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那只手


本站公告

    戴独行惊魂未定的回来,心中暗道好险,只见楚留香与黄鲁直仍站在那里,仿佛根本没有动过,方才的劲风和暗器,也不知他是怎么躲过去的。

    再看南苹也已跃了上来,正拉着那青衣女尼的手在说话,显然正在为楚留香他们求情,为他们解释。

    戴独行抹了抹汗,道:“楚香帅,看来我又欠你一次情。”

    楚留香笑了笑,道:“这次救你命的倒不是我。”

    戴独行讶然道:“是谁?”,他嘴说着话,头已转过去,这才发现方才坐在地上的蒙面女子已站了起来,座下的蒲团已不见了。

    当下,忍不住摇头苦笑,自己这张老脸是接二连三的丢人,如今更是要一个小女子来救他。

    虽然郁闷,但戴独行不是不知好歹的人,拱手道:“姑娘救了老朽的命,老朽却去谢别人,实在不好意思得很,但姑娘也莫要见怪,我这人虽笨,倒也知道好歹,以后姑娘无论要老朽做什么,要我水里去我就水里去,要我火里去我就火里去。”

    蒙面女子目光闪动,似乎想说什么。

    但这时南苹已站了起来,大声道:“我大师姐想要问问你们的来历,和本宫可有什么渊源……”

    她是背对着那青衣尼姑,此刻忽然向楚留香眨了眨眼睛,才接着道:“我知道你们和本宫有很深的渊源,否则师父她老人家就不会叫你们来这里了,所以你们还是向大师姐说明的好。”

    其实她用不着眨眼睛。楚留香也明白她的意思──她虽然将他们带来这里,心里还是害怕得很。

    楚留香自然也不会要她来承担这责任,沉吟着道:“此中详情。一时间也不能详说,等姑娘见到令师时,自然会明白的,此刻还是先应付这里的事要紧。”

    戴独行抢着道:“不错,我老人家只想知道鬼鬼祟祟躲在外面暗算人的那些小子究竟是谁?我好歹也要给他们个教训。”

    青衣尼目光虽在闪动着,但面上却木无表情。她的眼睛几乎全是灰sè的,就仿佛死水中的寒冰。而她的脸就像一湖死水,冷酷中又带着出奇的宁静。

    戴独行忍不住又要去摸鼻子,苦笑着道:“你……大师真的不能说话?”

    青衣尼点了点头。

    戴独行道:“但大师却能听得到我们说话?”

    青衣尼竟摇了摇头。

    戴独行怔了怔。道:“你明明听得见,为何偏偏要说听不见呢?”

    南苹道:“我大师姐真的听不见。”

    戴独行道:“若是听不见,她怎会点头摇头?”

    南苹瞧了那青衣尼一眼,yù言又止。

    戴独行饶是见多识广。此时也是挠破头也想不出来。苦笑道:“求求你们快说出来,莫要再打哑谜了,我简直已快被急得发疯。”

    看来楚留香猜的并不错,果然是有人要找他们的麻烦,可问题是……那人真的是凌云阁?但这些人究竟是谁呢?看那一剑来势之狠毒辛辣,他们的剑法之高,并不比黄鲁直差多少。

    凌云阁又从哪里找来这许多高手?

    还有,这蒙着面的一男一女是谁呢?为什么要如此神秘?

    楚留香心里实是疑团重重。却偏偏遇上一个哑,再加上苏蓉蓉、李红袖和宋甜儿又昏迷不醒。无论谁遇着这种事。不急得发疯才怪。

    就在这时,突听窗外一人厉声道:“此事和各位全无关系,方才那一剑也只不过是聊以示jǐng而已,毫无伤人之意,只要各位将本门的叛徒交出来,我们立刻就走,秋毫无犯;但各位若是定要来淌这浑水,只怕就难免要玉石俱焚了。”

    听他们的口气,竟似并非因“拥翠山庄”之事,来找韩与自己!难道自己想错了?

    楚留香皱眉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谁是你们的叛徒?”

    窗外还未答话,那身负重伤的蒙面客忽然跳了起来,挣扎着向外冲出。楚留香刚怔了怔,只听“叮”的一响,那青衣尼和蒙面女子已双双挡住了蒙面客的去路。

    蒙面女子颤声道:“我们既已到了这里,一切事就该听凭大师作主,你此刻若是冲了出去,岂非辜负了她老人家的一番好意?”

    青衣尼目光灼灼,瞪着那蒙面客,缓缓点着头。那蒙面女子每说一句话,青衣尼的脚下就有一阵轻铃般的声音响起。

    楚留香忽然发现她脚下竟系着一条极细的铁链,而铁链的另一端,却被掩盖在黄幔低垂的神案下。

    蒙面女子说一句话,这条铁链就动一动,铁链在青石板上震动着,就发出一阵阵轻微的“叮当”声响。

    戴独行这才明白聋子是怎么会听见别人说话的了,他实在忍不住想过去瞧瞧究竟是什么人躲在那神案底下?为何也如此神秘?但他还没有走过去,楚留香已用眼sè阻止了他

    窗外那人冷笑道:“大丈夫做事敢做敢当,堂堂男子汉却逃到这里来求妇人女子的庇护,算得了什么英雄好汉?简直连我们的人都被你丢光了。”

    那蒙面客身子颤抖,忽然一闪身,自青衣女尼和蒙面女子之间窜了过去,他身法之快,竟超出楚留香意料之外。

    那青衣女尼这次也没有拦住他,只见他身披的宽袍随风扬起,左面的一只衣袖,竟仿佛是空荡荡的。

    眼见他已将冲出门,外面风吹木叶,沙沙作响,显见他只要一脚跨出这菩提庵门槛,就不知有多少道剑光要向他击下。

    但就在这时,又有人影一闪。挡了他的去路。

    这人后发先至,身法竟比他还要快得多,不问可知。自然就是轻功天下无双的楚留香了。

    蒙面客厉声道:“此事与你无关,闪开!”

    楚留香微笑道:“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怎会和我无关呢?”

    蒙面客身子一震,嗄声道:“你……你是谁?我不认得你。”

    楚留香叹道:“就算你不认得我,我还是认得你。”

    蒙面客忽然反手一掌,切向楚留香的咽喉。但楚留香既不招架,也不闪避。蒙面客这一掌果然到了半途就硬生生顿住。

    楚留香凝注着他,长长叹息了一声,黯然道:“红兄。我知道你心高气傲,素来不肯求人,但到了现在你若还要隐瞒,就未免将我看得不够朋友了?”

    蒙面客霍然转过身。肩头颤动。显见得心里实在激动已极,那蒙面女子走过去拉住他的手,目中已流下泪来;

    那蒙面女子正是曲无容,她不禁凄然道:“我不能好好照顾他,反而要来求……求人,我实在觉得无颜再见你们之面了,可是……可是……”

    楚留香摇了摇头,道:“小胡误伤红兄。这件事情我也是有责任的!那么……外面的人!若想找他的麻烦!还是先来找我!”

    话音未落,已有两道青光自木叶丛中闪电击下。

    这时黄鲁直和戴独行两人一左一右。向窗外掠了出去;只听戴独行笑骂道:“好猴儿崽子,真下毒手呀!”

    又听得黄鲁直沉声道:“这些人剑法辛辣狠毒,自成一家,戴老爷子小心了。”

    一点红反手甩下了脸上的面具,露出了他苍白而憔悴的脸,但他的眼睛却仍是那么冷酷倔强,跺脚道:“这是我的事,你们何必插手?”

    楚留香道:“戴老爷子欠你的情、我也欠你的情,黄老爷子古道热肠,谁能坐视不理?”

    一点红咬了咬牙,道:“但这件事却是无论谁也管不了的。”

    楚留香道:“为什么?”

    一点红神情显得更焦躁,哽声道:“你也用不着多问,你若真是我的朋友,就带着他们快走。”

    楚留香叹道:“以你我的交情,你还有什么事不能对我说的吗?”。

    一点红只是挥手道:“快走!快走!你若再不走,莫怪我跟你翻脸。”

    曲无容黯然道:“他实在有难言的苦衷……”

    楚留香打断了她的话,忽然问道:“你看见外面那棵树了吗?”。

    曲无容怔了怔,虽然不明白他为何要问这句话,还是点了点头,道:“看见了。”

    楚留香道:“一棵树从地上长出来,也和人一样,是为了要成长、结实、传宗接代,但现在它却被这些人的剑光砍得乱七八糟,这是不是很可惜?”

    曲无容怔了怔,望着窗外纵横飞舞的剑气,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因为她还是不明白楚留香的意思。

    楚留香已接着道:“无论是人的生命也好,树的生命也好,它若还未成长就被摧毁了,总是件可恨的事,但你能说这是剑的错吗?”。

    曲无容道:“这……这我也不知道。”

    楚留香凝注着她,一字字道:“剑本身并没有错,错的只是那只握剑的手。”

    曲无容动容道:“你……你已知道他的事了?”

    楚留香叹了口气,自怀中取出了那面铜牌──铜牌上刻有十三柄狭长的剑,围绕着一只手。

    一点红骤然失sè,厉声道:“这是哪里来的?”

    楚留香没有回答他,却长叹道:“这只手,只怕就是世上最神秘、最邪恶、也最有权力的一只手了,因为他不但在暗中掌握着无数人的生死,而且还令人死得糊里糊涂,不明不白,直到死后还不知世上有这只手存在。”

    他瞪着一点红,沉声道:“世上只要有一只这样的手存在,至少就有一两人难免生于恐惧,而死于黑暗,若将这只手消灭了,大家的rì子都会过得太平得多,是吗?”。

    一点红用力咬着牙,嘴角的肌肉却还是在不住抽动,哽声道:“你想消灭他?”

    楚留香厉声道:“你纵然不想消灭他。他也要消灭你的。”

    一点红急促的喘息着,忽然疯狂般大笑起来。

    楚留香道:“我知道他一定是很可怕的人,但无论多可怕的人我都见过了。”

    一点红骤然顿住了笑声。道:“我知道你对任何人都无所畏惧,可是他……”,他一双眸子忽然变得更黑,看来就像是个无底的深洞,充满了无边的恐惧,无底的痛苦。

    楚留香道:“到了现在,你难道还不愿助我一臂之力?”

    一点红嘴角抽动着。嗄声道:“你莫忘了,我是他养大的,我的武功也是他传授的。他纵然要杀我,我也不能出卖他。”

    楚留香默然半晌,长叹道:“这是你的义气,我绝不勉强你……我只问你。他今天来了没有?”

    一点红望着窗外的剑光。沉默了半晌,缓缓道:“他今rì若来了,外面只怕早已住手了!”

    楚留香道:“为什么?”

    一点红道:“因为当今世上,他的剑法已无人能比。”

    楚留香目光闪动,试探着道:“那么,现在的薛衣人呢?”

    一点红又沉默了半晌,道:“薛衣人的剑法,在他眼中。只不过是根绣花针而已。”

    楚留香道:“绣花针?”

    一点红道:“绣花针只能绣花,若用来缝衣衲被。就要断了。”

    楚留香道:“此话此讲?”

    一点红道:“薛衣人的剑法好看,他的剑法实用。”

    楚留香想到一点红剑法之辛辣有效,不禁苦笑道:“不错,好看的剑法未必能伤人,杀人的剑法未必好看。”

    一点红道:“正是如此。”

    “那我呢?”,突然间,地道中又走出来一个人,一袭黑衣,与之前不同,这时候的他,目光湛湛有神,看样子神采奕奕。

    楚留香喜不自禁,道:“你恢复了?”

    不是韩又是谁?点了点头,他说道:“七七八八,但放眼天下,五指之数可为敌手!一点红!你好啊!好久不见了!今时今rì的你,为何这么狼狈?”

    一点红神sè复杂,却是没回答韩的话。

    韩叹了口气,道:“我对你的期望很大,原本以为你的剑可以更上一层楼,可惜,你虽然领悟了什么是‘爱’,可你的剑却还没有领悟到……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更想见他一面了。”

    一点红似也叹息了一声,喃喃道:“你还是不见的好。”

    韩笑了笑,改口问道:“今天他们来了几个人?”

    曲无容道:“八个。”,她咬了咬嘴唇,道:“本来是十个的,但在济南城外,已被我们除去了一个,还有一个不知为何忽然走了。”

    韩皱眉道:“他们在济南城已盯上了你们?”

    曲无容瞧了一点红一眼,黯然道:“他……他本来还不信那些人会真的对他下毒手,直到他受了重伤……若非他受了重伤,我们也不会逃到这里来了。”

    她叹了口气,接着又道:“因为我师父以前对我说过,以后我无论遇着什么危难,都可以到这里来求大师庇护……那时,她实在对我不错。”

    说着说着,她的眼圈已渐渐红了,似又想起了石观音昔年对她的恩情,而忘却了她的仇恨。

    楚留香忽然发现这冷漠倔强的女子,在这一个多月里,已变得温柔得多,也变得更多愁善感。他知道惟有“爱情”的力量才能令她转变得这么快、这么多,他不禁暗暗替一点红感到高兴。

    因为他知道一点红迟早也会被这种力量软化的,这孤独的少年就像一棵生长在危岩上的树,实在太需要感情的滋润了。他却未发现那青衣尼听了曲无容的话,脸sè忽然大变,灰白的眸子里,也起一股火焰。

    曲无容望着他手里的铜牌,道:“他们十个人之中有个人忽然失踪了,莫非是你……”

    楚留香笑了笑,道:“我并没有杀他,但他倒的确是来杀我的。”

    曲无容道:“我们这一路上,和他们交手不下七次。据我所知,失踪的那人乃是其中武功最差的一个,他们怎会要他去对付你?”

    韩道:“因为那时他们并不知道刺杀的对象是我们。自然要留下主力来对付你们,派最差的一个去下手。”,他忽又问道:“如此说来,剩下的这八个人,武功难道都比他高?”

    曲无容叹道:“我们和他们交手有七次,每次虽然都能死里逃生,但也实在侥幸。有两次连我自己都认为是难逃毒手的了。”

    韩砸了咂嘴也瞧了窗外的剑气一眼,皱眉道:“既然如此,他们两人以一敌三四。只怕还是……看来,我也该出手了!原本这种滥造事儿我可是实在不想管呢!谁叫我好奇心这么重?”

    突听铁链击地,叮当不绝。

    青衣尼满面怒容,瞪着那黄幔垂地的神案。她足踝上缚着的铁链。也在不停的牵动着。

    南苹更是满脸惊慌焦急之sè,似已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时窗外剑光虽强,却还并未将那道犀利的剑气和那片夭矫如龙的棍影完全压倒。

    楚留香向南苹招了招手,悄声问道:“你大师姐为什么发脾气?”

    南苹瞪了曲无容一眼,道:“这位姑娘方才好像在说我大师姐无力保护这地方的人,我大师姐听了很难受,想要出去和那些人一较高下,可是……”

    突见青衣尼跺了跺脚。转身飞掠而出,但刚到门口。她足下的铁链已被绷得笔直,再也无法前进半步。

    南苹叹口气,黯然道:“可是她却永远无法走出去。”

    只见青衣尼满面怒容,青筋一根根暴起,显然已用了全力。楚留香方才接过她一掌,自然知道这老尼内力之惊人。但她纵然用尽全力,却仍无法将那细细的一根铁链挣断;

    南苹望着这已如琴弦般绷紧了的铁链,叹息道:“据说这铁链乃是寒铁jīng英所铸,纵是削铁如泥的宝刀利刃,也难将它砍断,何况人力呢?”

    只见铁链越绷越紧,那神案也摇动起来,黄幔中响起了一种极轻细的喘息声,似乎神案下也有个人在用力拉铁链。

    楚留香目光闪动,道:“铁链的另一端,不知是缚在什么地方的?”

    南苹垂下了头,道:“你既已看出来了,何必还要问我?”

    楚留香道:“难道铁链的另一端也缚在一个人的脚上,他却藏在神案下,不肯现身,只是拉动着铁链,和你大师姐来通消息?”

    南苹叹道:“否则我大师姐又怎能听到别人的说话呢?”

    楚留香道:“但这人是谁呢?为什么不肯让你大师姐出去?为什么永远躲在神案下不肯见人?”

    南苹沉默了半晌,轻轻道:“这也是个秘密,连我们都从未见过他……”

    忽然间,只听“蓬”的一声震动,那朽腐的神案经不起真气的冲激,竟被震散,木屑纷飞中,一条人影带着凄厉的啸声冲了出去,却用那覆案的黄幔将面目四肢一起裹住,还是没有人能看到他的身形面貌。

    韩歪了歪脑袋,看了一眼楚留香,道:“最后帮你一次!看在你来帮我的份儿上!”

    楚留香唯有苦笑,这位爷还真是谁的情儿也不想欠啊!

    韩掠出窗外,只见一道剑光如匹练般自木叶丛中飞出,闪电般刺向那刚从神案下冲出去的“怪人”。

    他连头带脸都被蒙在黄幔里,根本什么都瞧不见,任何人都以为他是万万躲不过这一剑的。谁知剑光刺下,他身形忽然一闪,已游鱼般自那黑衣劲装的长剑刺客面前滑了过去。

    就在这时,那青衣尼身影也一闪,自黑衣刺客身后掠过,他们两人的铁链就绕在黑衣刺客身上。

    只听“嗤”的一声,那黑衣刺客连惨叫之声都没有发出,就已被这铁链生生勒成两段。鲜血旗花般飞出,铁链又已绷得笔直,青衣尼姑和那身披黄幔的怪人已向另一个黑衣剑客掠过去。

    他们这种杀人的方法实在匪夷所思,身法之怪异。出手之辛辣,连韩见了都不禁为之耸然动容!暗道好狠的手段!

    那边正有六七个黑衣刺客在木叶中和黄鲁直、戴独行二人缠斗。

    浓密的枝叶被剑气所摧,雨点般四面纷飞。十几株浓荫如盖的老树,几乎都已剩下了一截光秃秃的树干。那看来就像是一些被脱光了衣服的老头子,露着苍白、孱弱、生满了皱纹的皮肤,在西风中颤抖着。

    黑衣剑客掌中的剑也正和一点红昔rì所使用的一样,长而狭窄,而且分量比一般剑都要轻得多。他们的剑法自然也和一点红同样辛辣而狠毒,绝没有什么花俏的招式。一出手就要人的命。

    而且这些人交手的经验都丰富已极,显然看出黄鲁直和戴独行这三人都不是好惹的。所以他们绝不和戴独行他们正面作战,第一人长剑刺出后。身形就立刻闪到树后,第二人长剑已自另一个方向刺出。

    几人剑光缭绕,招式配合得点滴不漏,正是:“瞻之在前。忽焉在后。瞻之在左,忽焉在右。”

    到后来戴独行根本分不清对自己刺来的一剑究竟是谁刺出的了,他们以二敌六,本来以为自己只要对付三人就已足够。谁知他们每个人都要对付六个,这六人车轮般转动不歇,竟使得他们的力量无法集中。

    黄鲁直显然已动了真火,但他掌中的一柄君子剑正气浩瀚,长虹贯rì。却还是伤不了对方一片衣角。

    韩一眼瞧过,已知道曲无容畏惧的并非没有理由。这些黑衣刺客的确都是久经训练的凶手。照这样打下去,戴独行他们非流血不可。

    但这时,青衣尼和那身披黄幔的怪人已飞掠过去,两人左右包抄,中间的铁链长达两丈开外,似乎想将戴独行、黄鲁直,和那六个黑衣剑客,一起用铁链柄住,再勒死。

    这铁链此刻变成了一种最奇特、最有效的武器。

    戴独行他们一时间显然都不知道如何应付这种武器,他们只有向后退,黑衣刺客中有一人反手一剑,向那铁链剁了下去。

    只听“铮”的一声,火星四溅,这黑衣刺客掌中的剑竟被震得脱手飞出,铁链仍纹风不动。

    黑衣刺客一惊,再想退,已来不及了。但见人影一闪,但闻“喀”的一声,鲜血旗花般飞激而起,黑衣刺客的身子已断成了两截。

    那铁链还是绷得笔直,只不过青衣尼和那怪人已换了个边而已。

    黑衣刺客们大骇之下,纷纷向后退,但黄鲁直和戴独行却正在后面等着他们。

    他们长剑一展,分成五个方向闪入树后。只见人影一闪,其中又有一个被铁链缚在树下……

    只不过在刹那之间,他们已活活的勒死了三个人,韩发现这三次攻势,都是那怪人发动的。他身法似乎比青衣尼更快,韩实在想看看他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但那黄幔却连他的足踝也一起盖住了。

    他根本什么也瞧不见,但却似有种蝙蝠般的触觉,根本不必用眼睛,也能“看”得见。

    韩知道唯有瞎子才会有这种奇异的触觉。一个瞎子和一个又聋又哑的人配合在一起,竟能发挥这么大的威力,韩除了可怜他们之外,又不禁很佩服。

    但这瞎子究竟为了什么事不敢见人呢?他和那青衣尼之间究竟有什么关系?“水母yīn姬”究竟为了什么才将这两个人禁锢在一起?

    这时黑衣刺客只剩下五个人了,这五人似已不敢再出手,只是在树干之间来去,但他们也不敢退走。

    那只手里显然还握着根鞭子,他们若是没有达成任务就退走,所遭受的必定更惨。他们的剑虽然不知杀了多少人,但他们自己的命运,也许比他们所杀死的人更悲惨。

    韩纵身掠了过去,只见一个黑衣剑客刚从黄鲁直的剑光下窜出来,青衣尼和那怪客已忽然自他身旁的两棵树后闪出,那致命的铁链,已扼断了他的去路,也扼断了他的生机。

    黑衣刺客狂吼一声,长剑毒蛇般刺出,但那怪人脚步一滑。已自剑光中滑了出去,铁链已绕住了他的身子。

    眼见他咽喉又将被扼成两截,但就在眨眼之间。韩的手掌已抓住了铁链,道:“他们也是可怜人,饶了他一命!”

    青衣尼瞪着韩,仿佛又惊又怒──铁链已被韩抓得紧紧的,她自然无法“听”到韩在说什么。

    那黑衣刺客面上虽蒙着头巾,但看他的眼睛,也是惊疑多于恐惧。他更猜不透韩为何要救他。

    韩笑了笑,道:“你放心,我不会逼你说任何事的。因为我知道你宁死也不会说,现在我只想和你们做个交易。”

    黑衣刺客目光闪缩着四面望了一眼,这时戴独行他们已停下手来,另四个黑衣刺客虽仍在流动。身形也已渐缓。

    几个人的眼睛都在瞪着韩。终于有一人问道:“什么交易?”

    韩道:“只要你们敢走,这次就放你们走,并没有任何条件。”

    黑衣刺客们全都怔住。这交易实在太合算,他们反倒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韩悠然道:“各位只怕要以为天下绝没有这种便宜的,是吗?其实你们这次来也没有占到什么便宜,是吗?我既已答应了你们,你们就只管放心走!”

    这黑衣刺客忖了半晌,纵身一掠。自铁链中飞起。

    韩又道:“一个人只要活着,以后总还有机会。死人就永远没法子办事了。”

    他似乎在喃喃自语,但听了这句话,黑衣刺客们才忽然下定决心,飞掠而去。

    戴独行立刻跳了起来,道:“韩先生!你不会是想做和尚?但和尚也不会像你这样乱发慈悲的,居然平白就将这些凶手放走!要知道他们……”

    韩摇了摇头,道:“这些人并不能算是凶手,只能算傀儡。”

    戴独行皱眉道:“傀儡?”

    韩道:“不错,傀儡!他们每个人身上都系着根绳子,绳头就在那只手上,你就算将他们全杀死了也没有用,那只手很快就会再找十三个傀儡来杀人的,而且这次你杀了他十三个,下次他说不定就会找二十六个。”

    戴老爷子摇头道:“但……但你就这样将他们放了,总不是生意经。”

    韩笑道:“你这就不懂了,做生意讲究的就是放长线,钓大鱼。”

    戴独行眼睛一亮,道:“我明白了,你放他们走,就是为了要他们带你去找那只手,可是,你的线又在哪里?”

    韩看了看自己手指上的一抹香灰,笑了笑,道:“看来我要做一次逐臭之夫,就可以追到那条大鱼了!”

    他话刚说完,只听铁链“叮”的一响,青衣尼和那怪人已飞一般掠了出去,韩这一次没有阻拦,只是说道:“两位!你们可以回去了!剩下的,交给我就行了!”

    说完话,也不给他们还转的余地,韩就已经出发了,没用多久就追了上,远远跟着青衣尼和那怪人,很是有耐心的追逐着,忽然间,他的脸sè骤然变了

    前面的密林中,忽然传出了一声惨呼。

    呼声凄厉,仔细一听,竟是五个人发出来的,而且并非同时发出,只不过五人发出惨呼时虽有先后,相差却极微,是以听来宛如一声,而且十分短促,显然他们惨声刚发出,便已气绝。

    青衣尼和那怪人已抢入密林。

    只见五个黑衣刺客已横尸就地,喉咙间的鲜血仍在向外涌,一个又瘦又长的黑衣人,正俯望着他们咽喉间的血花,目中带着很满意、很激赏的神sè,就像是一个画家正在欣赏自己刚完成的杰作。

    他穿着件长可及地的黑袍,脸上戴着个紫檀木雕成的面具,只露出一双几乎完全是死灰sè的眼睛。

    面具显然是高手雕成的,五官栩栩如生,嘴角仿佛还带着一丝笑容,几乎连一根根眉毛都数得出,但颜sè却是红中露紫,紫里发青,再加上那双死灰sè的眼睛,看来更是说不出的诡秘可怖。

    他手里提着柄狭长的剑,剑尖还在滴着鲜血。

    那五个黑衣刺客剑法都不弱,而且轻功也很高。但竟在一刹那之间,就全部遭了这人的毒手。

    这人手段之辣、剑法之快,实是骇人听闻。

    青衣尼目中露出愤怒之sè。和那怪人左右包抄过去。

    黑袍客似乎全未觉察,连眼皮都未抬起。

    青衣尼和那怪人闪电般抄向他身后,铁链已绕住了他前胸,两人身形只要一错,他身子就要断成两截。

    谁知就在他们身形交错的刹那之间,黑袍客掌中的剑忽然毒蛇般反手自腋下刺出,“哧”的刺入了黄幔。

    长剑拔出时。鲜血也随着箭一般shè了出来。

    黑袍客根本没有回头看一眼,似乎早已算准了这一剑绝不会落空。

    这一剑其实并没有什么神奇之处,但他出手实在太快。时间实在算得太准,出手的部位更大出对方意外。

    看来这简直不是剑在刺人,而像是自己往剑尖上送过去一般,最妙的是。这柄剑刺出时若有丝毫偏差。若是慢了半步,固然不可能得手,这柄剑刺出时若是快了半步,也是万万无法得手的。

    他算准了对方两人身形交错时,才是他们防守最疏忽的一刹那,只因他们眼见自己即将得手,欢喜之心一生,jǐng戒之心就弱了。

    何况他们两人联手。中间又有铁链相连,可说浑如一体。这一剑无论向谁刺出,另一人都可出手援救。

    只有在两人身体交错的这刹那间,青衣尼被挡在那怪人身后,黑袍客一剑刺出,她根本看不到。

    这正是他们防守上的唯一弱点,但要看出这弱点来,却谈何容易,何况这一刻正如白驹过隙,眨眼即过,要把握这一刹那出手,更是难上加难了。

    只见黄幔一阵颤动,里面的人已倒下。

    青衣尼身子冲出,骤然回头,冷漠的面容如遭雷殛,眼鼻五官都已收缩到一处,发了狂似的扑到那堆黄幔上,竟似已忘了那柄杀人的剑距离她已不及一尺。

    黑袍客转身望着她,目中露出一丝轻蔑之sè,冷冷道:“你感情如此脆弱,根本就不配练武的,我索xìng成全了你!”

    青衣尼根本听不到,长剑已缓缓刺下

    “哦?听你这意思……你就配了?”,突然间,树林中传来了悠然之声。

    黑袍客停住了手,却未回头,只是淡淡道:“韩?”

    韩也未上来,只因他知道黑袍客掌中的剑随时可刺下,他纵然有心救这位女尼,但他身法再快,过去也来不及阻止了,他身形在一丈外就停下,目光灼灼,盯着那只拿着剑的手,沉声答道:“没错!”

    黑袍客发出了一声干涩的笑,道:“很好,我早就知道你我两人终有一rì会见面的!用剑的人,是敌非友!”

    韩道:“阁下就是那只手?”

    黑袍客似乎怔了怔,道:“手?”,但他瞬即恍然,yīn森森笑道:“不错,我就是那只手,世上大多数人的生杀之权,就āo在我手上。”

    韩忍不住嗤笑,道:“但现在你的生杀之权,却āo在我的手上。”

    黑袍客道:“哦?”

    他冷漠的目光中,充满了轻蔑之意。

    韩一呲牙,目光炯炯:“你不信我能杀你?”

    黑袍客从头到脚将他打量了一遍,冷冷道:“自然不信!”,忽然,他长长叹了口气,道:“可惜可惜……”

    “哦?”,韩挑了挑眉毛,道:“可惜什么?”

    黑袍客道:“若是换了平时,阁下先斋戒三rì,将jīng神体力都培养到最佳状态,再选一样顺手的兵刃来和我交手,也许还能跟我过上五百招,但今天……”

    韩道:“今天又怎样?”

    黑袍客道:“今rì阁下双目失神,脚下虚浮,显然已将力气消耗了大半,而且也睡眠不足,腹内更空虚,即便是恢复了不少,十成武功,最多也不过只剩七八成了。”

    他摇了摇头,叹息着道:“阁下在这种情况下和我动手,实在是不智之举!不过,我倒是好奇,以你的身手,是谁能把你逼成这个样子?李观鱼已死,江湖上更能办到这一点的人可是不多啊!”

    “那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韩笑了笑,道:“你很不错!就是口气狂妄了一些!”

    黑袍客悚然动容,道:“难不成是……水母yīn姬那个怪物?”

    韩点头。(未完待续……)(去 读 读 .qududu.om)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