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秦英雄传 第四十二回 鬼的面目


本站公告

    盛秦英雄传第四十二回鬼的面目

     “大王,您真的要斩了他吗?您舍得吗?”秦王判了高宏斩刑之后,坐在议政室里良久没有作声。智发看秦王似平静了,这样问秦王说。

    秦王苦苦地笑了笑,叹了口气,问智发说:“若是长平那四十万投降的赵军,让你处置,你该怎么办?放他们回去吗?那是放虎归山。带他们来秦国当俘虏吗?那是养虎为患。杀了这么一头猛虎,没有人会不惋惜;杀了这么一头降虎,没有人会不愕然。但,就这么一个解决办法。有些事情,不到我们选择的。”

    三十多年前,秦国和赵国在长平发生了一场大战。那时秦国的领军人物是使人闻风丧胆的一代大将军白起,而赵国的领军人物,便是以“纸上谈兵”著名的赵括。结果,赵国大败,死伤无数,余下的那四十万赵国军队,竟然全数向秦国投降。白起将军把那四十万赵军,全都坑杀了。从此以后,赵国一厥不振,再也无力向秦国发动战争了。而其余五国,也被秦国的做法吓破了胆,没有一国敢向秦国挑战。而秦国冷血恐怖的恶名,就在那时被升华到了极点。坑杀四十万人的白起,最后被秦昭襄王赐死了。

    如今高宏的情况,就像当年的赵括。秦王和智发不了解秦兵投降的原因,认为也如同长平一战。智发知道秦王在忧心着那十万兵的性命。那贫穷落后的魏国,绝对没能力养活秦国那十万兵。长平一役的残酷结果,恐怕会再一次上演。

    智发想调剂一下秦王的心情,于是捣蛋说:“那么杀二十万,放二十万好了,不是吗?”

    秦王苦笑了笑,也捣蛋说:“那高宏一事,我斩他一半,留他一半好了,天师你说对吗?”

    智发知道秦王心情不佳,但再不救高宏的话,就来不及了。于是他问秦王说:“大王,当日郭雄弄死了我大秦两位名将,而且都是大王您好友蒙恬的亲人。大王您尚且放郭雄一条生路,而且重用他;如今高宏打败了仗,丢了十座城和十万兵,为何您就不放他一条生路呢?他是李斯大人的徒弟,大王您的师兄弟啊。”

    秦王看了看智发,问:“十万人的性命和十座城,你认为不比两位将军的性命吗?”

    智发说:“经此一役,高宏定必洗心革面,不会再犯同样错误的了。而且那十万人还未死,那十座城也没有毁啊。”

    秦王摇头说:“没有毁,是魏国的城没毁,秦国的城已经毁了。没有死,是魏国的兵没有死,秦国的兵已经死了。”

    “大王明显地偏袒郭雄,却这样对待高宏,不是偏私吗?”智发已经把命豁了出去,他自己也不清楚为何这么想救回高宏,只是话已说了出去,收不回。

    “哦?偏私吗?”秦王看着智发,说,“高宏嘴巴那么臭,恃着是李斯的高徒目中无人,就不该让他受点教训吗?”

    智发着急说:“人死了,还会知错吗?这个教训也未免太大了吧?”

    秦王摔手叫智发别说下去,说:“此事就不要再谈了,斩高宏一事我已经说了,收不回的。天师就不要再为他求情了。天师还有什么事吗?没事的话,退出去,叫御膳房煮几道好菜,送去给高宏吃,明日午时斩首。”

    智发见无计可施,只好叹了口气,转换话题,把昨夜遇鬼一事详细告诉了秦王,然后就退了出去。

     这时,小新到了议政室门口,他和智发互相点了头,然后智发就离去了。小新踏进议政室,看见秦王坐着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

    “大王……大哥。”小新喊秦王说。

    “哦,小新吗?”秦王见是小新,抖擞精神,微笑地问小新说:“宫里的日子住得习惯不?”

    小新尴尬地说:“还算习惯,不过……”

    “不过什么?”秦王问。

    “不过,现在秦国和魏国打完仗了,我想回去魏国。”小新非常尴尬,他知道这不是恰当的时机,但还是说了。

    “怎么了?我这里好吃好住的,就这么思念魏国吗?”秦王皱起眉头问。

    “不不,我是在思念我的学生们。我答应过他们,会很快回去的,但现在已拖了很久。”小新解释说。

    “小新,说起来,我还不知道你此行来秦的目的呢。”秦王问。

    “哦,其实主要有两个目的,一是要来买名满天下的著作《吕氏春秋》,因为这书在其他国家是买不到的;而另一个目的,就是要来秦国,看看秦国的繁荣富庶,然后回去跟学生们说说我此行的见闻。”小新很详细地解释说。

    “那就是说,重逢我和郭雄,只是偶遇?”秦王问。

    “是啊。因为我根本就没有你们的消息,都不知道你们到哪里去了。不过今次能重逢,我真的很高兴。”小新说。

    “那就是啊,既然高兴,为什么还要离开呢?你舍得了我们吗?而且还在这个我需要你的时候。”秦王渴望小新能留下来。

    小新笑了笑,说:“当然舍不得你们。不过,天下无不散之筵席嘛,有机会,我们会再重逢的。”

    秦王叹了口气,问:“小新你这么快就已经忘记那天在桃园的誓言吗?”

    小新说:“记得啊。”

    秦王问:“那你不在我们身边,我们怎么同年同月同日死呢?”

    小新傻傻地笑了笑,说:“这么快就想到死了?我们还有很漫长的人生啊。而且,就算在异地,只要心有灵犀和有缘份,我们还是能同年同月同日死的。”

    秦王严肃地问:“小新,我现在真的很需要你。我宫里闹鬼了,还未处理好。对外打败仗了,失了十座城和十万兵,如今你说要投靠敌军,你不是要在我的伤口上撒盐吗?”

    小新只能傻笑,说:“我没有投靠敌军啊,只是回去继续跟我的学生上课而已,这是老师的责任啊。”

    秦王心情十分不安,有点快要崩溃的程度,忍不住问:“小新,你坦白说,你也是太阳神教的教徒是吗?”

    小新满脸愕然,但他也了解秦王的心情,回答说:“不是,怎么会是呢。”

    秦王静了一静,对小新说:“对不起,刚才的说话……这段日子对我来说实在有点疲累。你想回去就回去吧。我也不强求你留下。但愿你能多多来探望我和郭雄。临走前,去见见郭雄吧。他打仗回来,一定也很想念你的。你这个不听话的三弟。”

    小新微笑着告别了秦王,准备去探访郭雄,然后就起程回魏国。

    “闻君常说行路难,余今已踏数千关,千里之行始足下,条条大路通罗马。”

    罗马,是靴国的俗称,是位处血酒泉邻近的西域大国。热爱广交益友的畲太君,在往秦的途上一路认识各路英雄,拜访奇人异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走过了咸阳,走到了秦魏边疆,如今已全是魏境的安邑十城。

    “很平静,不像打过仗。”畲太君走在安邑城里,看着大街,看着小巷,完全没有打过仗的痕迹。

    “这华向阳真是神人。不但没有动武,而且还教化了十座城的人和十万个士兵。我说……”畲太君边走边喃喃自语:“这秦王之明,不及华向阳之明吧?看来统一天下的圣君,未必是秦王。”

    畲太君忽然“嘶”的一声,把手塞到了裤子里,抓了抓屁股,然后到一个茶寮坐了下来,心想:“恶疾不要复发啊,我已经每天走八个时辰的路了,运动量足,不该复发的。”

    原来畲太君屁股上患了恶疾,若不每天行走八个时辰,就会痛痒不安。畲太君拿了个茶杯,正要倒茶喝。

    “你怎么这么脏啊?”本来就坐在畲太君那桌的,一个浓眉大眼,满脸胡子的男人说。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畲太君慌忙倒茶洗了洗手,又洗了洗杯子,才倒茶到杯子里去。

    畲太君打量着那个人。

    那个人坐着就比平常人矮了一点,看起来是个矮子。身体上半长得十分健壮,像个大力士;身体下半,畲太君趁着弯身倒茶洗手时也看见了,幼幼小小的,像发育不良的样子。那人全身穿着棕色粗布衣服,里面似乎还绑了很多绷带。背上背了两把弯刀,左眼戴了个眼罩,浓眉大眼,满脸胡子,看上去却只有二十余岁的样子。

    “英雄怎么称呼?”畲太君热爱交友的瘾子发作了。

    “双刀独眼龙。”那人回答说。

    “声音没有你的样子粗犷。”畲太君评论那人的声音说。

    “什么意思?”那人想要拔刀的样子。

    “英雄别生气,我只是说说笑而已。”畲太君慌忙道歉。

    “龙英雄,名字怎么称呼?”畲太君问。

    “贾龙。”那人回答说。

    “哈,假龙?那不就是蛇吗?刚好我姓畲,同类,同类。”畲太君开玩笑说。

    那人瞪了畲太君一眼,说:“看你不见棺材不流眼泪。”

    畲太君说:“别这么严肃,我是不笑不流眼泪。”说着想到贾龙一名和自己姓畲,又大笑了起来,竟真的挤出了眼泪。

    贾龙不想理会畲太君,放下银両就起来离开。

    畲太君马上也跟着起来,走在贾龙旁边,假装跟他很熟,搭着他的肩膀,说:“贾兄,怎么走得那么快?也不听我报报名号?”

    贾龙一手摔开畲太君的手,拔出背上的刀指着他说:“滚开,我没兴趣认识你。再靠过来我就宰了你。”

    畲太君笑了笑,拍手称好,说:“好一个双刀独眼龙,竟然没有兴趣认识我。从来都是我有没有兴趣去认识人,没有人不想认识我的。”

    贾龙听畲太君的口气很大,问:“你是谁?”

    畲太君笑了笑,问:“有兴趣认识我了吧?”

    “你说不说啊?不说我就走了。”贾龙说。

    “好!书目一万九千行,脚走十万八千里,天下谁人不认余,余是神行畲太君。”畲太君响亮地报了自己的名号。

    只听贾龙顿了一顿,说:“双臂力拔千重山,刀锋猛剐万浪澜,独步天下寻杀机,目中无人觅生还。”

    “好,好一首双刀独目的藏头诗!贾兄,请受小弟一拜。”畲太君以为贾龙只是一介粗人,没想到他能念出如此好诗,登时便起了敬意。

    贾龙收起刀,对畲太君说:“不用多礼,你我萍水相逢,也算是朋友。不过今日贾龙有事要做,待事情办好以后再跟你详谈吧。告辞。”

    贾龙说完便走。

    “贾兄,且慢,且慢,小弟有一事请教。”畲太君追着贾龙说。

    “请问。”贾龙停了下来,“小弟想请问一下,去秦国咸阳的路怎么走。”畲太君问。

    “咸阳?我还想知道咸阳怎么去呢!”贾龙的语气有点怒气。

    “这么巧,贾兄也要到咸阳去?”

    “对。”

    “真巧啊!这回路上有伴了!”畲太君边说边高兴地拍了拍贾龙的胸膛。

    贾龙脸色一沉,一手要拨开畲太君,但畲太君的手已经缩回。

    “怎么了贾兄?”畲太君不解地问。

    “你干什么摸我的胸?”贾龙怒问。

    “什么摸?那是拍!你又不是女人,大男人间互拍胸膛有什么问题?”畲太君不解地问。

    “你没看见我衣里绑了很多绷带吗?”贾龙反问畲太君说。

    “哦?你受伤了?对不起。”畲太君向贾龙道歉说。

    “请不要再碰我的胸膛了,以防伤口裂开。”贾龙说。

    “是的是的。未知贾兄到咸阳是要干什么呢?”

    “去杀一个人。”贾龙冷冷地说。

    “杀一个人?哦!就是把贾兄打伤的人?”畲太君问。

    贾龙看了看畲太君,感慨地说:“因为那个人,我的伤受得很重,所以我要去报仇。”

    “那我就更应该跟贾兄一起去了。”畲太君微笑着对贾龙说。

    “什么?”贾龙有点吃惊。

    “贾兄之所以会受伤,就是不敌仇人。如今伤口尚未复完,又要报仇,此行定必凶险。所以小弟应该跟随在贾兄左右,助贾兄一臂之力。”畲太君说。

    贾龙打量着畲太君,除了觉得他长得奇怪外,就没别的东西了,完全看不出他有任何武功。

    “看起来,你不能打。”贾龙对畲太君说。

    畲太君哈哈一笑,说:“贾兄使尽浑身解数,但不要触动伤口。我来拍贾兄的胸口三下。”

    贾龙冷汗一冒,马上双手拔刀,但刀锋未出,畲太君双手已拍在贾龙胸口上,然后还双手顶住了贾龙双手,让他拔不出刀。

    “一下。”畲太君微笑说。

    贾龙双刀猛拔,瞧着畲太君猛劈。“嗖”的一声,畲太君已站在了贾龙身后五尺,贾龙转身,畲太君又“嗖”的一声,又站到了贾龙身后五尺,前后总共十尺,而且还顺势地又拍了贾龙胸口一下。

    “两下了。贾兄注意了。”畲太君微笑说。

    贾龙满脸通红,觉得被人羞辱了,怒喝说:“双刀独眼龙要杀人了!”

    只见他双刀瞬间变了幻影似的,飞出他的双手,柔柔刚刚的绕着他的身体在游走。

    “双龙出海!”贾龙双手向前一推,双刀如双龙猛咬般向畲太君扑去。

    “贾兄,这是杀人的招式呢。”

    只听前方“轰”的一声,树倒了好几颗。然而,刚才畲太君的话,是在贾龙耳后说出的。畲太君原来在贾龙发招的一瞬间,已移动到了贾龙的身后,双掌伸前向后贴着贾龙的胸膛。贾龙顿时呆了。

    “哈哈,谢贾兄承让。一共拍了四下。”畲太君回到贾龙面前,又问:“贾兄同意我跟着一齐去咸阳了吗?”

    贾龙彻底地败了在畲太君手上,他摸摸自己的胸口,伤口并没有裂开,刚才那几下,畲太君都只是轻轻地碰一碰。

    贾龙心想:“这人实在利害,不让他跟去他也会缠着,带了他去又会碍事。算了,还是先让他跟一会,到咸阳附近才想办法摆脱他。”于是对畲太君说:“畲兄武功高强,有你在我的大仇必报,好吧,我们一同上路。”

    畲太君高兴得又搂住了贾龙的肩膀。贾龙长得有点矮,畲太君搂得恰恰好。

    “畲兄就不能不搂肩膀吗?”贾龙有点尴尬地问。

    “为什么呢?你们魏国男人不是都爱搂着对方的肩吗?”畲太君问。

    “那是有龙阳之癖的男人才会干的事。”贾龙不好意思地说。

    畲太君猛的一缩,然后猛地说对不起,说不了解魏国的礼仪,以为男人间都是这样做。贾龙也不多说,任由畲太君跟在他身后。

    魏王宫里,太阳神教教主华向阳刚回到了大梁,进王宫晋见魏王假。魏王假还是一贯的作风,脸上铺了很厚的一层粉,脸画得像个猴屁股似的,嘴涂了个通红,模仿着那些樱桃小嘴的美女们。只见他坐在大殿上,殿上也没其他大臣了,冷冷清清的。

    “大王万岁。”华向阳向魏王行半跪礼说。

    “免礼。仗,打得怎么样了?”魏王假一副娘娘腔的语气问华向阳说。

    “禀大王,已占领安邑十城,没损一兵一卒,而且还俘虏了秦国十万兵。”华向阳站起来对魏王简报说。

    “哦?”魏王假也没太大的反应。

    “请大王处治这十万秦兵。”华向阳说。

    “交由你处治吧。”魏王假还是娘娘腔的,还伸起手来看着自己的指甲。

    “是的。”华向阳低头称是。

    “龙儿呢?”魏王假问。

    “公主?公主不在宫里吗?”华向阳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地说。

    “公主偷了孤家的的紫龙宝甲,出宫了,难道不是去找你吗?”魏王假虽然在反问华向阳,但语气还是像个女人,有气没力的。

    “禀大王,我的确见过公主,而紫龙宝甲现在也在我身上。但公主还没回来吗?”华向阳如实向魏王假禀报。

    “哦?那就奇怪了。”魏王假还在玩弄着他的指头,说,“龙儿是你的妻子,你还不知道她在哪里?你是怎么当人丈夫的?”

    华向阳低头说:“微臣罪过,马上派人把公主找回来。”

    魏王假对华向阳说:“你们已经是夫妻,相处得怎么样呢,孤家就不理了。不过呢,龙儿是孤家最宠的女儿,若是你对她不好,孤家会好好修理你的。那件紫龙宝甲,就当是你打胜仗的奖赏吧。退下去。”

    华向阳点头谢恩就退了出去。

    才到殿外,华向阳就向火令主下命令说:“给我传令给风、水、山、地四位令主,命他们迅速出发,把龙公主找回来。”

    火令主接令称是。

    华向阳续说:“记着,不能让其他任何人知道龙公主失踪一事,否则你就得人头落地。”

    “是的。”火令主马上就去找了那四位令主。

    夜幕低垂,月影蒙蒙,星星也暗淡无光,这是一个乌云蔽月的晚上,又到了秦宫里让人人心惶惶的时刻。

    “大王,你不是说会一直陪在月儿身边,保护着月儿,直到捉到鬼为止吗?”敏代紧张地问秦王说。

    秦王边整理着配剑和衣服,边回答说:“月儿,我会一直保护着你的,但今晚我必需亲自去捉那鬼。靠他们已经靠不住了。”

    “但……但月儿的安危呢?”敏代其实是担心秦王有危险,却又不敢直接说出来。

    “月儿放心,我安排了十位禁卫军护在你身边,殿外还守着二十个士兵,别说鬼,苍蝇都飞不进来。”秦王对敏代说。

    “大王,我好担心啊。”敏代挨在秦王的背上说。

    “月儿……”秦王转过身来搂了搂敏代,看着她的双眼对她说:“不用担心,鬼没什么好怕的,今晚我就把他揪出来,揭开他的真面目,让大家安心。”

    敏代内心还是忐忑不安,对秦王说:“大王……”

    “别多说了。”秦王打断敏代的话,然后往敏代的嘴亲了下去,深情地吸住了敏代的双唇。

    敏代瞪大眼睛看着秦王,只见秦王柔情地闭着眼睛,于是她也闭上了眼睛。秦王搂住敏代的腰,亲住她的嘴,身体轻轻地摆动着,慢慢地转了几圈,转了到床边。

    秦王睁开眼睛,把敏代轻轻地放了在床上,对她说:“我出一出去,很快就回来了。”

    “嗯。”敏代柔情地看着秦王。

    秦王转身向殿门走去。

    “大王!”敏代呼喊秦王说。

    秦王转一转头,看了看敏代。

    敏代说:“要小心点。”

    秦王微笑说:“知道了。”然后推开殿门,出了去。

    随后,十名禁卫兵进了殿,守了在敏代身边。这些禁卫军每人都穿着铜甲,腰间配了长剑,看起来个个英勇。此刻敏代并没有为自己的安危而忧虑,却在为秦王的安全而挂心。

    秦王走到殿外,指挥古杰和郭雄躲到了墙角和瓦顶,而他自己也躲了在暗处。这晚负责捉鬼的,就他们三个人。

    郭雄伏了在庆泰殿的瓦顶上,看着整个秦宫的动静。

    古杰躲了在国泰殿的墙角,因为那里既近庆泰殿,也近鬼出现多次的御膳房。

    秦王则藏了在大神殿外的暗角,那里与庆泰殿的侧面对望,在那里,若大神殿里有任何动静,秦王都可以马上破门而入,确保敏代性命安全。

    三人形成的铁三角,对捉鬼有十足的信心,他们如今需要的,就是等那鬼现身。

    “大哥在这,古杰在这。”伏在瓦顶上的郭雄不时确认大家的位置。

    “埋伏已经有一个多时辰了,真希望今天晚上可以解决掉那鬼。”郭雄一边向宫里四周观察一边想着。

    忽然间,后宫那边好像出现了个影子。

    “咦?”郭雄目光向那里看去,“看错了吗?”那里什么都没有。郭雄刚把视线转回大神殿这边,后宫那边好像又飘了一个影。

    “出现了?”郭雄又往那边看去,漆黑的,除了宫殿外什么都没有。

    郭雄搔了搔头,揉了揉眼睛,自言自语说:“难不成专注太久了,出现幻觉?”

    “不对!”郭雄注视着后宫那边,看见慈和宫那里真的有个白影飘过了。

    郭雄想转身叫古杰和秦王,却又怕打草惊蛇,吓跑了那鬼,又怕转眼间那鬼消失了,于是拾起一块瓦片,向大神殿的方向扔去,自己边飞身落地,追着那鬼。

    “别跑!”郭雄追着那鬼。只见那鬼一直往后宫宫殿群的方向飘去,速度飞快。

    “给我站住!”郭雄大喊那鬼说。

    那鬼的头忽然一百八十度转,看着从后追赶的郭雄。

    “啊!真的是鬼!”郭雄吓了一惊,冒了冷汗,那家伙的脸青色的,头能一百八十度转,是鬼没错。郭雄手心出了汗,但仍是跑着追着那鬼。

    “为了大哥,为了大秦,牺牲也在所不惜!”郭雄下定了死的决心。

    那鬼飘到了一个广场中央,忽然停了脚步,静静地站在那里。他身上的白布被风吹得飘逸起来,配上他那一百八十度转向、发着青光的脸,把郭雄的魂魄整个震慑住了。郭雄抖颤地站在那里,不敢随便前进。

    “卡。”那鬼的头动了一动,竟然整个身子一百八十度转了过来,整个鬼面对着郭雄。

    “你……你是人还是鬼!”郭雄大喝问道。

    那鬼并不作声。

    “是人还是鬼啊!”郭雄继续大喝问说。

    “呼”的一声,一阵风从鬼的后方吹来,那鬼随风向郭雄慢慢地飘过去。

    “别……别过来,过来我就把你打得魂飞魄散!”郭雄双手捏拳,全身有点抖颤地说。

    只见那鬼双手缓缓张开,似乎想把郭雄整个搂住。郭雄退后两步,使出《百手大猿》。

    “他是鬼,希望这招对他有效吧!”郭雄生怕百手大猿会打不到那鬼。

    “啪啪啪啪”的响声不断,郭雄打中那鬼的双手了。

    “有效!”郭雄心里安定了许些,出尽全力使出百手大猿,想把那鬼的双手打断。

    那鬼的脸没有表情,在暗淡无光的月色下,脸色依然青得让人毛管竖起。那鬼双手受着百手大猿,似乎也不痛,还是往郭雄的身体抱去。

    “什么!”郭雄冷汗直冒,那鬼竟然力大得可以把郭雄的百手大猿压下去,郭雄渐渐乏力了,汗如大豆般不断滴下。

    “我要死了吗!竟然要死在鬼手上?”郭雄已经没力,百手大猿消失了。

    那鬼双手忽一张,然后尽力一合,双臂重重地击在郭雄身上。

    “哇!”郭雄双手挡着那鬼的双臂,几乎经脉尽断。

    郭雄一个缩身,往那鬼的背后钻了过去。谁知那鬼的身体转动了,伸手抓住郭雄,然后拑着他的喉咙把他整个人举高了。郭雄双腿离地,快要透不过气,已然没力的双手拼命地挣扎着,双脚也拼命地往那鬼踢。

    “在这里!”秦王和古杰赶到现场。

    秦王见郭雄命危,向古杰示意,然后古杰就执着长戟往那鬼刺去。

    那鬼头转向看着古杰,古杰吃惊,缩了一缩,又大步向那鬼刺去。那鬼身体转动,一手把郭雄摔了出去,远远地飞了去。秦王见撞马上向郭雄飞扑去。

    “锵锵锵”的几声,古杰的戟画了在那鬼身上,火光四射,戟到被磨去了一半。

    “呀!”秦王一把接住飞来的郭雄,向后退了二十多步,撞了在墙上。

    “大哥!”郭雄颤声说。

    “没事吧?”秦王咬了咬牙,把郭雄放在地上,自己缓慢地站了起来。

    “那鬼,挡住了百手大猿。”郭雄说。

    “什么!那真的是鬼?”秦王吃惊问。

    “绝对不是人。”郭雄肯定地说。

    “还能打不?”秦王问。

    “嗯。”郭雄双手虽然已经受了伤,但仍是顽强地点了点头。

    “好,我们三个一起上。”秦王边说边就向那鬼攻去。

    古杰戟头被磨了一半,转身挥戟,使出他的绝技《霸王回马戟》,想要刺进那鬼的身体。谁知那鬼身体水平三百六十度不停翻转,“铮铮铮铮”地把戟格了开去。古杰一个跃起翻身,举戟从头向那鬼劈下。那鬼也不抬头,只是身体向后飘开回避。那鬼向后一退,正好撞上了攻来的秦王。秦王双臂在前,用肩膊把那鬼撞了回去。

    “邦”的一声,古杰的戟劈中了那鬼的头,断了,戟头断了。

    “什么?”古杰吃了一大惊。

    那鬼一手把古杰的头抓住,高速的把古杰整个人推行着,要一把撞在墙上。

    古贾森命垂危,双手抓紧仅余的戟身,对准那鬼的胸口。

    “咚”的一声,古杰的铜戟末端首先撞了在墙上,然后戟身首端撞到了那鬼的胸口,那鬼整个被撞得退了后去。古杰趁机踢开那鬼的手,脱离危机了。

    “大王,是人的话,戟身早就插进去了!”古杰对秦王大呼说。

    秦王点头,双掌运气,使出他久未再出的《秦王扫六合》,双掌往踉跄的鬼背拍去。

    “咚!”秦王双掌着实地拍了在那鬼身上,发出如敲响了巨钟般的金属响声。

    “呀!”古杰也拔出插在墙上的戟身,尽力往那鬼胸口插去。

    “咚!”又是一下响亮的鸣钟声。

    “喝!”郭雄飞身一越,把披在那鬼身上的整块布撕去了。

    那鬼的真面目,现出来了!

    “什么!”秦王的双掌、古杰的一戟,竟然丝毫未对那鬼造成损伤。那鬼的身体,是用上等青铜铸造而成的。

    “无武铭?”秦王看见这副身体,不由得退后几步。

    那鬼,正是机关要术工匠庞应临离开秦国前制造的,号称是最强秘密武器的试验品,青铜人“无武铭”。

    “不可能,不可能!”秦王不相信眼前的一切,那青铜人应该不会动才对,怎么可能在这里跟他们打了起来呢?

    “大哥小心!”郭雄忽然大呼。

    原来那鬼的身体抖动了,像疯了般转动起来,双臂上下摆动着,活像一个猛烈转动的摆锤,要向秦王击去。若是被那锤打到,恐怕会粉身碎骨!秦王这时才从混乱中清醒,转动的双臂已然要打在秦王身上了。

    “走!”秦王被一手推开了。

    秦王一个踉跄,跌倒在旁边。

    只见古杰转动着戟身,使出《无敌大风车》在与那青铜人较劲。摆锤对风车,青铜对青铜,双方的激碰溅起了万丈火花,耀目非常。然而,古杰是人,那青铜人不是人,古杰快要撑不下去了。忽然见那青铜人高速停止转动,身体向后微缩,一拳头往古杰的戟身打过去,把戟打断成两截,还打到了古杰的身上,把古杰打得飞到十丈以外。古杰倒了在地上,口吐鲜血,不动了。

    “古杰!”秦王悲从中来,大声呼喝说。

    “庞应!”秦王站了起来,对着青铜人嘶声大喝说,“是你在里面吧?你玩的什么把戏?纳命来!”

    秦王像疯了般,拔出了腰间的配剑,往青铜人击去。

    青铜人举臂一挡,伸手一扭,秦王虎口极痛,配剑松手。青铜人把配剑打飞,插了在地上。然后一拳从上往下往秦王的头打去。秦王双臂一挡,整个人被打得跪了下来。那鬼伸腿一踢,把秦王踢得趴了下来。

    “大哥!”郭雄往青铜人飞扑。

    青铜人也不转身,一臂把郭雄震了去,撞到了墙边,不能动弹了。

    青铜人缓缓向插在地上的配剑走去。秦王伸手撑住了身体,慢慢地要爬起来。

    “铮”的一声,青铜人把剑拔了起来,用剑指着跪倒在地上的秦王,一手伸前做出“来啊”的挑衅动作。

    秦王的性命垂危了。古杰已然牺牲,郭雄也身受重伤,难道秦国就这样殒落了?这青铜人为什么会动了起来呢?里面真的是庞应在操控吗?目的又是为何呢?欲知后事如何,且看《盛秦英雄传第四十三回人头落地》5858xs.com