需要之时一封飞符招过去就是了,至于平日嘛,大家还是低调一些的好。

    前年春夏之间,赵然从庐山下来,买舟而行,途中为江景触动而感悟,由此结成双金丹,从那时起,他就明白,在修行的大道上,“行万里路如读万卷书”这句话是同样适用的,故此不是身有急事,他一般都不再选择乘坐灵雁或者飞行法器了。

    这次前往京城入读**堂,时间比较充裕,他也打算一路顺江而下,用不了十天就能赶到京城。沿途还能看看风景,拜访拜访故人。

    先到了华云馆见过大卓、小卓师叔,赵然邀请卓腾云一起结伴而行,大卓师叔却不想那么早出发,于是赵然出了山门,转去无极院顺道和诸蒙相见。

    见诸蒙有些愁眉不展,赵然笑问:“诸师弟这是怎么了?有什么烦心事么?”

    诸蒙叹了口气:“每次见赵师兄,都一时喜一时悲,每一次自己破境之后,都觉得可以和你并肩坐论、探讨修行,可下一次见你,就又会感受到被甩在身后的悲哀,如此重复来往,个中滋味当真难受。我入黄冠也六年了,按理说也很正常,但一想到你和雨墨已经金丹了好几年,心情便很是不好……”

    赵然笑了笑道:“起了攀比之心可不好,还是秉持顺其自然的道心才对。来,深呼吸,师兄给你看看身上有没有什么毛病。”

    查探了诸蒙的经脉和气海,赵然道:“没毛病,丹胎已经很凝实了,如今等待的就是顿悟。我的建议是,多做一些斋醮,多体察一些民情,多参与一些布道,说不定机缘就来了。”

    诸蒙摇头:“只能慢慢来了,我就怕做多了这些俗事,道心蒙尘啊。”

    赵然道:“相信我,俗世之中好修行。”忽然想起屠夫和沈财主的感慨,心道或许可以司马当做活马医?于是道:“这样吧,我要去京城入读**堂,半年之后回来,如果你还是没找到顿悟的机缘,我就跟华云馆商量一下,把你借调松藩出任一县方丈,换一个环境试试。”

    诸蒙点了点头:“就怕华云馆不放人,愿意出来做事的修士本就不多。”

    赵然道:“这事好办,咱们交流嘛,宗圣馆交流一个过来,华云馆把你交流过去,对等交换不吃亏。”

    诸蒙不在今年第一期轮训的县院方丈之列,将赵然送下无极山后,自己回去重新拟定今年的斋醮科仪。

    赵然继续前行,折向东南进入潼川府。裴中泽已经在庆云山下等他多时了,笑道:“很久没有和致然一起相约同游了,这番一起游到京城去,一路看山看水,访友喝酒,想起来就美得很!”

    赵然问:“叶星婆婆呢?是否同行?”

    裴中泽道:“飞符问了她,她要先去贵州,再从贵州启程,和咱们不同路。”

    “这位叶星婆婆是什么路子?”

    “普通散修而已,七十岁的老太太了,这次出山纯粹是为了衡福馆许下的好处,为她家子孙挣一笔修行资源。”

    于是两人一起结伴,先入渝府,而后买舟入江,顺着大江而下。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